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顶上死尸
         也不知道夏莉是怎么想到的,顺势就告诉莫拉他是个女的,现在想不坐实都不行。也罢,女就女吧,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麻烦点。

         不知道昨天说的那事儿夏莉会怎么想,如果没那回事儿被怀疑的就是他自己了,毕竟知道了魔道之种的事儿,还暗示她自己知道了。说起来,夏莉好像也没有在追究这事,是不明所以无视了,还是有什么别的考虑呢?

         艾文愈发觉得昨日之举是多此一举,希望夏莉不会追究这事儿才好。比起担心这个,更应该担心外面那些个家伙,会搞些什么吧!

         也都上船这么久了。

         至今都没出事反倒不寻常,还是得谨慎行事,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吃完饭,一行人出发,去调查安泽所说的麻烦事。

         最近这段时间,接连有人死亡的消息传出,到现在已经是几起了。赛迪斯人员复杂,发生什么事也不好说,这事儿当然得管。安泽向艾文说起这事儿,艾文也想到了那些不知名的恶兽。

         想着要不要说说,想了想又算了,那次帕米拉杀掉了那么多,要真是那些恶兽的问题,也不足为患了。事实上不用艾文说,一些消息也是要告知艾文的。战附圣修士,对他们也可谓是不小的助力了。艾文,已经被默认了他们一员的身份。

         简单的说辞,就如帕米拉跟他说的那样,赛迪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可能有,说不准就是哪个闲的无聊的人干的。闲聊的功夫,该说的也就都说了。

         跟着一行人走着,没太久的功夫,到了案发地。

         案发地当然不止一个,这个最近。

         平民的居住区旁有一片废弃的居住区,据说是很久之前反生的一次骚动,闹得这里乌烟瘴气的不易居住。渐渐的就被废弃了,到现在也就一些在那片居住区里都混不下去的人会待在这里了。说到底是居住区,除了那些赛迪斯员工家属自然还有很多流动人口或者外来人口,这些人,自然事懒得管,只要不闹事。

         当然,会在这种地方闹事的也都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人,也因此,在这里办事到也不用太过担心自己的安危。听安泽说道安危问题,艾文还是警觉了,安泽的话不免表明在赛迪斯也会遇到的危险的情况。

         想想也是,赛迪斯这种性质的地方,管理绝对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连帕米拉、维尔亚、鸦,这样的人都有,管?艾文觉得不现实。

         所以他们现在要调查的人很可能就是某个术士之流的人了吧!

         这片废物的居住区环境真的一点也不愧对“废弃”这么两个字。建筑不少都有破损,但仍有许多大体还算完好的建筑,可窗户门窗屋顶等多多少少都有破损。

         看起来就就像是遭受过什么法术冲击,以及不少的人为的破坏。

         空气偶有各种难闻的气味飘来,仔细观察还能看到最近就有人待过的痕迹,也就是那些混不下去的人会待在这里了吧!

         “看起来真像贫民窟。”艾文心有所感。

         “就是贫民窟。”杰诺伊德不屑一笑,旋即变得默然。“弱肉强食,赛迪斯上消费高昂,没本事的人,就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甚至还会拖累家人。”

         有心事的样子,艾文多看了杰诺伊德一眼,也就一眼。望向房屋间居住过的痕迹,这一路过来,并没有遇见过人。

         “最近发生的事儿,那些人都转移了。”心思敏锐的莫拉发现了眼神张望的艾文,开口说道。

         望向主动说起的莫拉,艾文轻轻点头。

         ……

         废旧商场,玻璃的门已经破碎大半,完全不设防的开阔地带,里面的东西杂乱的堆放。像是本因摆放整齐的货物,通通已经糜烂发黑。

         杂物不自然的变化,散发出淡淡的腐臭。靠柱子的地方有被清理出来的空旷区域,摆着一口锅,自制的铁架子,底下还有一些为燃烧殆尽的杂物。

         锅里还没有清理,已经糊成一团的残羹,已经沉淀了很久。

         “这就是最近事发地了。”带路的杰诺伊德,开口了。

         除了污秽的杂物,并没有看出什么,地上没发现鲜血,也没有什么近期里产生的破坏,更没有尸首。

         “不是说死人了吗?怎么连点血迹都没有?”莫拉疑问,看起来对情况也比不怎么了解。

         “地方不会错,这里我还是知道的,除非消息有误。”

         杰诺伊德闻言四下环视两圈,也感觉很无奈。这情况他也不清楚,如果不是确信消息说的是这里,他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搞错了。

         看不出什么特别,莫拉同样很是茫然。

         四人之中,却有两人例外,一个安泽,一个艾文。安泽的目光捕捉着环境里一些可疑的细节,艾文却是更为直接的嗅到夹杂在腐臭中的淡淡血腥。

         “你发现什么了吗?”在周围转了一圈安泽问向艾文。在他看了,既然是死了人,那身为圣修士的艾文应该是很敏感的。

         不止安泽,杰诺伊德和莫拉也想到了这一点,这种事情本就不是他们擅长的,硬要说的话也就安泽擅长些。艾文也自然不负所望,别的不敢多说,至少确认情况还是没问题的。

         “这里的确死过人,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腥臭味儿,但已经很不新鲜了,而且有点怪异。”皱皱眉头,艾文察觉了一些异常,招招手示意三人行跟上。

         走到一摊杂物前,艾文驻足。一样是受了某些为之影响而变得腐败漆黑的杂物,这堆却显的比较凌乱,不是自然腐化应有的样子,是后面过人为的搅动,猜测不错的话还是某种体型不小的生物。

         艾文那么一说,莫拉跟着抽了抽鼻子,一股腐臭味儿冲鼻,莫拉皱起鼻子。

         “这儿的痕迹……”俯身查探的安泽出声,目光锁定了一个金属罐子。

         众人的注意被吸引去,目光落向安泽注意的那个罐子,罐子上有个洞,有经验的人看的出来问题,恰巧安泽就是。

         “这是趾爪造成的,趾爪很粗,末端的裂口平整,爪子很锋利。这爪子的结构……应该是像猫科动物那样自由伸缩的。”安泽分析着,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不解的说道:“不应该,能留下这种趾爪印,就算脚步在轻也肯定会留下清晰的脚印。”

         话落,几人都在脚边这一片的地上观察,看有没有脚印残留。

         “这边有脚印。”

         杰诺伊德第一个发现脚印,是在杂物表面踩踏留下的痕迹,并不明显。除此之外,就是发现了比较显眼的一些垃圾,与那些堆放了挺久的杂物不同,这些垃圾不难看出是近来才有的。看这里这么乱,不难想道在这里的人是顺手就把垃圾乱扔了。

         真是邋遢啊!不过在这种地方,也没法在乎这些了。

         艾文有点不喜这种肮脏的环境,特别是这里的气味。

         没有跟着三人四处查探,艾文表现的心思显得很不尽职。安泽把自己分析的情况已经说了,意思也是说这个足记出现的突然,也消失的突然。而且要说是飞行单位的话,不说这样的环境能不能飞,光是那两个足迹的间隔与方位也不像是鸟类落地时能造成的。

         刚开始说开调查这事儿的时候艾文还想到了下那些恶兽,现在……想到那些怪物的行动方式,艾文还真觉得很可能跟这里的事件有关。

         抬起头,距离地面足有四五米高的顶部,精灵的誓约带来了绝佳的夜视能力。这里昏暗的光线能阻挡安泽三人的视线,却不能阻止他的视野。

         顶上的情景一览无余。

         “呕!”

         胃里一阵翻涌,完全无法遏制的向着喉咙呕出。艾文扶着膝盖蹲伏下去,目光死死的瞪着地面,不想抬起一点。

         “你怎么了?”

         一直都有注意艾文的杰诺伊德最先反应过来,关切的问着,人也朝艾文赶去。莫拉与安泽也聚拢而来,想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艾琳?你怎么样了?”

         最先凑来的杰诺伊德手足无措,想去关心下艾琳,有那么点小心思,艾文那不然尘埃的样子又让他羞于出手哪怕是扶一下。紧跟过来的莫拉伸手扶着艾文的肩膀,俯身看了下艾文的脸色。

         “怎么了,艾琳?”

         三人看着异常反应的“艾琳”,有关切,更有疑惑。艾文抬手指向上方,顺着艾文手指的放向看着上方,看到的只有漆黑一片。

         “看不到……”

         杰诺伊德看向莫拉,不用他说,莫拉拔出了腰间的绯红长剑。这种事情本来艾文做更方便的,扫过艾文那不太好的脸色,自然也就没有开那个口。

         莫拉倒没想那么多,烈焰迸发,甩向上方,火光照亮了上顶,显现出狼藉的一片。比之地上要狼藉,惨烈的多。

         残存的装饰上挂着已经干枯的尸身,烂兮兮的已经残破,软踏踏挂在上面,破开的腹部掉出的肠子绞在支架上面,发黑的血迹,看其来与地上腐败的杂物色泽近似。

         看得出生前因该经过剧烈的挣扎,已经褶皱皮肤,脸庞上还看得出那种惊恐与绝望的狰狞。看着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在场唯一的女性莫拉,脸色明显的有些难看。虽然极力克制着恶心的感觉,也没有在照亮上方,收起剑,莫拉平视着另外两人,眼神都不想往上瞟一眼。

         “这……”

         相顾无言,安泽很沉默,在场反应最平淡的也就安泽了。

         “仅仅是这里,里面还有,死了好几个人。”度过了开始的不适,艾文渐渐的适应过来,脸色还是有些不好。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阵仗,他的心中就只有恶心这种感觉,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未知元凶,也有些怒气。

         “你还看出了什么吗?”安泽问。

         体修的他,对于这些跟能量有关的东西感觉有限,在场的,也就艾文是能感觉的比较清楚。艾文的表现让他有些捉急,这模样显然是未经场面,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对以后办事难免影响。

         “这些尸体很干涸,人体应有的那种支撑肉身的生气,在这些是尸体上消失大很彻底,应该是被袭击者抽掉的。”接过莫拉悄然递来的手帕抹了抹嘴,艾文的脸色不太好。

         “那……”

         “好了安泽,先不要问了,我看我门还是先离开吧!进来的太仓促了,以免意外。”

         安泽还有说,被杰诺伊德打断,此次前来虽然是调查这事儿的,但也不急于一时,缓缓也好。看目前的情况,事情的确不是那么简单。

         对此安泽没有反驳,莫拉也默认了,事情怎么看都不是那么简单,如杰诺伊德所说,他们进来的太仓促了,并且艾文现在的状态看起来也不太好。

         “走吧!”

         望了完全没有注意他的“艾琳”一眼,杰诺伊德招呼一声,一行人没有在深入,准备离开了这颇大的废弃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