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三人行
    两个月前,多位强者齐聚极北雷池,等待黄泉路开启。佛家密宗第二高手大势至却发现代表了黄泉路入口的黑洞内,惊现一具尸体,使众人无法入内。

     这则消息本来属于几个宗门的秘密,却不知为何流传于江湖,短短两个月几乎人尽皆知。

     降月闭上眼睛,手中著微不可查地一颤。

     身后那三人似乎有急事,付过账之后匆匆离去。

     等看着他们走出客栈,降月忽然站起身,道:“端阳,你先回翠竹林,我有点事要去办。”

     端阳点点头,也没有问为什么。这几年降月经常有事外出,也从来不告诉端阳原因。不过端阳年纪虽然小,却巴不得自己一个人在家。

     “小虎子,师父姐姐又出去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降月前脚刚走,端阳就站了起来。

     小虎子点点头,问道:“知道了,黄焖鸭还是香酥鸡?”

     端阳思索了一下,轻声道:“都来吧。”

     之前在客栈里的那三人之一的中年人神色匆匆,来到城西一座废弃的庄园。

     降月跟在他身后,并未如何隐藏。她相信以她的修为,对方还发现不了。

     中年人忽然站在原地不动,原本的匆匆神色,下一刻变得极为平静。

     他转过身,对着荒芜的院落,朗声道:“虽然我发现不了你的踪迹,但我知道你一定在。出来吧,‘鬼王’降月。”

     “你认识我?”一道紫色身影从中年人身后出现。

     降月现身的同时,闪电般出手,一道气血化成的虚影向中年人抓去,可刚碰到中年人的肩膀,下一刻对方就出现在了一丈之外。

     虽然降月只是随手一抓,却也没想到这中年人会如此轻易地躲过去。

     “移花接木……你是农家的人?”降月瞳孔一缩。

     三教九流,是起阳大陆实力最强的十二大宗门,而农家正是九流之一。

     “农家大司农,陈相。”中年人笑道,“鬼王果然名不虚传。”

     “你认识我?”降月冷声道,对面是农家高手,她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一面之缘而已,你认不出我也很正常。毕竟十年前,我才刚进入农家不久。”

     “堂堂农家二把手来此,总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那个消息。”

     陈相正色道:“我农家前任神农对我有知遇之恩,在十二年前开启的黄泉路中失去消息。而当年同时进入的五人中,你似乎是唯一一个出来的。”

     “所以你想让我把知道的告诉你。”降月淡淡地道。

     陈相点点头。

     “我与你农家似乎还有些旧怨,而我从来都不是个心善的人,我不告诉你,你打算怎么办?”降月道。

     “那我只好得罪了,领教一下鬼王的实力。”陈相拱手道。

     “就凭你也想留下我?”降月冷笑道。

     “那如果再加上我们两个人呢?”

     这次说话的不是陈相,而是之前跟他一同在客栈的两个人。

     “农家陈辛,随兄而来。”

     “阴阳家阳乾,向鬼王讨教一二。”

     看到这两人出现,降月反倒是没有任何惊讶,道:“阴阳家阳殿使,农家大司农和稷上先生,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阳乾面相不同于平凡的陈相,而是偏阴冷,像隐藏在洞中伺机窥视的毒蛇,声音嘶哑地说道:“听陈相兄说鬼王十年来依旧是妙龄,而十二年前你又恰巧从黄泉路中出来。所以……”

     “所以你认为我从黄泉路中得到了长生之法。陈相以此来打动你请你出手。你们的初衷虽然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降月道。

     陈相听到降月的话,有了几分惭愧之色,但神色随即坚定。

     降月丝毫不惧,道:“和你们三人之力,就一定能留下我吗?”

     陈相道:“成与不成,总要试试。”

     ……

     端阳拎着一只食盒走进翠竹林。一间两层的竹屋,下层属于他,上层则是他的禁地。

     食盒里一只鸡一只鸭外加一道炒春笋,被端阳摆在桌子上,准备放心的大快朵颐。按照降月以前的习惯,中午出去要天黑才能回来,所以不用担心被发现。

     突然一阵强风吹开了关着的自制竹门,将一些粗砾卷进室内,倒是将端阳吓了一跳,以为是降月提前回来了。

     “吃口肉就这么难吗?”

     端阳眼神哀怨的看了一眼香酥鸡,再次去关门。无意间瞥了一眼天空,已是浓云翻滚。

     “要变天了……”

     十二岁的端阳学着他想象中那些武林高手的范儿,负手望天,略显沧桑地道。

     他并不知道,他的房间里此时多出了一个黑衣人,极好的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他更不知道,他的师父姐姐此时面临的敌人,是三名绝顶高手。

     农家实力可进前五的陈相陈辛兄弟,以及阴阳家中位列前三的阳殿使阳乾。

     没人知道此时小小的灵昭城荒院中,一场绝世之战正在进行。

     陈相三人渐渐的有了些急躁,他们早就知道鬼王虽然年轻,但修为极高,所以并没有任何轻视,一次性来了三位绝世高手。然而事实的结果是非但不能打败鬼王,反而隐隐有被压制的趋势。

     降月同样感觉到了对手的难缠。农家的移花接木配合阴阳家的阳殿赤炎,很难给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就凭你们三位,就算我无法打赢,但你们想要留下我,恐怕是痴人说梦吧。”降月冷声道。

     以她的性格本不会在与人交战时开口说话,但她渐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陈相以心思缜密著称,行事该不会如此欠考虑才对。

     “你们三人还有什么手段,如果再不拿出来,今日留在这里的就是你们了。”

     陈相苦笑道:“我们三人的手段只有这些,不是你的对手是我们没本事,不过我们还有第四人。”

     降月心中一动,正要说话,却听陈相接着道:“不过他只是小小的三流武者,参与不得我们之间的战斗。”

     降月一直有种不祥的预兆,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轻纱下的面色一变,声音中带着怒意。

     “你们敢如此,我要农家与阴阳家从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