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故事的开始
    地球,这是一颗孕育了无数生命,充满了光怪陆离与神话传说的星球。从20世纪开始,地球的人口快速增加,地球的资源越来越满足不了人类的需求,各种关于地球毁灭的预言四起,然而地球还是地球,虽然环境日渐恶劣,但是人类还是正常的生活着。。。

     地球科技日益发展,从上世纪起对外星球的探测从未终止,用于外太空探测的飞行器发射了一颗又一颗,用于观察宇宙电波的射电望远镜建设了一座又一座。。。然而,宇宙浩瀚无垠,探索至今得出的结果却是地球可能是整个宇宙唯一的一颗生命星球。

     宇宙,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

     千万年来人类凭什么占据着这古往今来四方上下唯一的一颗生命星球?为什么如今科技如此发达,还会有那么多无法解开的谜题?为什么如此理性而科学的时代还有那么多有神论者?西方的上帝,宙斯,波塞冬等诸神!佛家的如来,观音,普贤等漫天诸佛、诸菩萨!道家的三清、四御、五方天帝等诸路神仙!蛮夷之地的祝由神以及各种兽神图腾。。。神话传说中的西方神域,佛家三千世界,道家的天庭。。。还有现在盛极一时的气功,如此等等,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简单的心灵寄托吗?这些是否是因为来自远古先民传承血脉中我们每个人都存在的却被隐藏的记忆?

     故事的开始发生在这里。华夏昆仑山脉

     “奉天承道,仙帝诏曰,犯仙杨方无视仙庭法度,冲撞仙帝。令,削其顶上三花,抽其仙筋,贬为凡人,九生九世不入仙籍。执刑。”弱水彼岸,只见一位气宇轩昂的男仙被仙罚塔镇压在仙罚台上,刑罚仙君则在对岸宣读仙旨。当执刑声一落,当即便有刑罚仙官祭起刑罚仙器御光而去欲削杨方顶上三花,但却见杨方目不斜视,仅护身金光便将飞来的刑罚仙器震碎。

     “我乃东龙第一战仙,区区刑罚仙官便施刑与我?”杨方轻喝!

     “请仙帝法器刑天尺!”只见刑罚仙君不急不慌道“杨方,此番刑罚乃仙帝亲旨,我等也无奈,还望谅解!”说罢也不等杨方回话便祭出刑天尺,一声大喝“着”只见本来纯黑的刑天尺亮出金光,瞬间斩落杨方三花,吸出其作为修真之人的根本仙筋。

     “当。当。。当。。。”一阵钟声想起。

     “又是这个梦,到底是什么了!一个梦怎么会一直做这么久,怎么会这么真实!”杨方迷茫道。

     白雪皑皑,冰封万里,昆仑山脉一座不知名的山顶,有着一个宗门名叫隐宗,隐宗不知和人所建也不知年代,与其说是宗门,其实更如同一个世俗间的旅馆,因为隐宗里住的是一群隐士,且无任何宗门规矩,只一条,进入隐宗需放弃一些恩怨过去,禁止争强斗狠。隐宗之人有坚信昆仑神话追仙问道之士,也有厌倦尘世尔虞我诈来此避世的隐居者,也有罪大恶极的罪犯。。。来此之人不问过往,只跟自己看的过眼的人交际,或下棋品茶,或习武健身,或酩酊大醉。。。

     隐宗后山,一块近十丈高的冰封巨石上站着一位少年似是在习练一种不知名的武术,冷风吹过衣带飞起飘然若仙。只见那少年约莫二九年华,近看过去,黑色的头发被风吹的稍显凌乱,清瘦的脸庞写满坚毅,五官很平凡,但是搭配在一起却让人一种沉稳的感觉,明亮的眼睛黑白分明,乌黑的眼珠看上去深不见底,隐隐似有金光闪过,正是起床晨练的杨方。

     隐宗宗主俗家之名已甚少有人提及,其道号明心上人,乃是一代武学宗师,近乎以武入道的天才人物,一身武艺出神入化,修习武道硬是在这科技发达的后武学时代打通全身十二正经,据说只要再通任督二脉即可步入传说中的先天之境,在这神明不显的年代里称之为神也不为过,其年岁已八十有余看上去却童颜依旧,唯有一头白发可约莫看出年岁不少。十三年前隐宗宗主下山,路上借宿一家孤儿院偶遇四岁的杨方,隐隐感觉其来历不凡眼眸深处似有金光闪耀,便将其带进隐宗作为下代宗主培养,授其一身武艺,杨方也不负宗主所望,十六岁便可精通百家武学,武学修为已站在当世最顶峰一列。而今十七岁的杨方更是青出于蓝,武学修为与明心上人已不相上下,被寄予厚望,盼其能打通任督二脉,开启传说中以武入道的神话之路。奈何任督二脉好似一堵钢铁浇的墙,到了墙脚无论如何都走不动撬不开前方一丝一毫。

     “方儿,武学之道,进无止境,一时困难需要平心静气,切不可太过急躁,武学养身不伤身,急躁冒进就落了下乘,可懂了吗?”明心上人默然走到正在练功的杨方身旁,只见杨方手臂往后一摆换气收工“是,师傅,弟子受教了!”

     “方儿,我当年接你来此时曾听闻孤儿院院长与我说过,今日乃是你十八岁生辰,休息一下,师傅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菜,咱爷俩也好好喝一杯!”明心上人一副慈爱的表情,说话间纵身一跃如清风吹过飘然落地,竟是踏雪无痕。慢步缓缓走进了后山中师徒俩居住的一处草庐中。。。

     “方儿,你跟随为师多少年了?”“师傅,徒儿自四岁上山,至今已十三年零七个月了!”杨方坐在八仙桌下首回答道。

     “时间啊!”只见明心上人一声轻叹“来,方儿,喝酒要多吃菜,行酒暖身长功夫,但是酒猛伤身,要多吃菜。”

     “师傅,徒儿愚钝,已经一年了,不单内力毫无存进,武艺也无甚突破,愧对师傅多年教导!”杨方愧疚的说道

     “武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需将百家武术与一身,融汇贯通,万万不可冒进,而内力瓶颈为师已数十年也无法突破,何况短短一年,我料想内力精进还需静心,细思,缓近!”明心上人思索一番缓缓说道。

     “知道了师傅,徒儿谨遵教诲!”杨方拱手道。时间在师徒二人细聊中渐渐走过。忽然,草庐外电闪雷鸣,云霞翻涌似有仙人、龙、凤在其上飞过。。。

     昆仑山向来天气变幻多端,但是如这般突然又毫无征兆的前所未见,杨方立刻起身查看。就在这时,杨方好似看到梦中的场景,一座硕大如城墙一般的门上模糊中看到三个大字,西天门,默默然,杨方似乎回忆起了很多东西,东龙界域,西法界域,南海界域,北锋界域,又想起了仙庭,仙帝,刑罚仙君,等等。而西天门又称白虎天门,主杀戮,杨方看到自己当年就站在这里率领仙庭千万大军与西法界域大战,那一战胜了吗?还是败了?想到这里杨方脑袋一阵刺痛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