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帕米拉姐姐
         面对袭来三只凶猛恶兽,艾文的心中毫无卫畏惧,甚至有着期待与兴奋。让他有种拔出赫格尼,教训教训这三只乱吠的狂兽。这么大阵仗就为了扑杀一位人类少女,艾文对这种狼群似的野兽没有任何好感。

         捏了捏拳,有点遗憾手上没有称手的兵器,赫格尼那自然只是想想,这要用,那是不可能的。虽然那不是真的“魔剑”赫格尼,但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付这么几只野兽太大材小用了。

         去他妈的大材小用!

         迎面三头比他块头都大的多的猛兽,转眼间已经将他围住,面对滴着涎水的尖牙,轻松抓破树木的利爪。艾文沉心静气,一手拂在胸口,呼唤体内的那个十字架。

         神圣的暖白光芒亮起,这些猛兽似乎不喜光芒,闭着眼睛退了几步。

         光芒很快散去,艾文身前多出了一把十字架,有人手腕粗细,方方正正比人高。

         这……就是魔剑赫格尼,不过在千年前就该叫圣剑赫格尼了。他这一脉天使传承而下的武器。

         堪称史诗的武器,但除了华丽的金色与神圣的气息没有任何威势。挺普通,也挺好。

         握着十字架的末端一提,双手拿着这十字架,十字的一头狠狠的抡出,砸在了扑来的一头恶兽的脑侧。

         扑至半空的猛兽脑袋一偏,随之整个身体都偏转出去。赫格尼亮着的微光映出残留在空中的血液,划过赫格尼的血液自行驱散,丝毫没有沾染这把“剑”。

         神圣启录的讯息让艾文根本无需怀疑,这就是一把剑,不会有错,这就是一把剑。

         心中重复着,手持赫格尼的艾文陷入了某些异样的纠结。

         伸手去抓住十字架的短的一段,朝自己的的方向一拉,长的一段刺向身后扑来的恶兽颈部。捕捉这只恶兽的动向也仅是余光一扫,总共有三只,艾文以是全神贯注。

         还有一只!

         连贯的动作,却也有限度,第三只也已然扑来。来不及了。艾文目光一凝,眼看着硬抗一波无可避免。

         “哈啊!”一声娇叱,那位先前被围攻的女子扑了过来,双手握着一把水果刀,瘦弱的双臂挥动,扑到那第三只恶兽身上。锋利的刀刃刺进恶兽的脖子,两者在空中撞到了一起,恶兽的扑击被打断,女子又双腿在恶兽身上一蹬,拔出水果刀向后撤去。

         黑色的短发划过女子脸颊,带着汗渍,衬着女子坚毅的神色。与之相反的是她的形象,身形消受,面容柔美,一身黑白的酒侍服装。

         这样一个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艾文升起的第一个念头,转而就意识到这个女子身手不错。

         “谢谢!”女子稳稳落地,冲着艾文报以感激的笑容。

         艾文点点头重新拿好十字架,两人默契的靠拢,拿着各自的“武器”准备迎敌。

         三只恶兽,即便是被刺穿颈部的那一只,也是没有遭受多大的创伤,一落地就重新围了过来。三只恶兽站着三个不同的方位,盯着两人并没有急于再次发动攻击。

         嗷吼~

         其中一只发出来声浑厚悠长的吼叫,吼叫持续了好几秒,然而并没有发生任何情况。拿着水果刀,一脸戒备的女酒侍一脸的疑惑,艾文却有些了然,想必是在呼叫同伴。

         吼声完,三只恶兽东张西望的四下张望,鼻子一抽一抽的耸动,闻到空气中同伴的血腥味儿。又一声的低沉短促吼叫只刚刚那头恶兽喉中发出,脚步开始后退,另外两只也跟着后退,退出了些距离便转身就跑。

         “呵!”轻笑一声,艾文看到了,看到了这三只恶兽的眼中的恐惧。

         它们的同伴,全都已经被帕米拉干掉了吧!

         呼~身边的女酒侍面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死在这儿了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女酒侍大口的喘息着。

         顺着昏暗的光线注视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子,艾文顿了一会儿。

         “的确很危险。”

         应该说幸好,帕米拉出手杀掉的都有好多,刚刚的情况他也看到了,这些怪物的生命力强的很。他那一箭,这女子的那一刀,都算是不轻的伤势了,然而看起来却一点影响都没有。如果不是帕米拉先前就清掉了一大批,艾文估计现在自己还在苦战。

         不得不感叹帕米拉的强大,他在往过跑的功夫,她就已经杀死了十几只了。虽然没有细数,但光是当时看到的这些恶兽摔下的动静,也差不多能判断了。

         “不管怎么说多谢了,这个给你,当谢礼吧!”女酒侍自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瓷瓶,面带微笑冲艾文眨着眼睛。

         光线昏暗,即便如此距离,女酒侍也没能看清艾文的脸。

         “我叫罗琳,姓罗。”

         黑头发,黑眼睛,勾起了艾文的一些映像。

         “我叫艾文。”

         “圣修士?”罗琳询问。

         艾文想了想,扫了眼手中的十字架,道:“差不多吧!”

         “拿着吧!就算看不上,也是一点心意,你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罗琳伸出的地势较高,艾文也就在它的旁边,便将封装完好的瓷瓶塞道艾文怀里,罗琳调笑。

         艾文赶忙摇头,救罗琳这事儿他可没什么功劳,帕米拉不想透露艾文也不好说另有人救的她。但被罗琳误会艾文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想了想,这也是罗琳随身带着的东西,也不至于多珍贵,收了也就收了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接过瓷瓶,艾文憋出了这么句说着不太顺口的话。

         “哈哈!”罗琳笑了两声,打趣道:“弟弟你还了解商夏的文化啊!了不起了不起。”

         “呵呵…略懂,略懂。”随着罗琳笑了两声,艾文也清楚对这些他其实不懂。

         这些都是来源于那个“昼神”啊!短短的时间,艾文已经继承到了好多来自前任昼神的记忆。这甚至让艾文不禁想着,他是不是一直继承下去能继承到力量。

         “了解商夏这个国度的帝国人可不多。”罗琳随口提了句。

         “这样啊!”不想深谈,艾文对商夏的了解可不多。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没什么好说的,也没别的意思,艾文准备走了。

         “好吧!再见。”

         罗琳有心挽留再多说几句,看着艾文那幅爱理不理的样子就打住了,语气弱弱的回应。

         说着,艾文走了,在这儿练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艾文感到了饥饿,说起来差不多两天没吃饭了,到现在艾文也才感到饥饿。

         绕过树木,很快就已经离开了那个罗琳的视线,耳边传来了沙沙声。反射性的转身,将十字架摆在身前,便见到帕米拉稳稳是落在他眼前。帕米拉自然是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只不过被虐待惨了,稍有风吹草动,艾文就下意识的抵挡。

         还好动作不算多明显,就是看得出来就是了。艾尔转手收回十字架,意念一动,比他人还高的十字架迅速缩水,变得只有巴掌大小。又变幻出了一条链子,挂在了艾文的脖子上。

         这只是赫格尼的一种形态,一直都有的,继承了赫格尼艾文也能运用这一点。

         “我还以为你要英雄救美呢!就这么干脆的走了。”帕米拉难得的不那么认真,开始打趣起艾文。

         略显尴尬的偏了下目光。

         “那儿有,顺路帮忙罢了,主要还是有帕米拉姐姐你在啊!”

         姐姐……

         艾文突发奇想的称呼,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帕米拉来着,艾文也觉得直呼其名不太好哦,虽然帕米拉连主人都叫了。听到艾文这个称呼,帕米拉也是愣了。

         “怎么了吗?”见帕米拉愣住,艾文奇了。

         “你为什么会想起叫我姐姐呢?”低头蹙眉,微微翘起的嘴角带着淡淡的喜悦,帕米拉神色有点多样的复杂

         “你的导师和我的父母关系不浅吧!”艾文了然的笑问。

         帕米拉微不可查的点头。

         “嗯……”

         “那就没差了啊!既然是同辈,你又比我大,叫姐姐也没什么不对吧!”解释着,艾文自己也觉得自己这话没毛病,说着姐姐二字也更顺口了。

         “还给你,帕米拉姐姐。”取下那把短弓,递还给敏这嘴唇思索的帕米拉。

         愣愣的接过短弓,重新放回斗篷的中,帕米拉抬头展演一笑。抬起头,露出了兜帽遮掩下的精致俏脸,斗篷下超短裤露出白皙的大长腿,酒红的头发在斗篷中隐约可见,翠绿的眸子明亮。这个精灵女子,给艾文一种说不出的帅气,虽然这身打扮在艾文看来也挺奇怪的。

         “艾……文。”帕米拉笑着,轻声,又有些不太适应的称呼起艾文。

         “嗯。”艾文同样笑着回应。

         咕~

         肚子传出抗议的呼喊,艾文真的是已经饿了,想想维尔亚也是的,都不管饭。艾文有点小吐槽,不过想想维尔亚那样子,怕是跟他一样到哪儿后就没吃过饭吧!

         或者说把那株荆萝藤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