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那里有什么吗?”吕仲一问道,言语间很是随意。

         “可能是老鼠吧,快点走。”女子随口敷衍一句催促道,细细的衣袂飘飞声随风传来,不带任何停留。

         “哈哈,原来你怕老鼠啊。”吕仲一哈哈一笑,追着女子离去,声音渐远,“晚宴尽情欢闹,老鼠也当然想要分一杯羹,可是角落里,谁管它吱吱了几声呢。”

         樊慈气血上涌,脸已经涨红,怒火让他的身躯轻轻颤栗,一言一语分明在讽刺藏匿角落的三人,可是他却连口舌上的逞能也做不到。

         几番际遇让樊慈开始后悔出来瞧热闹的打算,自己是在跟东方景怄气吗?并不尽然,毫无根据的那一阵奇光于他真如诱惑飞蛾自焚的烛火,他想要一探究竟,哪怕就在周围听听传言的夸大也好,可是此间凶险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根本就不是一场谁都可以参与的奇闻。

         也不知道默然等待了多久,四周围再没有丝毫的声音,樊慈鼓起勇气,慢慢的探出头,目光所及之地只有生死不明的元峰。

         “杨义,我们去看看元峰前辈是死是活。”樊慈犹犹豫豫地说道,他心里的惧意并未散去,可是就保留着一点希望,也许在不远处的那人还有一线生机。

         等待了两个呼吸,却未曾听到对方回应的声音,樊慈转头朝杨义看去,见他低头似乎在沉思什么,正想开口再次呼唤,对方已经缓缓抬起头看向他。

         “好!”杨义简短有力的答道,目光坚毅,他胆色向来比樊慈更足。

         樊慈目光里也焕发出一丝光彩,他虽然开口提议,可心里却是抗拒,杨义若是拒绝,他一定会打消这个念头,一场兄弟,他的支持能温暖冰冷的这个夜。

         “洛英,...”

         “我跟你们一起去,别丢下我。”

         樊慈想到什么,开口想要询问,王洛英惶急的抬头,开口将他的话打断。

         三人计较已定,谨慎的朝元峰所在地走去,樊杨二人并排,他们能感受到彼此的支撑,王洛英在他们身后,低着头,视线里绝对不会纳入元峰,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人在短短的时间之前还怒吼着要与对方清算自己的仇恨。

         元峰趴在地上,脸正朝着他们,双眼紧闭眉宇间仍然是深深的痛恨和绝望。

         “元...元峰前...前辈。”三人驻足在元峰身前两步,许久杨义才压着声音喊道。

         风吹动元峰散乱的发丝,生死似乎已有定数,就在杨义打算上前确认时,元峰的眼睛微微跳动,就两人的惊喜中,艰难的睁开了眼。

         “你们...是...谁?...为何...知...道...我是...元峰。”元峰目光黯淡,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心中疑问,虽然活着,但是气息微弱到随时将会断绝。

         樊慈心中有所思,自然生出有几分戚戚感,抱拳如实道:“先前听闻前辈与恶人言语,才得知是前辈您,还恕晚辈无用,没能出手相助...”

         樊慈还想要征求对方同意,让自己运功助他,虽然已无可能,可是愧欠感使然,他仍想要这样去做。话未说完却见元峰忽然目光里精光乍现,凛凛杀气喷薄,抬起的脸半边因跌落时擦出的道道血痕更显可怖,伸手想要去拿起自己的长棍。

         元峰忽然的变化吓了他们一跳,忍不住齐齐向后退去,撞倒了在他们身后,刚刚才勇敢的抬起头却一时间被骇的呆愣的王洛英。

         三人惊魂未定时,元峰的回光返照转瞬成空,手臂无力的垂下,头颅再次磕在地上,目光比之先前更加涣散,杀意消没,只留下哀求。

         “求你...们...不要...说出去...不要...我不想...让元岭...知道...让他...平凡...活着...”元峰努力的说着,泪水就沿着他的脸落进地里,乞讨着他们的怜悯,“我的..弟弟...他...我的...”

         迟迟没有等来几人回答的元峰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眼神再无半点光彩,张开的嘴,似乎还有企求的话没有说尽。

         “好...”樊慈惊魂稍安,才低低的说了一声,然而面前只是一句听不到人言的尸体。

         良久,风忽然大了一些,才让他们慢慢回神,杨义说道:“他刚刚是想杀我们吗?”语气里有后怕,有惊疑,有愤怒,先下的他难以理解。

         樊慈双眼迷茫,没有言语,只是点点头。

         身后,传来压抑着的抽泣声,樊慈顿时清醒,转身扶起王洛英。

         王洛英顺着他的力量,半倚半靠在他肩上,哭声渐渐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