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鬼王的黄泉境
    宋皆感到背后发寒,听到师父的提醒,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头,甚至很难躲开这莫名其妙的一剑。

     这时,宋皆突然闭上眼睛,咬牙在心中默念:“一气化三清……”

     说完这五个字,宋皆的脸色倏地煞白,手中的剑也无力的掉落在地。

     不过同时,他的身边急速凝聚出了两团等人高的雾气,合在他的背后。

     “噗噗--”

     红脂剑刺过两团雾气,后有余力地穿入宋皆即将倒下的身体。

     这一剑本就是出其不意,料谁也想不到端阳会突然使出农家的不传之秘--移花接木,才会让其占了这一剑的便宜,完成三流战二流的逆袭。

     但红脂穿过两团雾气之后,端阳灌入其内的血气也消耗了差不多,虽有余力刺入宋皆体内,却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

     宋皆之所以会倒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被端阳那一剑吓了一跳,直接用出了道家禁术“一气化三清”,导致虚脱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而端阳这一剑递出,只怕也很难再站起来了。

     降月忽然闷哼一声,然后身影出现在端阳身旁,面色苍白,左臂紫色的袖子已经被鲜血染红。

     万物生接着出现,他虽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右手握着已经出鞘的古剑,已经隐隐在发抖。

     临兵斗者阵列前七个字接连出现,想必那个“行”字也再次出现在地下。

     虫蛇自爆的血雾弥漫,令人不安,让人绝望。

     万物生吐出一口浊气,对降月说道:“有惊蛰咒印的加持,你不如我。至于你这个传人,比我的弟子更是差得远。”

     降月咳嗽了两声,看着端阳快要哭出来的脸,极难得的用温柔的语气说道:“这不能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吗?”

     端阳箕坐于地,完全不顾屁股下面是一滩混了黄泥的雨水,忍着哭腔说道:“师父我再也不贪玩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其中的情绪,当世只怕唯有降月一人可以理解。

     她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一件端阳一直以为极没仙气的一件事。

     她蹲下身子,轻轻地抱着端阳的头揽入怀中,什么也没有说。她了解自己这个偏执的弟子,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是为了宣泄,不需要安慰。

     万物生俯视着降月与端阳,良久,说道:“告诉我十二年前黄泉路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你如何做到的不老,我可以不发动惊蛰咒印,放你们一马。”

     降月抬起头,眼中带着让万物生意外的讥讽,轻声道:“知道为什么之前我明知你在施展九字真言,还故意陪着你拖时间吗?”

     万物生一怔,没有想到降月为什么突然说这些话,不过强大如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暗暗警惕。

     降月站了起来,双臂交叉,放在额前,头微向前倾。被双臂遮挡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灰色。

     “黄泉之门——”

     降月高声喊道,话音刚落,天地间的气息骤然一紧,竹叶相互拍打着,铺天盖地的虫蛇,竟然有了隐隐褪去的迹象。

     不知从何处来的灰色物质渐渐出现,全都聚集在降月的身后,形成了一个两人高的黑洞,四周灰色光芒萦绕,其内幽暗不见底。

     万物生看到这个黑洞,手中古剑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目光震惊,忍不住浑身颤抖,失声道:“黄泉路?!这怎么可能!”

     ……

     ……

     万物生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召唤出黄泉路?”

     降月没有解释他的疑惑,抬起一脚将已经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的端阳踹进了黑洞中……

     ……

     ……

     端阳不知道这是哪里,想睁眼睛观察,却发现怎么也睁不开,能感受到的四周,只有茫茫的黑暗。他忽然感到脑子一沉,就此睡了过去。

     ……

     ……

     金留城并不是一个能留得住金子的地方。

     相反,此地与周围城市相比极为贫瘠,虽然吃不饱的人不算太多,但富贵之家,可以说寥寥无几,周边城市都戏称此地为“金流城”。

     此时正值正午,七月份的日头火辣,所幸今日有微风阵阵,吹在身上,舒爽无比。金留城最繁荣的一条主干街道上,依旧如往日一般,吆喝叫卖声不绝,人流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整个金留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当属“百两客栈”。

     提起百两客栈,恐怕整个起阳大陆的绝大多数人都有所耳闻。仅开业五十余年,分店便已经遍布全大陆,赚的钱财已不知有多少个百两,金留城这座只是其中一家分店。

     据说创造这个奇迹的百两客栈老板背景大得惊人。

     但以金留城的财富水平,即便大名鼎鼎的百两客栈,平日里生意也只能算是一般。让这家客栈真正火热起来的原因,是一位两年前出现在此客栈的小厨神,虽然只有十四岁,却烧得一手好菜。

     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平凡。大家都没钱,也就不会出现极其引人注目的人物。

     可偏偏真的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一个面目猥琐的老头微眯着眼睛,优哉游哉地走在大街上,左手负在身后,右手中拿着一杆青色布幡。

     有人微微抬头,看到布幡上龙飞凤舞写着八个大字:

     铁口直断,君无戏言!

     如果只是这等江湖骗子,当然无法吸引众人的注意,奇怪的是这算命老头儿的打扮。

     头戴儒家冠,身穿道家袍,脚踏佛家草鞋。

     儒家及佛家还算宽容,但道家对外一向严苛,曾于江湖中流传一条禁令:非道家弟子不得穿着道袍。

     这算命老头真是胆大包天,还是确为道家中人?

     不过这点并没有让人在意太久,因为老头儿身上的道袍脏兮兮的,而且缝缝补补了一大半,只怕道家中人也不会介意这老头的冒犯。

     众目睽睽之下,算命老头一脚踏入了百两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