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故宫鬼门
    “别慌,我们可能是遇上鬼打墙了。我师门有记载,鬼打墙是利用地磁变化扰乱人心,导致人方向感失控的一种方法!你们别急,都站到我身后闭上眼睛,我来解决!”杨方镇定了思绪示意几人站到身后。

     前方的储秀宫大门,本来紧闭的大门此刻却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杨方自从下山至今遇到的最强大的人无非也就是五台山上的慧文方丈以及赤云山人。两人的战斗恢弘可怕,但是那也是活生生的活物。此刻四周阴森森的一片,杨方心里也没有底。隐宗有很多书,大多数都是孤本,杨方在书上确实见过鬼打墙一说,但是作为一个沦为世俗门派且没有任何传承的隐宗自然也不可能有破除之法。只知道鬼打墙的原理就是死后的怨气通过互相吞噬产生一个难以磨灭的阴体,阴体通过自身的磁场调动附近的山水树木自然环境改变人体的视觉感官,最后通过不知名的方法将人折磨惊吓致死,从而阴体脱胎换骨借体重生。

     杨方闭上眼睛静下心神默念清心诀,丹田真气涌动缓缓行至双目。站在杨方身后的慕彤彤等三人渐渐觉得似乎杨方身上有一股正大光明的暖气冲出体外,四周的阴风也绕开四人,好像没有那么阴冷了。就在此时杨方猛的睁开双眼,如果从前方看去能看到此刻杨方的眼球呈五色缤纷状,一道道金光流转。正是杨方记忆中的功法《天眼》。传说天眼练至最高深处可看破轮回祸福,眨眼即可让万法皆灭。只可惜杨方现在修为不足,天眼的初始形态都未练成,仅能看破人心,目视迷障。可仅仅如此也让杨方看到了隐藏在门后的一个黑色的身影。这身影上半身与人类无二,但膝盖以下都是虚幻的雾气。浑身一股恐怖的阴冷往外散发。

     “不对!这阴体怎么跟书中所说不同,不是说阴体无形,仅仅一道白色影子吗?这阴体怎么气势如此强大且有黑色形体。难道是要修成鬼仙的阴体?这可是媲拟化灵境的高手啊!”杨方满头冷汗如瀑布般流下。

     “安组,让我出手吧!这回出现的阴体有点不一般,这小子虽说天分很高,但是毕竟修行时间短还是全靠自己琢磨,我怕再拖下去会出事。”此时储秀宫外正站着一中年一青年两个人,中年身着白色云锦复古长衫,一双星眸深邃犀利,身躯高大伟岸,无形中给人一种可靠的安全感。青年则是一身阿迪运动装,眉目清秀身材修长,一副标准的东方人脸型上却有一双深不见底的蓝色的眼睛。

     “也好!注意分寸,最近这故宫鬼门出现的鬼物实力越发强大了!留活口,我要问话!”穿复古长衫的男人沉稳的声音答道。

     “天地三清,吾令一行,阵!”只见蓝眸青年左手轻震凭空画出一道符箓,右手捏破阵印。杨方只感到浑身一阵轻松,四周却没了那般压抑阴森的感觉。“这位仁兄谢了!你是?”杨方看到身后的两人,对着还掐着印诀的青年说道。

     宫门内的阴魂似乎感觉到了不可敌,一声尖啸,后方隐隐出现一道黑气涌动的鬼门,身形飘忽往后急退。

     “等会儿再说!这小鬼还想跑!天地玄黄,三清行道。急急如律令!皆!”青年左手取出一张纸符,右手印诀再换禁鬼诀印,纸符直接无视空间距离,青年手诀一掐直接飞往鬼门前堵住阴体前路。

     “张一清,你杀我那么多鬼子,还敢来故宫鬼门,你真以为你是张明阳之子我不敢杀你吗?”阴体看到后路被断露出凶恶本性,阴气上涌,露出恐怖的鬼脸。

     “原来是鬼母,当年你已被我父亲重伤还不止悔改,你要是全盛时期我定不是你对手。不过可惜,你离恢复成鬼母还差一步。我说怎么会有这般强大的鬼物,原来是看中杨道友天生灵根欲吞噬杨道友的灵根来疗伤。”原来这阴体当年也是一方强者,后为祸人间,被这青年之父重伤后退隐在这京城故宫内修养。

     “多说无益,手下见真章,鬼爪”似是知道青年不好惹,鬼母伸出漆黑恐怖的鬼爪冲着杨方飞了过去,杨方此时身后还站着三个人,退不能退,只能硬抗。

     “只能这样了,拼了。”杨方暗自狠心一声轻喝“轮回——御法!”又是一招上古道术《轮回》。此时杨方双手抱圆,双手之间真气流转吸纳了周围阴气,形成一副极速旋转的太极图,千钧一发之间杨方知道自己修为不足定不是这鬼母对手,所以借力打力,以自身纯阳真气为阳,故宫鬼门散发的鬼气为阴,阴阳调和打出这招轮回,堪堪将鬼爪十成力卸了九成!

     被杨方卸了力的鬼爪以诡异的角度拍在杨方右肩,并在右肩狠狠地撕下一块血肉。“噗!”杨方一击之后旧力刚退新力未生,被鬼爪一拍一口鲜血喷出!往后栽倒!

     “杨大哥!”幕彤彤一步向前接住了杨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就是普通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刚反应过来杨方却已口吐鲜血,一时间慕彤彤也慌了神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办。

     “杨哥你怎么样,杨哥!”一边的王明跟常晴也反应了过来!

     “可恶,三清赐我护身符,天兵天将助我行。兵!”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鬼母正准备再次动手击毙杨方的时候,青年手诀再换,同时再次打出一张符箓,符箓空中爆开化成一杆长戟击破鬼母的护身鬼气透体而过!

     “帮我拖住鬼母一分钟!”青年冲杨方吼道同时移动身形在地下扔下一块块碎玉开始布阵。

     “冥顽不灵,张一清去死吧!”鬼母看到青年布阵似是紧张又似乎是因为被破了护体鬼气伤了鬼体恼羞成怒,张开双臂鬼门涌出大片鬼气汇聚成一个遮天鬼头准备直接吞噬了青年。

     “轮回——灭魂!”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杨方一咬牙硬提一口真气,拼着真气反噬又使出一招轮回,然而杨方的拼死一击也紧紧拖住鬼母两秒钟时间,鬼母怒目圆睁回头一声尖叫,杨方瞬间感觉浑身无力,似乎灵魂要离体而出。

     “小辈,有点本事,不愧是天生灵根,若是再给你三十年本君定不是你对手,但本君不会给你机会的!你就认命吧!桀桀桀桀!”鬼母又是一招鬼爪拍向了杨方。

     “杨大哥!”慕彤彤见状一声尖叫抱住杨方准备用自己后背承受了这一爪。杨方似乎自然反应一般半空中将慕彤彤转转到身前,自己接了这一爪。“砰!”杨方抱着慕彤彤狠狠的撞在了储秀宫门口的石狮子头上瘫倒在地。剧痛让杨方蜷缩抽搐起来。而受到撞击的慕彤彤也晕了过去。

     “我跟你拼了!”王明似乎被杨方慕彤彤受伤刺激到了,只见他随手抓了一块砖石向鬼母冲了过去,但是却忽略了鬼母是阴体没有实体,凡人几乎是碰不到她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不知死活!”鬼母一挥衣袖将王明连带着常晴击飞重重的摔倒在地。继续凝聚着鬼头向蓝眸青年张一清压过去。而此时杨方似乎浑身骨头都断了,只能看着鬼母向青年走去却无能为力。就在鬼头即将吞噬到张一清的时候一道“卍”字金光如无中生有一般出现顶住了鬼头。

     “阿尼陀佛!”只见中年喊了一声佛号,接着右手做拈花指状,手指间凭空出现一叶金色贝叶直冲鬼母而去。此时张一清也在地上放好最后一块碎玉。

     “天地无极,神霄天雷,不赦鬼母,雷声一震,万劫全销,急急如律令!”张一清念出一段咒语,天空之中开始狂风暴雨。天地之威下面本来恐怖的鬼母就如同小小的蝼蚁一般,只能无奈的看着那闪电一次又一次的撕裂着天空。“了凡,你最终还是出手了,尊上会为我报仇的!我的死就当是大战的序章吧!桀桀桀桀!!!”鬼母话音刚落一声霹雳响起,天雷瞬间照亮储秀宫九道天雷直接劈散了鬼母,一切归于平静。

     “安组,对不起,一清无能未能活捉鬼母还害您亲自出手。”张一清虚弱的对中年男子说道。另一边的杨方四人却已昏厥过去。

     “无妨,你与这杨方都是修真界的人才,华夏未来百年安定还要靠你们,我不能让你们出意外。也是我未料到这鬼母修为已经恢复这般快,几乎已经到了全盛时期八成修为了。这天,要变了!”安组深深的看了一眼储秀宫内渐渐隐退的鬼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