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新的安置
         不知道夏莉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到这儿来。

         坐在床边,用着这具女体的艾文想着夏莉,对这个世界已经感觉索然无味了。这个身体似因该不是他的,也不仅仅是单纯的变身,就像给他套了个新的驱壳,他仍然能使用原有的力量。

         相当于换了个身体吧!

         维尔亚也真舍得,这种东西,肯定价值不菲。性别都变了也好,相信那些追杀他的人,不管怎样也不会相信这个样子的他就是他们的目标吧。

         虚空爪牙……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呢?

         艾文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洁白长衣,神圣的纹理,心思也在不断的飘着。

         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艾文有了些想法。

         既然无法摆脱这个伪装,那就将计就计吧!

         艾文打算换个身份,圣修士挺不错的,他现在这一身打扮和样子也很合适。也恰好自己一路上没说自己是艾文,只是长的像的话,随便他们自己脑补都圆回去了。

         看着镜子静美如画的自己,艾文看了很久。

         海岛上维克爷爷曾跟他说男孩子长的像妈妈,所以他会长大那么好看,他一定是有着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母亲。此时看着自己的样子,艾文忍不住的去想那个在他脑海中无法想起的母亲,应该就是如他现在这个样子一般美丽吧。

         不!是更美。

         抱着自己的臂膀,艾文蹲下身缩在床边,幻想着那六翼天使将他怀抱的温暖。三对洁白的羽翼,正笼罩着他,给予他这个世上最强有力的庇护。

         轻轻摇头,他不曾记得母亲,却领略得到那深深的爱,与寄托。临死前的母亲,一定有很多很多的话,很多很多事要说吧!可除了奉献了自己,却未能留下哪怕一句话。

         心绪幽幽,屋外天色正好,映着温暖光晕的他,如沐浴在母亲的柔光。天使的光辉。

         悉索的锁芯运动声,门被打开了。艾文没动,敏锐的气息感知让艾文知道了来人。那个名叫莫拉的粉发剑士。

         艾文半蹲半坐的在床边,莫拉进门第一眼险些没看到人,本来还想说的话也顿了下,扫了眼方才注意到。眼中的艾文怕冷似的抱着自己,脑袋低着,眼睛也闭着。

         “怎么了吗?”莫拉关切的问了一声。

         “没……”

         轻声回答,没有传出任何的波动。艾文站起身,轻柔的呼了一口长气。

         “你……不是艾文吧!”

         艾文侧头,看向手抚在剑柄上问出这话的莫拉。也不知道是什么习惯,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剑拔弩张的场合呢。

         “这个与你无关吧!”艾文摇头,略显淡漠的语气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莫拉做思考状,也没多想,试探性的追问道:“妹妹?姐姐?”

         艾文又摇了摇头,他是想着这幅样子要用来隐藏他自己,自然不能说自己是艾文,但也不想就成这样成了女性。艾文有点接受不能,还得去找找维尔亚,看能不能改下。在此之前,自然不好给出回复。

         “还是说说有什么事吧。”

         “哦!”艾文不想说,莫拉看在眼里也没刨根问底。拿出了一个水晶屏递向艾文。“夏莉小姐找你。”

         艾文上前接过这水晶屏,水晶屏呈现着水晶原有的色泽,光滑一片没有什么特别的样子。

         “我先走了。”

         交给艾文,莫拉退开告辞离去。

         看着手中水晶屏,艾文目光炯炯,怎么用?真恨不得昼神继承的知识全部到脑海里,这种魔导产物他还真不懂。给他些圣纹他都能懂些,这东西……

         艾文又看了看,发觉好像是自己那里搞错了,这东西不是科技产物的样子。

         正还在艾文查看时,水晶的平面上亮起来一些魔导的纹理,一阵波动过后,夏莉的的映像出现在了艾文面前。

         咦!

         人生第一次用这东西,艾文显得有些稀奇。上上下下的还在翻看着,也不知道声音是哪儿传来的,影像传过来的媒介是什么。人类的技术还是很方便实用的,虽然他们天使有着种族的优势,却无疑在这些外物上落后于人类。又或者说是擅长的领域不同吧!

         “好了好了,别晃了,晃得我头都晕了。”夏莉有点看不过,阻止艾文有研究下去的意图。

         “你在里面?”刚说完,艾文就想给自己打脸,怎么可能在里面,明摆着就是影像啊!刚还想着这是怎么传导影像的来着。

         听到夏莉那话,艾文竟然不由自主问出了这么句,夏莉也有些无语。不过这私底下,夏莉到没有什么摆着看态度,还冲着艾文翻了个白眼道:“没,我要是在这里面,那这东西就价值连城了,空间类的器具合适很珍贵的,而且还是装活人。”

         夏莉还有闲心跟他打趣,艾文感觉蛮开心的,那个样子的夏莉,真的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不过现在好多了。

         “夏莉你……遇到了什么事吗?”艾文犹豫着发问。回到赛迪斯夏莉就忙忙碌碌的,突然又把他安排走了。

         “你倒是挺聪明的嘛!”

         夏莉有些疲倦的笑道:“赛迪斯要着手展开交易所了,在离开碧洋前,会有一次盛事。”

         “哦。”艾文眨了眨眼睛,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所以没空照顾你了,我不在那里难保会出什么岔子……你的灵能,我已经知道了。”

         艾文注意到夏莉的眼帘低垂了一点,笑容比之平常也浅了,细微的变化,让艾文敏感的想到了维尔亚说的事儿。

         该这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维尔亚的话浮现脑海,面对着夏莉的艾文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些沉重。

         “怎么了吗?”有些紧张,艾文也不知怎么问了出来。

         “很好!”夏莉展颜,保持着笑容。“我能相信你吗?”

         来了?

         艾文睁大了眼睛,呼吸变得沉重。是取是舍,可能就在这一念之间。他已经知道这事情,可夏莉显然不会让他知道,魔道之种……

         艾文的嘴唇微动,他知晓的情况让他为难,艾文很迷茫,自己到底该怎么做。能,他将无可避免的卷入纷争,不能,他将置夏莉于险境不顾。

         艾文的迟疑让夏莉的笑容收敛,有些失落。

         “我……没什么人可以信任了。”很无力的话,夏莉从来都没肯透露再多。

         “夏莉!”为难着神色,艾文目光闪烁,他看到了,夏莉身边在做着什么事情的伯德。

         “我不能相信你。”说着艾文拍了拍自己手臂左侧。

         身边的人……

         艾文的眼神凝重,夏莉身后的伯德背对着夏莉忙活着,艾文的余光扫见,正视的却是夏莉。话落,嘴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深皱着眉头的夏莉踏前了一步,似乎是想逼近些艾文质问他,可下一幕,屏中的景象翻转,扣到了床上,景象黯淡,在看不到艾文。艾文奇怪的回复与神色让夏莉心绪不宁,回想着最后艾文嘴上的做到,是想说什么,四个字,以及那个动作。不由的模仿起艾文的动作,这肯定是想表达什么,但是又不敢说出来。为什么不敢说出来?

         夏莉豁的抬头,看向了身后的伯德,伯德还在忙自己的事情,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脑海中浮现了艾文拍着左臂的动作,这个含义,是指她身边的人吗?

         再次模仿着艾文的嘴型,来来回回模仿了好几回,夏莉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魔道之种……为什么艾文会知道魔道之种?还是以这样的形式表达给她。

         夏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一下一下的缓慢眨动,顺着拍左臂的动作抓着胳臂,目光游移向了窗外。

         “小姐,怎么了吗?”悄然走到夏莉身边的伯德,用关切的声音询问。

         夏莉摇摇头,抱着胳膊一副不解的疑惑不满模样。

         “艾文有些古怪,会不会是玛法里家的人动手了?”夏莉回神皱着眉头说道。

         伯德略做沉吟,回道:“有可能,他跟着跟小子走了两天多,发生了什么怕也不好说。”

         夏莉点点头。“你先出去吧!容我想想。”

         闻言,伯德后退一步,行了一礼,向着门外离去。

         “小姐,那艾文不过一外人,不必为了他伤神。魔道之种毕竟事关家族传承,您还是另做打算吧!”

         “我知道。”摆了摆手,夏莉走向椅子,一下子座了下去,整个身躯依靠这,洁白的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曲线,可这眉宇,却也化不开的愁色。

         直到关门声响,夏莉豁然直起身,重新拿起崔动传影魔导联系过去。

         “艾文呢?”

         影像中,不在是艾文,传影魔导中呈现的是莫拉的身影。

         “他……还在屋子里,要我在去找他吗?”对面的莫拉说着,就要转身。

         夏莉闭上了眼睛,一时没有说话。一手拿着传影魔导器,另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手背上,一个淡淡黄色的虚幻法阵浮现。

         “不必了。”仍然是闭着眼睛,夏莉随手扔下了传影魔导器,面上,附上一层冷色与沉重。

         砸落在地魔导器发出啪嗒声响,扩散出一圈圈细微至极的无形波动,然而传到门口,却出现了一片小小的断层。

         门口有人,在屋内安静的片刻后,断层的位置开始移动。

         移动的目标本身没有传导出任何波动,她这里扩散出去的波动也在那里平息了。很高明的步法,这里除了身为杀手伯德,没人能走的这么悄无声息。

         “伯德……叔叔!”猛的睁开眼睛,夏莉的目光中,满是默然的冷芒在颤动。

         艾文……是怎么知道魔道之种的呢?

         艾文的举动绝非空穴来风,肯定是知道了什么,问题是怎么知道的。夏莉揉着发涨的眉心,满面的疲惫之色。就算伯德是内鬼,也不可能就这样暴露,这事儿蹊跷。

         不过伯德竟然在门口偷听,确认夏莉心情有些沉。这说明不了太多,但的确不寻常。

         难道就连伯德也不值得相信吗?法阵散去,夏莉的手无力的搭在椅子上,胸口一起一伏,蹙着眉,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

         做完那一番举动,艾文躺在床上,心脏怦怦的跳着,长长呼吸缓慢呼吸着。他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夏莉能不能明白,他只知道夏莉明白后,他将就无可避免的卷入是非之中。

         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消息来自维尔亚,夏莉显然没透露的意思。但维尔亚却知道了,怎么知道的不难猜测,这事儿可大可小,取决于夏莉身边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或者说维尔亚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捂着脸,艾文有点后悔了,只希望夏莉没明白怎么回事。等见到夏莉肯定会追问的吧!万一没这回事儿,到时候可就乌龙了。

         哎~

         干嘛非要搅和这事儿……其实只要拒绝的话……

         仰躺着,艾文望着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