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深入
    聚集地的黑夜总是来得很快,宿青和陆遥的队伍也只是走了大概半个钟时,周围的景物已经开始慢慢模糊不清了,每隔二十米左右就有两个黑衣人举着照明工具,即使是这样,光线能穿透的距离也有限,勉强维持着队伍之间的联系,走在队伍中间的陆遥环顾着四周,入眼的全是黑暗,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离开自由城,并且也是第一次穿越聚集地进入黑森林,好奇之余不免多打量几眼,但也仅仅借着照明的光能看清十几米外的地方。

     “第一次出来是不是很好奇。”走在前面的宿青回过头,看着四顾的陆遥,脚下的步子微微的慢了一些,陆遥回过神,走路的位置渐渐与慢下来的宿青步伐保持一致,

     “还好吧,平时对于黑森林的了解都是在书中或者纪实中看到的,这次出来,发现许多地方并不像书中介绍的那样,有的跟自己的想象中差别很大。”陆遥也稍稍的放慢了一点步子,尽量保证自己错后宿青半个身位。

     “那些书啊,就用来骗骗你这种什么都没见过得有识青年还行,”宿青笑着摇摇头“写书的人都不一定进过聚集地,更别说黑森林了,绝大多数都是杜撰的,但当然这也是必须的……”宿青好像还说了什么,不过陆遥没有听清,远处的天空中雷声阵阵,“看来要有场大雨了。”宿青扭过头看了看天空,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阿强,”宿青朝着不远处的队伍喊了一身,不一会,一个黑衣人从前面跑了过来,“四爷,您找我?”黑色的衣服下,一张刚毅的黝黑面孔。

     “大概还有多久到达黑森林边缘。”阿强属于那种一直跟随宿青进出黑森林的卫兵,对于黑森林的远近,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计算方式。

     “大概还有两个钟时吧。”阿强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宿青的脸“如果再快点,估计能一个半钟时到。”

     “两个吗……”宿青嚼着这几个字,然后摸了摸额头,远处的天空雷声接着滚滚而来。宿青拍了拍阿强的肩膀,“没事,不用太着急,估计一会得有场大雨,先找歇脚的吧。”

     “是,四爷,那还是老规矩?”阿强抬起头,询问的眼神看着宿青。

     “恩,就老规矩吧,要红的。”宿青点点头。

     “是。”阿强回答后转身回了队伍,然后大概三分之一的队伍加快了行进速度,然后消失在远处的黑暗里,剩下的队伍渐渐跟了上来,然后有秩序的继续前进。

     “怎么了?”听着一头雾水的陆遥凑近宿青身边,看着渐渐消失的一队队伍。

     “这不是快下雨了嘛,总得找个地方避下雨吧。”宿青从一名卫兵手里拿过一盏照明工具,向远处照了照,陆遥顺着光亮的方向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

     “这里有什么能遮雨的地方?”陆遥看着周围,除了草地就是半人高的灌木林。连一点能遮挡的东西都没有。

     “那你觉得这里的人们都住在哪?都睡在草地上?”宿青看着陆遥笑了笑“所以说啊,让你少看那些无聊的书,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那找到地方之后呢?”陆遥耸耸肩,眼神中的不耐烦一闪而过。

     “当然是住下了,要不然呢,站在外面淋雨。”宿青慢慢加快了脚步。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接应五殿主他们?”陆遥也紧跟着宿青,慢慢加块脚步。

     “着什么急,等雨停了再动身也不迟。”宿青摊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一开始的时候不还告诉我,他们的情况很紧急吗?”陆遥一脸不解。

     “对啊,从龙藏那个家伙发回来的消息来看,说实话就算我们马不停蹄的真到了那,估计也只能是找找他的遗体,然后顺道带回去了。不过还好,马上就要下的这场雨,没准能救了他的命,”说着宿青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远处不知什么方向,身后的陆遥慌忙一个收腿,差一点就撞到了急停的宿青身上,陆遥也顺着宿青看向的方向望去,依旧一无所获,耳边则传来宿青低声的自语

     “这个龙藏还真是命大啊!”

     白草堆边缘,一个黑影在白色的草地上迅速的疾驰,然后一头扎进了白草堆与黑森林的交界处。龙藏倚在一棵树上闭着眼休息,听到身边有脚步的声音,然后睁开眼,看着眼前喘着粗气的黑衣人。龙藏稍微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但胸前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吸了口凉气,龙藏扯了扯粘在胸前的布满血渍的布条,已经和身体微微地有些粘连,他慢慢的用力的一点点撕开,一条从脖颈直到右下肋的伤口缓缓地露了出来,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在刚刚的撕扯中,又开始慢慢的渗出鲜血,龙藏从身边的药箱中摸索着,然后拎起箱子倒过来晃了晃,一个小药瓶从箱子中掉到地上,龙藏一把扔开箱子,捡起地上的药瓶,打开闻了闻,然后笑一声,摇摇头把手里的药瓶子扔到一边,随手捡起身边的一件衣服,准备撕扯下一块布条,但胸前剧烈的疼痛感却让他一点力气使不上。

     眼前的黑衣人喘息声渐渐平稳下来,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撕成长布条,蹲下来帮面前的龙藏包扎伤口。

     “消息传出去了?”

     “传出去了。”卫兵迅速的包扎完伤口,接着又站回了刚才的位置。

     龙藏四下看了一下,开始跟随自己出来的几百人,如今只剩下这寥寥的几十个人,大多数人身上都带着伤分散的坐在周边,而有的甚至只能躺在地上两眼空洞的看着高处,连呼吸都微弱的很。

     “现在是我们到这的第几天了?”

     “应该是第三天。”黑衣人想了想。

     “第三天……”龙藏说着从口袋摸出烟盒,抽出一根,放在嘴里,又从口袋摸了摸,却发现火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不见了。他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有火吗?”

     “大人,我们出任务是不允许带个人物品的。”龙藏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黑衣人,突然间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收起嘴边叼着的烟,然后看着不远处的白草滩,这几天的记忆一下子蹦出了脑袋。

     三天前,黑森林深处。

     “大人,一个钟时到了。”站在龙藏面前的黑衣人一丝不苟。龙藏捏了捏有些刺痛的鼻梁,长时间的思考让他的大脑暂时的休息不过来。

     “恩,收拾一下,准备出发。”龙藏站起身,看着慢慢集结的部队,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和决然。

     “信号兵,记得做好回程标记和保持通讯。”龙藏冲不远处的一队人喊了一句,而远处的一队人听到喊声先是一阵小声议论,然后慢慢的有一些骚动。而没得到回复的龙藏的脸色慢慢的难看了起来,他刚想再说神马,然后从队伍中走出一个人来到龙藏的面前。

     “怎么回事?”语气中略带着意思不悦。

     “那个,大人,一路上的回程标记都没落下,但是……”面前的这个人低着头,声音有些顿挫。

     “好好说话。”龙藏掸了掸衣服,然后抓起一旁的水瓶。

     “是,大人,”面前的人抬起头看着正在喝水的龙藏“从刚才开始,信息接发器好像就已经和外界失联了,”龙藏喝水的手突然停在了空中,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而眼前的这个人仿佛没看到龙藏的动作一样“我们已经有一定的时间段没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了,虽然我们尝试了往回走一段路,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我们担心……”

     “你刚才说是信号突然消失,确定不是机器的问题?”龙藏打断了面前这个人的说话,重复性的问了一句。

     “是的,大人。”

     听到准确的回答,龙藏拧紧手里的水瓶,眼睛中流露出赤裸裸的渴望,因为他知道,这种机器的信号是不会突然中断的,就算在再深的黑森林深处也不会被干扰,但是除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周围肯定有一处白草堆,而其中肯定有一只白鬼,和十五年前一样。

     “我知道了,继续做好回程标记,信号的事随时注意就好。”龙藏支走了眼前一脸疑惑的卫兵,然后又看了看队伍的行进方向,“十五年了,当初本来就该是我的东西,哼,也无所谓了,现在我自己来拿好了。”龙藏跟上行进的队伍,继续向更深处走去。

     大概走了近一个钟时,走在前面的部队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细小的骚乱声,龙藏向前面看了看,一个卫兵一路小跑跑到他的面前,

     “怎么不走了?”龙藏看着眼前的卫兵一脸疑惑。

     “大人,您得来看看这个。”龙藏跟着卫兵向队伍的前端走去,他来到队伍停止的地方,当他看到眼前与黑森林分隔明显的白草堆,他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十五年了,没错,我又见到你了,新的白草堆,新的白鬼,这次,你是我的了。”这些话开始不断的在心里扭动,他深吸了一口气,收了收心思,

     “所有人注意,进入戒备状态,我们马上要进入白草堆,估计会有白鬼出现,这次的任务,猎杀白鬼。”随着龙藏命令的下达,几百人的队伍迅速成扇形散开,然后一组组有秩序的跨出黑森林的范围,踏进白草堆。

     而在白草堆的深处,一只巨大的白色怪物躺在裸露的岩石上,它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你来干什么?”白鬼嘴里说着人类的语言。白鬼面前的人一身白衣,如果龙藏站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由城的城主。而此刻的城主,看着白鬼,像是见多年的朋友一般,微笑着,

     “跟你谈一笔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