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青萍之末(一)
    起阳历一百二十一年,三月廿九,岁破,诸事不宜。

     有这么一座山,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名字,却不知它立于何地。

     也有这么一座山,很多人都居住在附近,却始终不知其名。

     这两座当然是同一座山。

     很多人都知道三教九流之一杂家的地盘就在万重山,却不知道万重山究竟在何处。而定居在万重山脚下安居乐业的人们,却不知道他们背靠大山的名字。

     这里就是万重山,山脚不远处有一个茶棚,小本生意,可供来来往往的行人歇歇脚。但此地偏远,行人罕见,歇脚的人也不多,只有两桌,两壶茶。

     其中一桌人很怪,一位披散着灰白长发的老人坐在圆木制成的轮椅上,似乎是个跛子,看起来精神竟是不错。手中拿着的一杯茶并没有喝下去,因为他正在看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字条。

     轮椅的后面是一个中年人,他的双手稳定地扶着轮椅的把手,身后背着一块长条形的铁片,如果加上剑柄,看起来就很像一柄剑了。他的双目紧闭,似乎从来也没有睁开过。

     另一桌上的人更怪,也是一个老头,不过看着邋里邋遢,穿着更是奇形怪状:头戴儒家冠,身穿道家袍,脚踏佛家草鞋。看起来都是破破烂烂,像是一个叫花子,不过他手中拿着一杆青幡,上书“铁口直断,君无戏言。”四个字,却是一个算命先生。

     算命老头儿喝着自己随身带的酒,与他相对而坐的竟是一名十五、六岁大的小姑娘,一身大红裙,头上绑了两根马尾辫,在这三月暮春时节,红扑扑的脸蛋,足可与百花竞艳。

     老头儿喝的醉眼朦胧,已是不知天高地厚,指着另一桌客人对小姑娘说道:“我说丫头啊,别看那两个一个跛子一个瞎子,但可不是一般人,你名字虽然叫贵人,也千万别随便招惹他们!”

     名叫“贵人”的小姑娘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问道:“我要是万一不小心惹到他们了,是不是就会有大麻烦了?”

     老头儿一瞪眼,似乎清醒了几分,道:“那可不是,你要是惹到了他们,他们少不得要难为你。这样一来,我就非要揍他们一顿不可,他们这么大年纪还要挨揍,这麻烦当然不小。”

     贵人小姑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道:“他们这么大年纪挨揍一定会觉得很没面子,我还是不要惹他们了。”

     贵人拍拍含苞待放的胸脯,自觉善解人意地吐了吐舌头

     跛子并未理会,蘸着杯中的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了一个“陈”字,似乎是要给别人看,但他的身后只有一个瞎子,背着剑的瞎子。

     “陈辛极具慧根,却与儒家二先生意见相左,叛逃出儒家后,被农家上任神农收留。”山羊胡的老头儿摇头晃脑地走来,做到跛子的对面,像极了从书上背下一段话糊弄百姓的半仙。

     跛子抬起头看向半仙,却又像是看着他身后的那尾幡,确信自己什么也看不出来后,他摇头道:“陈辛死了。”

     半仙像一名真正未卜先知的神仙,听到这个消息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问道:“怎么死的?”

     这次跛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似乎认识我?”

     “大名鼎鼎的杂家掌舵却是个跛子,真是让人遗憾的一件事。”半仙点点头。

     “掌舵并不需要腿,不是吗?”跛子说道,“你既然认识我,自然就该知道我的规矩。”

     半仙再次点点头,道:“传说杂家的跛子有个大神通,虽然双腿不便却知天下大事,但一个问题一千两的价码可不是一般人问的起的。”

     半仙说着,从随身背着的布袋中拿出一张银票顺着桌子递给跛子。

     “万通钱庄的通兑银票,与现银相差无几。陈辛怎么死的?”

     一千两银票一个问题,一个答案两个字。

     鬼王!

     鬼王降月杀死陈辛重伤陈相的事,不出半个月就会传遍整个江湖,但半仙丝毫没有觉得不值,他甚至再次递出了一张银票。

     他问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他看向站在轮椅身后的瞎子,问道:“视剑下一切如草芥,瞎子剑圣身后这把想必就是名剑‘草芥’了吧。”

     “是。”

     瞎子没有说话,说话的是跛子。跛子的答案才值一千两。

     “你在陈辛身上下了注?你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喜欢赌博的人。”

     半仙此时更像是一个赌徒,对这个一千两一个问题的游戏上了瘾,从他那神奇的布袋里掏出一张又一张的银票。

     “不喜欢赌博的人下注,往往都是大注,甚至倾家荡产。”跛子淡淡的说道。

     “你下的注有多大?”

     “不至于倾家荡产。”

     “可是现在你压的宝已经死了。”

     “幸好我还没有倾家荡产。”

     半仙的脸上忽然有了笑意,道:“我不光认识你,还了解你。你做事永远胸有成竹,现在自然也不会如此欠考虑。”

     跛子没有说话,半仙忽然问道:“陈辛有位兄长名为‘陈相’,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跛子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半仙听了哈哈大笑,再次问道:“那你看我这个人呢?”

     跛子没有丝毫犹豫,将面前的银票还给了半仙。

     半仙带着贵人小丫头走了,跛子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也走吧。”

     “去哪?”

     “阴阳家。”

     一名身穿灰白色布衣的中年人离开了农家,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入了夜雨之中,走向北方。他并不知道在遥远的南方一座无名山脚下,茶棚下的跛子对他有着怎样的评价。

     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忍不拔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