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弟子愚钝,不能顿悟师叔教诲。”木原低着头,低眉顺眼,诚挚说道。

         “你怎会愚钝,众师兄弟对你称赞有加,你说自己愚钝,岂不是说我们有眼无珠吗?”寒松要头哂笑,继续前进。

         “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师叔不要误会。”木原发觉自己今日多说多错,急忙辩解一句,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寒松背对着他拜拜手,说道:“你回去吧。”

         木原一个机灵怔在原地,瞬息又清醒过来急忙道:“弟子奉命侍奉师叔左右,愿受师叔责罚,不敢孤身回师门。”说罢又是恭敬一礼。

         寒松似笑非笑的转过头,笑道:“你这尊敬师长比之你师父更青出于蓝。我并非责备你,我再去一趟通天峰,之后去云城与老友相会,你跟来无益。”

         看着寒松步步远去,木原跟也不是,走也不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远远的寒松一声长叹,说道:“你回去拾掇行装,告诉你师父,是我命你下山游历。”传来的声音充满感怀,“你从未真正进入到这个世界,人性对你而言都是遥远的存在。你聆听再多的师长箴言,遍览无数圣贤典籍,若不去亲身经历,总归只是虚幻的构架。那就像是一个枷锁,是一道看似牢不可破的禁锢,然而你无从得知,只需要心里泛起一丝波澜,这一切无形就将破碎于无形。最可怕的是即便你做出一些疯狂的事,你仍然会认为自己是对的,因为你不曾懂得,终有一天你会惊觉自己的世界本就是空空如也。”

         木原呆驻原地,双眼眨也不眨,原来的恭顺暂时遗漏,惊奇、疑惑在心中来来回回的交替,曾几何时他质疑过他这半生的所见所闻,那种近乎于偏执的认同,到今天却因为极度信任的师长那一句句平淡而刺心的话出现了丝丝裂缝。

         “师叔,我...”木原如鲠在喉,有话难吐,寒松一席话之间脚下未停,背影依旧挺拔,却早已越来越小,然而余音绕耳字字不湮。

         “去吧,去吧。”寒松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把木原从心里的迷雾中暂时扯了出来,木原抬头看去,寒松正背对着他摆摆手,话音未停,“当你明白人性中善与恶的交替,明白自己内心深处地渴望和自己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就可以回来了。”

         木原看着寒松的背影渐渐消失,踌躇许久,面上始终不再有变化,心里想着既然师长有命那便去看看吧,山下的世界从别人的嘴里听来是那样的不该存在,又充满乐趣。

         寒松并不在意木原何时离去,脚步仍是不紧不慢,却转瞬已在远处,抬头将通天峰收入眼里,眼神露出淡淡的希冀与后悔,不多时双眸隐隐泛出凶光,也不知是否是这一路上见到的那几具穿着正道门阀衣饰的尸体让他有所愤懑。

         “……都说神仙滋味妙,金殿玉楼,奇葩琼浆样样好,转头来清规戒律,千万不许一心想往凡处逃;又说凡人才是好,眷侣陪伴,悠闲自在天天笑,到头来体老貌衰,不绝愁苦却求长寿把天超……”

         忽然就从寒松前方传来一阵歌谣,歌唱的不堪入耳,简直就是刻意扯着嗓子在胡言乱语一般。

         寒松身躯微震倏地会审,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不免苦笑,暗叹心魔之可怕,往往就在一念之差一生努力就将付诸东流,定眼看去,迎面走入他视线的是个蓬头垢面,破衣敝履的僧人,步态恣意晃晃悠悠,嘴里还不肯停歇的念叨着:“空烦恼,空烦恼,人心不足怎生好...”声音并没有因为两人的距离而模糊,说这人是洒脱,然而形貌不雅,是世间看透表象的一过客,更是赖活此生的快乐人。

         “道济大师。”待那僧人走进,寒松行了一礼,能让他主动行礼招呼的,岂能是籍籍无名之辈,这一礼多少也带有些感谢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