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殊途
         我根本无法想象一切会变成这样,昨天发生的一切突兀的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也不过是个被命运抛弃的可怜人

         ——艾文·威尔斯

         那些灵族的生灵为他办理了人类的“身份证”艾文就这样成了人类的合法居民,这并不重要,身份证也只是能让他登船罢了。

         只要踏上这游船他就可以离开这一隅之地,等待他的会是一个全新而神奇的世界,这对正是年轻气盛的艾文有着绝大的诱惑,可即便激动的无以复加,艾文稚嫩的俊秀面容却总会令人感到淡淡的哀愁

         。

         “赶快滚,小孩,你爸妈没教过你一只好科罗是不会挡人去路的吗?”

         粗鲁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很让人生厌。

         艾文的心情并不会引起他人的共鸣,这句充满着挑衅与讥讽的话语倒是引起了旁边之人的哄然大笑。

         常年的偏僻生活导致艾文的见识并不多,但科罗这种灵兽艾文却恰好在书中看到过,这是种除了摆尾乞怜来取悦主人外没有任何能力的弱小灵兽,是为数不多连普通人都可以欺凌的弱小灵族。

         在他人的眼中,自己就像这种连普通人都不如的灵兽吗?艾文的眼中平淡无波,转过头看了这个打扰他思绪的无礼之人。对方那不屑而戏谑的眼神让艾文明白,他不必和这种人计较什么。

         这是个真正值得可怜的人。

         他的目光也就在这为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而沾沾自喜。艾文选择了退让,他并非没有与这个人较劲的资本,甚至是他只要亮出他的身份及资质,立刻就能让眼前这人像真的科罗一样摆尾乞怜。

         但艾文并不会那样做,如爷爷曾经的教诲。

         “一个人的卑微,不在于身份和地位,而是那狭隘而短浅的目光,以及一颗自甘堕落的心。”

         艾文不知道维克爷爷再说这话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但那时的眼神让艾文将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艾文还在书中看到过一句话,他觉得和爷爷那句话很搭对“我并不是什么强者,因为我只能战胜比自己弱的人。”

         两句话,艾文选择了后者。一直以来艾文都不明白那位说出这话的人有着怎样的觉悟,因为书中的他是一段传奇。

         但此时此刻,眼前这人却让他对这句话有了些理解。

         看着那正因为自己沉默退让而得意的高大男人、艾文的目光中只有怜悯,与这种人较劲,那只能证明他艾文也就那种层次罢了。

         可惜,对于艾文的眼神,那人丝毫不能领会,只是艾文的“识趣”令他感到有些无味。

         若是艾文抗拒,他兴许还能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伙子来活跃下气氛。

         没有任何表示,艾文看向了海天交界处的远方,那边的小岛有个老人,他很平凡却也不平凡,

         “

         爷爷,您并不是一无所有,我将会成为您这一生最大的辉煌。”

         心中颇为感慨,却不会在哭泣,即便自己很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他。

         已经不能流泪了,

         那会让他变得软弱,这并没有什么根据,却是他的决心。

         “让开,你这只科罗。”

         严厉的娇喝惊醒了艾文的思绪,声音就在他的身后,虽然是厉喝,从声音却听得出是个颇为甜美的少女,艾文有这种判断力。

         一把酒红色的花边洋伞伸到那壮汉身旁,洋伞如花苞般绽放。高大的身形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稳重,破布娃娃一样被那看似无力的开伞运动轨迹弹飞出去。

         壮汉只是被弹飞数米,并没有什么伤势,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的人类身体素质真是比地球人强出太多。

         爬起身的壮汉表情诚惶诚恐,站都没站稳就连滚带爬的到那花边洋伞的持有人面前连连道歉。

         那是一个少女不过二十岁大小,一身酒红长裙撑着酒红洋伞,小小年纪端庄优雅之色不输于皇宫贵族的姿态。艾文觉得眼前一亮,对于仪容礼节,艾文向来敏感,即便这些年来身份卑微,但是骨子里却有着怎么也抛之不去的优雅,这也算是艾文身为奴隶的那段时间里为数不多的坚持。

         这少女光是此刻自然的站立,就有那种浑然天成的优雅,每一个轻微的举动似都有着某种韵味。少女微皱黛眉,一个轻微的眼神,那男人此刻到是机灵了很多,赶紧让开。

         “谢谢。”

         少女缓步轻移,走过艾文,艾文点头感谢,轻柔的笑容很是阳光,令人如沐春日暖阳温暖人心。

         少女微微侧目,少年金发碧眼,很阳光、很澄澈。少年笑容很干净,在这有些吵杂的港口,一身粗制滥造衣物的感觉和这少年太不般配了,气质与衣着完全不符。

         真是奇怪的家伙。少女摇摇头,没有承下艾文的感谢,她并非有意要帮艾文出头,只是顺手罢了。

         “谢谢。”艾文依旧微笑,摇了摇头,又道了声谢,顺着上传的队伍,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一切尽在不言中。

         红裙少女微愣,她明白了艾文的感谢之意,却惊讶于这样一个身份低微少年有着这等修养。

         面对她的神态自若,看向她的宁静澄澈,这并不像是一个落魄贫民能有的教养。

         静静注视着离去的艾文良久,一位老人走到少女身旁。

         “夏莉小姐,赶快上船吧!少爷就在船上。”老人西装革履,站的笔挺,语气平淡的站在红裙少女的身后说道。

         有种让人不可反驳的气势,老人的身材显得有些高大,花白的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看起来很精神,若是站在其面前,定会有着不小的压力。

         微微点头,少女走在前面,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也可以登船,而走向那里的却寥寥无几。

         一场小小的闹剧,发生的突然,散的也快。这种事情,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些许此时都有上演,在这个能力与地位决定一切的世界,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有能力的人永远高人一等,但能力,并不全是天生的。这又怪得了谁?

         顺着普通乘客的队伍,艾文在拥挤中上了这堪称宏伟的游船,着实有些令他惊讶。在船边没怎么注意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上船了,才发觉这游船简直大的不像话。

         顺着半透明的浮空阶梯,竟然足足走了五六分钟才走到船的入口,这长度简直令人咂舌。这让艾文不禁感叹技术水平的高超,比起在灵族领地见到的,这些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艾文甚至都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游船,感觉会更像是个小岛吧!恰巧旁人在谈论着这个游船的一些信息,让艾文生出了这般的遐想。

         这艘名为赛迪斯的游船,占海域面积足有数十万平米,真是难以想象的庞大体积。这可是游船,也只有碧洋这种基本都是水域的地带能很好的容许这样庞大的游船航行吧!

         真不知道船内是何等壮观的情景。

         怀着如此的感叹,直到艾文取出那张绑定身份的电子卡片在门口的一个仪器上扫描“登录”在走进游船,艾文才发觉自己想的有些多了。不管这游船多么庞大,但身为“平民”的他来说能待的地方自然不会太好。

         走进去的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什么宽广的大厅,而是看不到尽头的白光走廊。一股科技的气息扑面而来,真是有些好奇,在这个充满的奇幻色彩的世界里,会有着如此科幻的主旋律。

         看着走廊两侧那一扇扇的金属大门,光是这走廊的材料,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

         这艘游船是这一小片海域唯一能通往大陆的船只,以艾文的财力,那是绝对不可能登的上这样的游船的。可毕竟,自己去大陆的路费,用的可是维克爷爷一生的积蓄。

         如果自己还是那个家族的人,这些跟本就不是问题吧,可哪有那么多如果。家族的人大张旗鼓的找过自己,当时自己还有没有家人,艾文已经不记得那些了,但维克爷爷告诉了他,他的家人都不在了,自己成了家族中的孤儿,爷爷没肯把他送回去。

         维克要是把自己送回去,不管家族出于什么目的找他,都能拿到不小的一笔赏赐,维克爷爷也可以借此一举摆脱奴隶的身份,回归人族领地过上安稳的生活。但维克爷爷没有这么做,他忧虑于艾文家人全部丧生的噩耗,瞒下了证明艾文身份的物件。

         想到这些艾文的鼻子有些酸涩,连带着对自己的家族也没什么好感,在办理人类的身份证件,名字只是艾文。艾文是个很明理的人,他并没有怨恨家族什么,没什么证据指向艾文家人死因与家族有关,维克爷爷所知道的消息也仅此而已。

         虽然自己家人遇难可能与家族没什么关系,但要说一场遇难就让他的家人全部丧生,没什么蹊跷是不可能的。自己要是暴露身份,先一步找上自己的还真未必是家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