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交易
         “你想干什么?”帕米拉沉着脸,立于维尔亚正对面。

         “什么干什么啊!”维尔亚一脸不解。

         “亏主……艾文那么相信你,他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绝对会被那些人认出来。”

         帕米拉很不满,艾文自己都没看到被化了个什么样,帕米拉可看到了,除了性别,看起来完全没变化天知道维尔亚在想什么,换了个长发,那衣服胸前微微的隆起。艾文那脸完全就没有变动,只是修饰了下眉眼嘴唇,看起来更具女性特征了。

         “会吗?性别都不一样,光长的像而已。”维尔亚诡异的笑,拨弄着套在手上第一串宝石项链。

         闻言,帕米拉眉头皱的更紧了,心中有了些不切实际的猜疑。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维尔亚边走边说,略过帕米拉,朝着屋内去了。

         默然片刻,帕米拉反向朝着门外去了。

         轻轻打开门,上前两步,将门闭上,又靠在了门上。面上露出略显苦恼的神色,微微一声叹息道:“艾文觉得我身份不简单,我怎么就觉得他才不简单呢!话说你到底是找精灵,还是找天使啊?”

         贝洛迪瓦娜,前天见面之后维尔亚特地查了下这个精灵的资料,闹得他有些紧张。没想到这才不过两天时间,又见面了。

         “本来是找天使的,现在要找精灵。”同样靠着,贝洛迪瓦就背靠在维尔亚旁边的墙上,两人刚好并排。

         说得轻巧,维尔亚感觉不是很愉快,怎么都看得出来跟艾文有关系了。艾文可是他好不容易选中的,要是被掰掉了,他未来同伴还得重新找人培养去。

         “找她你来见我干嘛!”手头忙活自己的事儿去了,维尔亚嘴上还是问了出来。

         “等交易达成我就去杀了她,我希望你不要让那个天使知道是我做的。”贝洛迪瓦把玩着手中银亮的匕首,目光还不时的撇向维尔亚桌上的“盆栽”。

         “哦!”听到不是杀艾文维尔亚轻松了点,虽然帕米拉一死艾文也不安全,但只要不是这位亲自动手……维尔亚很明白自己无能为力,如果贝洛迪瓦娜要杀艾文,他没毫无办法。

         “那你为什么要杀她呢?是什么样的交易,让你愿意出手杀同族,并且给一位天使带去致命的危险。”维尔亚很疑惑的表情,贝洛迪瓦娜的资料他看过来,这样一位存在,没理由效忠于任何人,也没理由为别人做什么事。

         “你不用管那么多。”一握刀柄,贝洛迪瓦娜停下了把玩匕首的动作,抬眼看向维尔亚。猩红的眸子竖立,如野兽一般骇人,灰黑的肤色透着一种异样的冰冷美感。必须承认的一点,即便样子与精灵差异颇大,贝洛迪瓦也的确是精灵。

         “亡之哀?”

         亡精灵,维尔亚觉得该这么称呼贝洛迪瓦娜,觉得这么慢称呼的来源就是他说的亡之哀。圣典系列‘亡之哀’,这段神纹之语的出现仅在百年前,继承着一段不得不背负的力量,代价是不能死。

         贝洛迪瓦娜的目光紧盯着维尔亚,对方的身份让她产生了一些猜疑,能知道亡之哀的途径并不多。

         “答应我,我别无选择。”带着一丝恳求的话语,可看贝洛迪瓦娜的样子更像是威胁。“我背负着的罪孽,需要更多的罪孽来洗刷,我不能死。”

         贝洛迪瓦娜靠近了维尔亚,高挑的身姿压过维尔亚半个头,冷艳的脸上裹着一层寒霜,并没有容情的意思。这不是商量,更不是请求,确确实实的威胁。

         “如果这场交易能让你得到解脱,我可以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维尔亚轻松的笑了,贝洛迪瓦肃冷的气息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畏惧,平静的微笑随和的像是在交朋友。

         “我会对我的朋友隐瞒一段让他悲痛不以的实情,但我有个提议……”维尔亚的眼中无悲无喜,眼前女士正经历的事情让他有了些想法。

         坚硬的靴子底部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贝洛迪瓦娜退开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维尔亚或许会给她一个很好的提议。她没有说话,平息的自己的心绪与气息,她认为有必要和这个人类好好谈谈。反正时间还很充足,在赛迪斯上,他也不必担心会有人来找她麻烦。

         贝洛迪瓦娜的反应让维尔亚很满意的笑了,他有个想法,大胆的想法。不!因该说这个机会正摆在他的面前,而他可以试着抓住这个机会。

         “在此之前,能告诉我让你愿意出手的东西是什么,以及…那个艾文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让你为了瞒下这事儿特地来找我?”维尔亚不急不缓的询问着,拉来了两个椅子。

         贝洛迪瓦娜要杀帕米拉这样实力的精灵,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如果帕米拉死了,已经知道贝洛迪瓦娜存在的维尔亚绝对会知道是谁做的。问题在于为什么贝洛迪瓦娜不想让艾文知道,这或许不仅仅因为天使与精灵的友好。

         问题问出,平静下来的贝洛迪瓦娜显得有些沉默,在得知艾文是天使的时候,她就有了猜测。奥斯里撒跟她说的话,让她拿定了这个猜测。

         跟五大家也打过一些交道了,五大家的一些情况,她自然是知道的。

         ……

         一场谈话,并没有进行太久,维尔亚瞬间化身说客,借着这次贝洛迪瓦娜脱离亡之哀的机会,拉其入伙。

         亡之哀,这个来源于那位恶神的诅咒,它会带来力量,也会带来灾难。贝洛迪瓦娜不能死,她死了就会被恶念吞噬,沦为恶神的使徒。亡之哀是子系神纹之语,很可惜主系那个神纹之语就掌握在恶神手里。

         贝洛迪瓦娜无法抵抗的被动成为了使徒的候选者,一但她自己的意志消散,就会沦为恶神的锐利鹰爪。

         维尔亚与贝洛迪瓦娜有着共同的目标,这是让维尔亚产生拉贝洛迪瓦娜入伙的主要原因。而作为邀请的见面礼,维尔亚能给出一个新的身份。给贝洛迪瓦娜上演一出借尸还魂,让贝洛迪瓦娜取代帕米拉。

         自然,这个提议如果可以,贝洛迪瓦娜非常愿意答应,罪赎会为她带来新生,却不会改变她的过去。这个新的身份很合适,问题是怎么取代,光改变样貌肯定不行。

         “等你拿到罪赎就没问题,你只知道罪赎可以给你带来新生,但是不知道那是以怎样的形式吧!而我呢!可以找人给这个形式动个手脚。”维尔亚欣喜的说着,看贝洛迪瓦娜的样子他就知道已经成一半了。

         “至于契约带来的感应嘛!只要欺骗一下艾文就好了,你别直接做出违背契约的举动。”说道这儿维尔亚黯叹了一声,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贝洛迪瓦娜他左右不了,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帕米拉。

         于情于理,帕米拉都要死了,维尔亚阻止不了贝洛迪瓦娜,更改不了贝洛迪瓦娜意志。罪赎掌握在不知名的人手里,敢这样逼贝洛迪瓦娜做交易的人,那也绝不会是泛泛之辈。

         “好!希望你能给我个惊喜。”贝洛迪瓦娜同意,说着转身去了。

         心情有些波澜,她答应了,她不觉的维尔亚会骗她。新的命运在向她招手,她渴望这一刻太久了。

         贝洛迪瓦娜,就让这个名字从这世上消失吧!

         “记得尽量保存好帕米拉的身体。”有些低沉无力的语调,转身的贝洛迪瓦娜并没看到维尔亚的神色。

         迈着迅捷的步伐,身后传来维尔亚的话,借尸还魂,笃定了她的构想,罪赎果然是‘新生’看来是要换身体了。罪赎的新生她并不是太了解,但不管如何,能摆脱亡之哀就是了,现在也没条件去找合适的身体。

         贝洛迪瓦娜闲的很稳重了,脚步虽快,对她来说已经很慢了。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刻,越是要沉着稳健。心中,帕米拉已经开始幻想着以后的生活,不比再奔波,不必再亡命,不必再背负责任。她可以过上理想的平静生活,去体验那些她未来得及体验过的经历。

         她将不在孤独的流亡,但是……

         从头至尾贝洛迪瓦娜都没在与维尔亚的交谈中说过多的话,在这之前,她要杀掉帕米拉,用她的死亡,去换取罪赎的神纹之语。

         “哼!想借我手去杀他,他不但不会死,我还要让他活的好好的。”

         贝洛迪瓦娜很愤怒,她冲着罪赎来到这里,没想到都是奥斯里撒安排好的。在她已经放弃杀掉艾文以换取罪赎的情报时,奥斯里撒竟然告诉她罪赎就掌握在他手下那里,杀了帕米拉,就给她。

         艾文的身份特殊,就算为了罪赎她也不想杀他,可帕米拉就不同,虽然是同族……但她拿到罪赎的意义更大。至于艾文,看那个维尔亚的态度,显然也不会放任艾文被杀不管。不管怎么说,奥斯里撒这次的任务不会成功,这点让她抑郁的心情有了些恶趣味的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