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杀神般傲立的上官麟,战战兢兢的焚阴宗宗徒,还有束手待毙的吕凌二人。

         风忽然大了一些,溪面水波细密,山林叶浪摇摆,狼牙刀缓缓举起,又缓缓放下。

         树叶拍打的哗哗声里,还有清脆的铃铛声,‘叮当,叮当’声音从他背后响起,那些宗徒神色复杂,有欣喜、有担忧,还有勇气。

         “上官门主果然不同凡响。”娇滴滴脆生生的话音里充满赞扬。

         煞气如流烟入渊收回到丹田之中,上官麟转过身,看着从人群里款款走近的女子,蜂腰轻摆那铃铛阵阵响,面色绯红风情万种,更像是赴约相会情郎,不像是临敌以决生死。

         “白妩?”上官麟挑了挑眉毛,神情看似轻浮,眼神却甚是冰冷肃然,“难怪人言你温柔乡里人,确实英雄难过美人关。”

         白妩掩嘴轻笑,娇羞矜持好似禁不起这风,柔柔说道:“门主谬赞了,倒是你,他们两人你不挑其一杀掉吗?”

         “你若是不来,这两人我便一个也不留。”上官麟左右看看两人,眼里说不尽的嘲讽。

         “奴家哪有那么大的脸面,让门主为我留人性命。”白妩幽幽的一个白眼,螓首含羞而垂,言语神态全然浓情蜜意。

         上官麟只是冷笑,对她流露出的毫不吝惜的情意视而不见。

         “还愣着干嘛?”白妩杏眸顾盼,似乎在对着所有人撒娇,顺便用手指了指对面一个双腿哆嗦的宗徒,然后声音陡然变冷说道,“杀了上官麟!”

         似乎美人的声音天生便带着魔力。

         也许是白妩的出现让宗徒有了主心骨。

         之前胆战心惊的一众宗徒似乎变作另一个人,纷纷提起兵刃,拿出平生所学杀向上官麟。

         “哼!”上官麟冷冷鼻哼,煞气从他身体里喷涌而出,抬手就是一刀斜劈,冲在最前的一人立即改攻为守横棍抵挡,奈何实力差距如云泥之别,棍分两段,身体从肩颈处被劈开,顿时鲜血漫天,混进那翻涌煞气里。

         上官麟上身移动,让开背后刺来的钢剑,左手扣住那拿剑的手往前一带,狼牙刀横削,无首尸体扑在他身前。

         ‘铛铛’两声,狼牙刀横拍,将白妩爪刀的两下切割挡住。

         白妩一击不中,抽身又退出人群。

         上官麟哪有闲暇去顾着白妩躲到何处,腰身轻扭,一柄长剑险险从他腰旁擦过,反手一刀将那人结果。

         脑后一阵烈风,不必想也知是白妩,寻常宗徒哪有这等声势,上官麟也不多想,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白妩没料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避险,运气弓腰身形停顿在半空中,藕臂下探,两只爪刀追着上官麟的背杀去。

         上官麟左手拍在地上翻转身体,右手一刀已经朝白妩胸口砍去,白妩黛眉锁蹙,上官麟每一次看似落入困境,却总有奇招化险为夷,只能将两爪刀交叠借着下坠之力震开狼牙刀,身体没有半点受力后退的意思,舒展躯体一爪虚摆拦住狼牙刀来路,另一爪直取上官麟小腹。

         上官麟也是心惊,白妩的功力哪及得上他,自己连番苦战,若不是有所际遇,只怕早就身亡授首,何须焚阴宗宗人费这心思与气力,心知这一劫不易免除,可他上官麟何时临难退缩过,直接空手推着煞气轰向爪刀,同时脚后跟用力,身子就贴着地直滑两尺从白妩面前抽身。

         白妩落在地上,恨得直咬牙,自己这一招接一招竟全被他化解,只在他手掌上留下一道血口,抬头看去,上官麟已然站定转身,刀光如奔雷,煞气如激流,他背后那三个出手偷袭的宗徒脖子上喷出血雾。

         吕老头和凌霜踉踉跄跄的站起身,盯着上官麟的目光不敢挪开,心里都在打鼓,今日还能否照着计划诛杀上官麟不说,即便成功了也要折损焚阴宗大部分宗徒,只待恢复些气力与白妩携手同心将其拿下,好过现在帮不上忙。

         白妩欺身而上,爪刀挥出两道妖魅的粉**气,一道去阻止上官麟的刀,另一道取他后心。上官麟劈散一道,挥手拍散一道,一脚踹翻身旁杀红了眼的王小,挥刀朝白妩头上砍去。

         刀势刚猛,有如流星赶月,白妩有些难以置信,眼前这人怎就有这无穷尽的煞气,没空多想爪刀交叠齐出,魔气呼啸而出。

         沉闷的响声,气浪翻涌,掀翻了离得近的几个宗徒,白妩连退了三丈才站稳,胸口起伏难定,俏脸紧绷,寒意如冰。

         睥睨环视,那些宗徒不自觉的向后退去,上官麟神色如常,其实心里也是忧虑渐起,焚阴宗这三大高手已在此处,那么宗主溪禁是否也再哪个角落里默默的窥视着。今日若想逃出生天,必不可让四人围攻。

         煞气忽然变得激荡,那血色骷髅正张开双臂怒吼着,白妩正面对着上官麟,只觉得心惊肉跳,眼看着血红煞气在眼里放大,却一时忘了要做什么。

         “愣着作甚?”凌霜情急怒吼,白妩花容失色的样子几乎就是准备赴死。

         白妩激灵了一下,美目闪烁尽是倔强,眼前寒光骤至容不得细思应对之法,魔气不敢再有保留,脚下飞退的同时双臂连连挥动,粉色气练如潮生拍岸攻向煞气刀锋。

         上官麟人随刀进,这一刀不动如山,分毫不偏,仍由白妩使尽浑身解数。

         人愈快,刀愈近,心中慌乱只觉得遥遥如天上云,额上香汗细密,手中不敢停歇,其实这刀就悬在她头顶之上。

         这一刀将白妩逼至山脚下,终是退无可退,求援不得,看着煞气中上官麟目光之冷峻如坠冰窟,也不知心里怎就又生出不甘来,拼上所有力气爪刀合一推去。

         生死相对哪有什么怜香惜玉,刀气滚滚,震飞砂土扬空。

         “上官麟死来。”凌霜不知何时掠到上官麟身后,瞠目欲裂,一朵剑影幻成的花,花瓣的尖儿上冰凌虚空生出,胡乱的散开。

         草木砂土落定,回声消散,风吹着山林还是哗啦啦的响,凌霜举着剑,眼里生机逐渐褪去,上官麟抽出插在他腹中的狼牙刀,左手轻推,倒地的声音被风声掩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