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苏醒
    “水……”看着地上不断呢喃的阿木,苏跟庞威对视着,

     “看什么看,去弄水啊!”苏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庞威的脑袋上

     “老子让你带头盔,让你带头盔”然后紧接着又是一拳。

     “我说,你别太过分啊,再来我就还手了。”庞威捂着脑袋玩后退了两步,怒视着“还有,凭什么我去弄水,你回来歇了这么半天,”看着一脸满足的苏,庞威一脸的不情愿。

     “是我动手送你,还是你自己去?”苏白了庞威一眼,抱起地上的阿木,然后慢慢的放到床上。一旁的庞威举起手准备向苏做了一个敲头的动作,看见苏转头,迅速的把手一收,然后抓起一边的钢碗,

     “哼,老子的新碗,便宜你了。”噘着嘴刚出门的庞威突然又折了回来,

     “怎着,不服气还真想打一架啊。”床边的苏一点点掀开混着鲜血粘在阿木身上的衣服。

     “粗鲁,我可是个文化人。”庞威一脸的不屑,“不过有个事得告诉你。”

     “有屁快放!”苏的动作很小心,怕弄疼昏迷的阿木。

     “你挂在外面的衣服我忘记给你收了。”说着,一脸贱笑的跑出了门。

     “死胖子,你给我等着!”

     “嘶——”床上的阿木昏迷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额…找胖子。”苏看着手里的衣服,耸了耸肩,扔到一旁,然后在一旁的箱子里,翻找着药品。

     “水……”昏迷中的阿木,气息越来越弱。

     “我这是在哪?”阿木眼看着远处的青铜门,他敲了敲疼痛欲裂的脑袋,咧了咧嘴,背后不断传来嘶吼声,哭泣声,争吵声,阿木回过头,看见乌压压的人群朝着城门不断地奔去,十几个黑衣人就站在那里收割着,残破的四肢在空中飞舞,半截的身体在地上艰难爬行,紧接着又埋没在后面人的脚下。

     “过去,过去你就自由了”阿木回过头,他看见一个红袍人站在远处,似笑非笑着向他招手,视野里地上的那条线那么鲜红,“过去,过去你就自由了”阿木的耳边不断地萦绕着这句话,然后是红袍人似笑非笑的脸“自由……”阿木喃喃着,他努力回想着这个词,他忘记了自己从哪里听过这个词,但是他觉得好熟悉,好重要,“自由……”他不断念叨着,生怕下一秒就会忘记。

     “过去,过去你就自由了,过去了你就有吃不完的食物,穿不完的衣服,还能在温暖的房子里睡上一觉”阿木迷茫中又听见脑子中的声音,“食物,衣服,温暖”阿木重复着,一点点的迈开双腿,向红线跑去。一路上,阿木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影,大肚子的女人,大牛……他们哭喊着,谩骂着朝阿木抓来,阿木急忙加快脚底的脚步,近了,更近了,阿木看着近在咫尺的红线,突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悬在半空中,他回过头,看见姚正正抓着自己,脸上的疤痕像活了一样在肆意攒动,瞬间各种各样的人人爬上了阿木的身体,有的半截身子,有的缺了胳膊,有的人耷拉着肠子,甚至有的人只剩下脑袋,他们张着嘴,手臂挥舞着,而他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姚正一拳拳的捶打着他的胸口,身上的人一口口撕咬着阿木,阿木想大声喊叫,但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阿木感觉越来越累,他渐渐放松了身体,他觉得也许这样死了也好,不用再挨饿,不用再挨打,不用再多感受这世界的寒冷,他慢慢闭上眼,却突然觉得耳边好吵,他想努力的睁开眼看看,但是他做不到,他的眼睛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接着意识就像陷入了泥泞的黑色漩涡中。

     “看吧,我就说是你的错吧,没事脱衣服那么用力干嘛,现在人醒不过来了吧”庞威看着一脸黑线的苏一脸得意。

     “你家撕衣服能把人撕死啊?死胖子,你怎么不说你回来就把人往地上一扔,我还说醒不过来是你摔的呢。”苏看着又把钢碗扣在脑袋上的庞威,愤愤地放下了举起的拳头。

     “我擦,这个你不能随便诬陷啊,不信你问问他,看摔疼了没有”庞威晃了晃床上的阿木“喂喂,刚我摔疼你了没?不说话是吧,那就是没有了,呐,你看,人家都说没有了。”胖子吹着口哨,晃着脑袋看着一旁咬牙切齿的苏。

     “不会是你上药上的太多把人撑死了吧?我就说你嘛,做饭不好吃也就算了,上药这点事都能搞砸?不会你就说嘛,我又不是不教你。你干什么去?说你两句就走?生气了,这本来就是事实嘛,对吧。你看看我,那个,好吧,人是我摔晕的总行了吧,喂!喂!好好好,衣服我是故意没帮你收的,我帮你重新洗还不行吗?你这,我再也不说你做饭难吃了总行了吧,行吧,小苏苏,苏哥,苏爷,您消消气,老举着菜刀多累啊。”苏一脸黑线,拿着菜刀在庞威的头上“当当当”拍了三下,庞威眼前冒着金星,眼泪在眼睛里不停打着转,一脸委屈的躲到了加老身后。

     阿木努力地挣扎着,就像一条离开水渴望呼吸的鱼,冲着眼前的光明不断前进。他慢慢的睁开了眼,但是没有看见每次醒来熟悉的天空,看着房顶,一切的东西都那么陌生,他依旧听得见周围的争吵声,但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努力的扭过头,正看见苏拿着菜刀拍打庞威,一个慈祥的老者站在床边,就这么注视着他,嘴里好像说着什么,他没有听见,紧接着又是无尽的黑暗。

     “你看你看,举个菜刀又把人吓晕了,还说不是你”,躲在加老身后的庞威一脸不服气。

     “行了,你俩,一个人留下来看着,一个人赶紧去做饭。谁去做饭?”加老抬手制止了俩人的口角。

     “他。”

     “我。”

     苏拿着菜刀指着一旁的庞威,而庞威则拍着胸脯一脸得意。

     “还算你识相。”

     “切,我是怕你在菜里下毒,毒死我不要紧,我的白菜…不…毒死加老就不好了”庞威一脸正气。

     “下毒那么费事的活我才懒得做,杀你直接就一刀。”苏拿着菜刀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行啦,赶紧去做饭”加老拉住又要张嘴的庞威,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上了阁楼。庞威“哼”了一声夺过菜刀,转身出了屋子,不一会就传来了切菜的声音。苏坐回床边,看了一眼阿木,然后抽出一根烟点着,又陷入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阿木又慢慢的睁开眼,看着了房子的屋顶,忽然间闻到食物的香气,饿极了的阿木贪婪的吸了两口,结果拉扯到了胸口的伤口,瞬间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说胖子,你吃慢点,那还一个人呢”苏看着狼吞虎咽的庞威一脸嫌弃。

     “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今天醒不来难道还要我饿着肚子啊。”说着庞威从苏面前抓起一块馒头。

     “你碗里没有啊,拿我的。”苏敲着庞威的钢碗叮叮作响。

     “切,小气,还……”

     这时,阿木正好“嘶——啊”了一声,桌前的三人停止了动作,回头看向床边,然后苏扶着加老站起身朝阿木走去,庞威看了看手里的馒头,想了想放进了自己碗里,也站了起来。

     勉强做起来的阿木,坐在饭桌前,他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喉咙深深的上下动了一下,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加老,又看了看两旁的苏和庞威,然后低下了头,

     “没事来,随便吃,反正你不吃也便宜了这猪头”苏看着低着头的阿木,把筷子放到了阿木面前。庞威“哼”了一声,继续往嘴里噎着馒头。阿木实在是太饿了,他怯怯的抓起一块馒头,放在嘴里咬了一口,阿木大口咀嚼着,大口吞咽着,生怕下一秒馒头就会消失,眼泪在阿木的眼睛里转了两圈,然后在脸上肆意流淌。

     “不是吧,一个馒头也能哭成这样”

     “没事,慢点吃。”苏朝对面撇了一眼,自知道说错的庞威把头埋进碗里继续吃饭。多年以后,苏在黑暗的角落里想起今天的这顿饭,泪如雨下。

     夜晚的自由城安静祥和,雨停后的空气细腻且清凉,阿木跟苏坐在露台上,头顶月光如瀑。阿木抬着头,感受着自由城里别样的空气,这里是他做过的无数个梦里幻想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新奇,他不用再守着火堆,裹着破布,提心吊胆的等着责骂,一切都那么美好,美好的让阿木感觉难以置信,他努力睁大双眼,看着这里的一切,阿木微笑着,哪怕下一秒梦醒了他也心满意足。楼下,庞威一边唱着歌一边洗着衣服,小楼的夜晚宁静祥和。一旁的苏指着楼下的庞威,

     “看见那个胖子了没,他叫庞威,没事你喊他猪头就行。”

     “这不太好吧。”阿木看着苏,又看了看楼下放声歌唱的庞威。

     “没事,反正他也习惯了,”苏笑了笑“他是我十岁那年,加老在一个旧房子前面看到的,当时他九岁,好像是个孤儿,加老说看他可怜就捡了回来,我不信,”苏摇摇头继续说

     “我叫苏。”苏看着阿木,给了阿木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叫阿木。”阿木看着苏,也笑了笑,然后就是漫长的寂静。

     “我日,黑脸苏,你居然把今天换的衣服也拿来洗,还有,这是啥,袜子!这是对文化人的侮辱。我!不!干!了!”苏从露台上跳了下去,刚还安静的夜晚瞬间热闹了起来。

     夜晚的奈落门最是热闹得,有人在酒吧的吧台上肆意买醉,有人在酒吧门口抱着垃圾桶放声痛哭,有人在沙发上侃侃而谈,有人在赌桌上一掷千金喜极而泣,有人在赌场外无家可归,有的人在各种女人间游走揩油讨论价格,有的人在柔软的胴体上放肆驰骋挥洒金钱,决斗场上气喘吁吁的俩人怒视而对,决斗场下人们热情澎湃,高声咆哮,所有白天安静的、放肆的、成功的、失败的、空虚的、压抑的、得意的、受挫的种种人们,无论被不被这个世界所认可,通通都来到这里,发泄,发泄,再发泄,唯有发泄,才能让这些麻木的躯壳中的灵魂感受到一丝丝的拗动。

     “我该走了”坐的有些麻木的牧离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不留下吃个饭?这两天来了一批新货色,正好你可以试试。”中年人坐在玻璃墙前一动没动。

     “不用了,我还得去趟城主府,毕竟差还是要交一下的。”牧离笑了笑,拉开屋门,

     “对了,好货色记得留着哦,我下次来用。”屋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下次,可就不新鲜了。”窝在椅子中的中年人自言自语道。

     “吱——嘭”门开了又关。一个年轻人走进来,随便在屋子里闲逛了两下,然后走到窗台边。

     “父亲,你最爱的曼陀罗怎么没了?”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洒在年轻人的脸上,正是白天的九殿主陆遥。

     “你怎么来了?”中年人声音很低,语气中显示出些许的不悦。

     “恰巧路过,进来看看。”

     “又一个恰巧路过。”中年人第一次微微笑了一下。

     “看来今天不止我一个人来过?”陆遥走到玻璃墙前扶着椅子,站在中年人身后。

     “刚走一会,一个你不太想见的人。”中年人打开抽屉,摸出一根雪茄,在手上搓了搓,又放了回去。

     “这么巴不得我走?”陆遥的脸上微笑着,看不出一丝不悦。

     “听说你最近跟城主府的小公主走的挺近。”陆遥扶着椅子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我的事还不用你来操心,不想见我就明说,我走了。”陆遥扭过头绕过桌子朝门口走去。

     “我才懒得管你跟谁交往,反正我的话你也不听,说多了浪费口舌,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脑子是个好东西。”玻璃墙前的中年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有,当初你进神裁殿的时候就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所以以后不要再喊我父亲,让别人听见会误会的。”

     “是,三殿主,陆屠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