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弄鬼老人只是笑,若有所思的笑,笑了许久许久,声音仿佛只是融进风里,风不息,笑声也不会停止。

         樊慈心中不明所以,伸手捅了捅杨义,后者狠狠的惊了一下,才轻吁闷气,抓住他的左肩轻捏以作回应,他也同样感到奇怪。

         黑暗里不知道有什么人,三人只能静静的等待着,也仅能等待,刀俎鱼肉分的清楚。

         笑声倏地止歇,变作几下咳嗽声,顿时令三人心神紧绷,混气从丹田涌出,准备做殊死一搏,哪怕以卵击石,也不肯束手待毙。

         “不必,不必。”弄鬼老人轻蔑的劝慰道,声音还是那么刺耳,“确实还有要事要办,就不跟你们几个娃娃浪费时间哩,快回家睡觉吧,嘿嘿嘿嘿。”

         笑声还是那样刺耳挠心,只是愈渐远去,不消片刻只剩隐约可闻,随之消弭的还有风声。

         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叫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乌云也恰逢散去,露出缺了一块的月亮,月华如水,清晖洒满大地,眼前忽然明亮,山丘树影重新出现,互相看了看,神情复杂,竟像是劫后余生。

         王洛英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双眸里的恐惧仍未衰退,略带着哭腔的说道:“我们快点回去吧,再往前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王洛英身子轻轻的发颤,垂下头。

         樊慈伸手搭在她肩上,迫不及待的想要答应,他和杨义打算长长见识,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危险,更不能够让王洛英以身犯险。

         “不行!”杨义突然打断道,面对两人惊奇不已的目光,指了指来时的路,继续道,“我们已经走了太远了,这一路回去难保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我们现在离云城更近,庄主他们应该都在云城,我们现在去云城,哪怕受罚也要比再遇上邪魔外道要好。”杨义是突然的冷静,他的背上早就被冷汗浸透了。

         两人顺着他的手,回望来时的路,这一路上的欢声笑语早就不知所踪,隐约可闻的是树叶在风里的沙沙声。樊慈正犹豫,忽然想起先前感到的异样,心中本想反驳的话悉数咽回肚里,张张嘴,并没有将自己的这点思绪透露,生怕早已深陷恐慌的王洛英会不堪重负,于是强颜欢笑附和道:“他说的对,只要去了云城,有庄主他们在,就不怕这些恶人了。”

         “真的吗?”王洛英将信将疑的问道,樊慈的表现不足以将这些阴霾扫空,“可是,万一庄主他们不在云城呢?”

         樊杨二人不由得对视,东方辉一行人在云城,仅仅是他们自己的猜测罢了。

         前路迷茫,退路凶险未知,杨义顿时犹豫不决。

         樊慈见他的样子,心里不免着急,他现在坚信自己先前的感觉并没有出错,那路上一定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他不敢确定,更不感冒险,着急的用眼神示意杨义。

         杨义抬起头看见他急切的样子,心里纳闷,两人长久的默契使他选择信任,沉吟道:“放心啦,庄主他们肯定会在云城,毕竟云城的安危一直就是紫日山庄的头等大事。”

         紫日山庄和云城息息相关,互利互惠,毕竟不像大宗门虽然隐逸山野但是仍有无数人前去供奉,云城的几个长老也都是以紫日山庄马首是瞻。

         “那...那我们快些去吧。”王洛英忙乱的说道,其实这时的她哪有什么决断,刚才争辩也只是畏首畏尾。

         见她同意,樊慈松了好大一口气,与杨义对视点头,两人分左右带着王洛英朝云城疾去。

         行了几里,忽然从暗黑里传来细小的动静,三人如惊弓之鸟收住脚步,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再一听,不远处的灌木丛里野兽穿行其间引起的枝叶拍打声再响了几次便悄然无动静。

         几乎同时,樊杨二人一起吁了一口气,听见对方的作态两人只能相视一笑,脸都有些红了,王洛英垂着头,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心惊胆战的胆小模样。

         无话可说,鼓劲的话在此刻都是苍白无力的,三人继续前行。一炷香的时间,途径一处茶摊,在这条路上唯一的茶摊,平时来往的人到达这里时基本都渴了累了,所以生意一直都很好,樊慈也来过两次,计算了一下路程,以他们现在的速度,再有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到达云城。

         茶摊里黑漆漆的,桌凳早就收拢进屋中,先前都是白天来,看到的都是热热闹闹的场景,晚上却阴森森,仿佛从未见过这里。

         思绪就这么游离了一瞬,又立即被前方的动静拉车回这苍茫夜色里。

         无需思索,无所考究,前面是真真切切的打斗声,就在樊慈愣神时,杨义率先反应过来,“快来。”拉着王洛英往茶摊而去,茶摊是这里最好的藏身之所。

         刚躲进茶摊内,就听到前面有人大喝道:“妖人,今日看你还有何手段能够走脱!”

         话音刚落,光影乍起又消,撞击之声在不远处响起,随后就是阴冷冷的笑声。

         “元峰,久别无恙啊,倒是长进不少。”阴冷的声音满不在乎的说道。

         “闲话少说,今日定与你做出一个了断。”被称作元峰的汉子恨恨说道,仇怨再明显不过。

         “今日来此可不是要和你喊打喊杀,你若是放不下旧事,来日你我相约生死,我随你意,你看如何。”声音这般平淡,还带着一丝不耐烦,与元峰的光火截然相反。

         “哼!这事可由不得你,纳命来!”元峰怒吼着,手上长棍出招不留半点退路,实在难以想象过往是怎么仇恨。

         樊慈探出脑袋,偷偷张望,只见得两个人影分分合合,棍剑分解,真气魔气交缠撕裂,元峰显然不敌对方,可是偏就一股热血上涌,全然不顾自己安危的打法让对方颇为忌惮,更何况先前的言辞中,对方早已明意今日不想和他交手,倒成了难解难分的局面。

         就在他们一攻一守打的火热时,女子冷冷的声音传来,“吕仲一,快点解决他,别耽误帮主的指令。”

         吕仲一自然就是指得和元峰交手者,女子与他是同门,却只是催促。

         “说得容易,”吕仲一恼怒道,“这家伙已经不要命了,万一我伤着了,不也会耽误事吗?”

         “你自己办事不力,留下的祸患,受点伤的代价还付不起吗?”女子嗤之以鼻道。

         “啊!”元峰怒吼一声,长棍上青光大盛,当头向吕仲一劈打下去。两人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对谈,激的他失了方寸。

         樊慈全看在眼里,吕仲一的身形在这一棍之下犹如狂风下的蒿草,心里不免期待,为元峰叫好。北州风城元家的元峰,人皆言之长棍不屈,五年前一家被屠,只留他和弟弟死里逃生。元家向来正直,正道中人无不同情相助,没想到今日就被他遇见了。

         吕仲一抬头看着迎面而来的长棍,动也没动,手里长剑也不打算抬起,似乎打算束手待毙,一棍之威竟至如此吗?

         樊慈有些兴奋,他听到吕仲一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想到是谁了,南州落花城离恨帮,无心客吕仲一,绝非善类,刚才听他们话语间,元家满门尽殒,竟是与他们有关,心里不禁纳闷,元峰显然早知仇人是他,却为何从未与人说起。

         就在樊慈暗暗叫好,元峰能除去一恶时,云峰的动作忽然停滞,涛涛真气倏地如烟尘散开,这一棍的威势荡然无存,吕仲一向后退了两步,长棍棍顶就在他鼻尖一寸划过。

         樊慈瞪大了眼睛,不明白眼前的一切是发生了什么,听得一声娇哼,“真不怕死?”

         吕仲一哈哈一笑:“好妹子,我最信得过你。”

         樊慈了然,他没看清,但元峰必定是死在那女子手里,目光寻找那个女子,见对方也正往这里看来,心头一震狂跳,急忙缩回到墙后,王洛英脸色煞白,紧闭双目,杨义则投来询问的目光,还有怒火在里面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