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贾凝!”吕老头大声惊呼,然而无可奈何,电光石火间发生的这些,让他还没能重新调集魔气。

         狼牙刀如约而至,贾凝眼里只有红涛扑面,那是无可遁形的无力,那是无能为力的绝望,只觉得胸口传来剧痛,双眼一黑没了知觉。

         不知生死的躯壳随着碰撞的力量抛飞,重重摔在吕老头身边,吕老头一步赶将过去,脸色更添阴郁。他一向看重贾凝,觉得他懂事,尊敬自己,哪想到遭此大难,胸口刀伤白骨可见,骇心动目,抱着一丝侥幸伸手探探贾凝鼻息,眼里露出意思喜色,上官麟并没有太把贾凝当回事,那一刀没用上几分力,最后时刻贾凝混气的汇聚让他生机未绝。另一边上官麟早已被黑衣人团团围困,吕老头赶忙伸手连点伤口附近的几大穴道,用魔气阻止鲜血流淌。

         吕老头昨晚之后,用眼神示意几个手下将贾凝带到安全的去处,然后恨恨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上官麟,只是色厉内荏,不敢有所动作,上官麟身上翻腾的煞气似乎更红了几分。

         身陷敌围的上官麟一脸地轻松,看了一圈蠢蠢欲动的黑衣人,然后从人群中穿过,盯着吕老头。

         吕老头迎上他的目光不免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低头避开,内心早已是惶恐不安,他可是知道上官麟来这之前经历过什么,所以才敢图个虚荣孤身拦路,此时才明白宗主为何如此谨小慎微,定要宗内精英尽出,心里想着‘今日若是叫上官麟走脱只怕遗患无穷。’嘴上连连高喊示意众人上前定要将上官麟拿下。

         离得近的几人最清楚吕老头欺软怕硬的秉性,今日若是胆怯不前,将来也会被他狠狠折磨,强压着内心的恐惧,将手中兵刃摆动开来,各个作势欲扑。

         上官麟身前左右两人按捺不住,挥刀横看,奈何出手时便无甚气势可言,畏畏缩缩早就留了八层力来保命,相比之下在他身后的青年人举手一片剑影纷繁,倒是有几分模样。

         狼牙刀只是轻巧的向上挥去,却好似早已摆好架势等对方砍来,两刀弱不禁风地被荡开,脑后剑刃颤摆的声音越来越近,上官麟半转上身,左手笔直的向后伸出,直接穿过剑影,那剑影顿时消散。

         青年人全身僵直,双眼瞪的浑圆,所有人都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那剑就离上官麟背脊两寸。

         上官麟抽回左手,也不去管手上的鲜血流到指尖滴落,目光仍是牢牢的锁定着吕老头,周围的黑衣人不约而同的向后挪了半步,人多势众,却也传递恐惧,那个青年人瞬间毙命,倒在地上,脑袋和身体诡异的扭曲着,见者阵阵心悸,血滴落在草叶上,好像也能听到声音。

         吕老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熊熊怒火,嘴里狠狠的啐了一口,瞥了一眼平躺山脚下气若游戏的贾凝,心里不禁暗骂那两个手下没用,那里怎么算得上是安全处,脚下一蹬,纵越到众人身后,那些踯躅不前的黑衣人立刻分开两边给他让出一条道。

         吕老头硬着头皮朝上官麟走去,两人的目光就互相审视着,他是情不得已,他再不站出来,等这些黑衣人心气一散,那就真的要让上官麟从容离开了,心里不停的骂着真是一群蠢货,焚阴宗的脸面算是给他们丢尽了,无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黑色亮丝纹成的烈火图案。

         上官麟的不光看似随意,实际认真的观察着吕老头的一举一动,这家伙的胆小反而能让他不露破绽,身旁的黑衣人虽然斗志消沉,但还是能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他还要等,等到他们彻底失去信念,活着等吕老头出现破绽,全力一刀将其击杀,摧毁他们留下自己的信心。

         忽然,吕老头的眼里乍现喜色,上官麟面色一沉,冷冷的鼻哼一声转过身,煞气翻涌如风暴下的海面,微微抬起头,迎面是一朵硕大的剑影幻化盛开的花,比山上无果花花开的更绚丽夺目,也危险无数倍。

         剑花蕴藏杀意冰寒,是一个身穿浅蓝色锦衣的中年英俊男人直接越过黑衣人的头顶,凌空袭向上官麟,吕老头伺机而动,以杖做枪,银灰色的骷髅像猛鬼追魂杀向上官麟后脑,黑衣人立即四散开去,依然保持着对上官麟的包围,只是把空间留给动手的三人。

         上官麟横刀跃起冲进剑影之中,吕老头没想他以身犯险至此,让自己骷髅杖刺空,腰盘用力将杖向上撩去。

         ‘叮’一声脆响,只看上官麟挥扫一刀,血红色的煞气过处,剑花转瞬成空,中年人心里也是惊讶不已,这一刀看似一力降十会,实则拿捏角度极为精准,自己虽说占据先机却没讨到半点便宜。

         中年人心念灵动,长剑立刻竖斩向下压制上官麟手中狼牙刀,意图将他推向吕老头的杖击。

         上官麟脸色还是从容不迫,双腿急抬起,又猛地向吕老头的骷髅杖蹬去,从上借力,双脚把骷髅杖生生踩到地上,吕老头脸上涨红,大喝一声将杖向上抬起。

         中年男人心呼不妙,两人刀剑才分,吕老头这一下几乎是助力上官麟追击自己。

         果不其然,上官麟面上冷笑不止,身影向中年男人暴冲去,狼牙刀斜斩,其威势断金裂石如嫩草。

         “破!”中年男人大喝一声,剑尖魔气凝成一点刺在狼牙刀锋口。

         闷响声让人双耳嗡嗡作响,长剑弯曲欲折,中年男人紧咬牙关,左手掐诀拍向剑尾,同时脚下用力,长剑绷直震颤不休,人应力贴地滑退,只觉得胸口发闷。

         上官麟紧跟不辍,其身后吕老头也是紧跟不舍。

         “凌霜,再退我们就跟不上了!”吕老头眼看愈落愈远,心急呼喊道。

         凌霜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似乎刚才的交手并不是他,他人至中年容貌却甚是年轻,只是岁月在眼角留下的痕迹已经深刻,俊朗的脸上似乎看不出是大敌当前,与吕老头的气急败坏截然相反。

         听到吕老头的喊声,顿时露出一丝不快,心里早就将他骂的没有个人样,可是现下不是找他问责的时候,脚下一顿,手中长剑再次化作杀机暗吐的花朵。

         “三尺寒剑弄飞花,花剑凌霜,只是花吗?”上官麟冷冷说道,手中狼牙刀倏地变成一片刀影,煞气漫天蔽日将剑花淹没。

         “一试便...”凌霜话未说完,笑容已经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