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破灭灵兵
         入夜了,天地间的能量不在活跃,进入休眠般的沉寂之中,天上繁星点点,但是没有月亮。太阳,月亮,都没有,很奇怪。昼夜的变化随着的是天地间的能量的起伏,天上的能量反应更为活跃,这便是光与暗的转换。这个世界的能量变幻导致日夜。

         但是,星星是怎么回事?艾文在脑海出现的信息,并没有对这一点的解释,可以认识到的却是,这不寻常,星星本也不应该存在。

         对呀!在这个世界,人类,诸族,都是外来者。

         知道的挺多,这个世界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但对些有映像就很奇怪了。这很不寻常的感觉,艾文觉得可能要等身上这奇怪的反应浮出水面后才知道了。

         可是又好像没什么关系的样子,但是状况让人没法不在意。

         又是难眠的一夜。

         ……

         “珈蓝大人,老家主的传承之种……小姐准备交给一个少年了。”

         “胡闹!破灭灵兵怎么能交给一个不明身份的少年,”珈蓝眼神一眯,凝视着伯德。“战略级魔导的重要你也清楚,这种东西对一个家族的重要性……就算买米乐丝家族如今落魄,也不至于如此行径。那少年……是什么来历?又有什么不同寻常。”

         转瞬,珈蓝的眼神恢复平和,扭开深沉的目光,眼中闪着多样的神采,话语有些不定,似有顾忌。

         “珈蓝大人,你知道,小姐不会听你的意思的。”伯德摇头。

         珈蓝眼睛轻闭,神色有点不耐。

         “那少年来自岛上,经维尔亚少爷的观察,至少有着第二阶梯灵能亲和,甚至可能是第三阶梯的灵能……亲和。”伯德目光闪动着说道。

         珈蓝面色一滞,深吸了口气。“就算是天赋,那也不至于,夏莉可能还有发现了别的什么。夏莉很聪明,我的身份也不好操心她的什么。”

         叹了口气,珈蓝有些为难。

         “罢了!最近夏莉那边有点小动静,赛迪斯这个法外之地也不太平,三教九流的人注意点。”说着,珈蓝挥挥手结束了通讯。

         拿着通讯水晶,伯德显得很沉默,显得眯缝的眼睛睁大了许多。盯着那个通讯水晶,锐利的目光有点复杂。他并没有说什么,但珈蓝的神色一再的变幻,有点絮絮叨叨。说起事儿来都不硬气。

         ……

         伯德的通话结束,维尔亚这边的通话又开始了,找上他的人,正是那位珈蓝。

         “维尔亚……最近过的怎么样。”珈蓝的语气低沉,有些回避维尔亚的目光。

         “还好。”

         “哦!”

         平静的回复像是应付,总让人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吗?感觉你最近情绪有点变化。”

         “没事。”

         “……”

         通讯的影像再中,面庞坚毅的男人在维尔亚面前有点学生单独面对老师般的局促,话语语气都有点小心翼翼。目光四处游移,就是不敢看人。

         “你还在培养荆萝藤吗?”目光落在荆萝藤上,珈蓝目光定住了。

         维尔亚漫不经心的眼神明亮了些许,点了点头,脑袋垂了下去。有点惊讶,珈蓝知道他在学院里一直培育荆萝藤的事儿。

         “你看你,弄的这么乱,又熬夜了吧!”珈蓝的目光柔和,眼中带着些宠溺。

         撩开脸颊旁的发丝,顺手卷起一缕,捏在指尖细细摸索,抬头目光扫过珈蓝,不着痕迹的略过,侧过头,目光偏转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

         “嗯。”低低的声音,维尔亚面色依旧平静。

         “哈哈,这点小习惯,和你母亲还真像呢……”轻笑出声,感觉到维尔亚渐渐的有了反应,珈蓝顿时如拨云见日,心里有点小激动。

         “维……维尔亚……”

         声音戛然而止,默然的眼神扫过显示屏,淡淡的表情透着点冷冷的味道,维尔亚单方面的断掉了通讯。

         “……无能的家伙。”低声轻吐出的两个字眼,维尔亚毫无表情的面上透着陌然。

         起身离开椅子,维尔亚向着一旁拜访着各种物品的架子走去,翻开一些杂物,搬出了一个黝黑发亮的盒子。拂了下并不存在的灰尘,维尔亚的动作轻缓,带着柔和又含冰冷的神色。

         ……

         第二日,清晨。

         天色微亮,艾文睁开了眼睛,一夜,他并没有睡意。醒来,也并没有任何初醒的朦胧,感知中的世界,清晰的映在了心中。

         起床穿戴整齐,艾文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那仍然不熟悉的自己,维尔亚给他化的妆无法抹除,那些炼成物给他上的东西,应该是要有相应的方法才能去掉。这点艾文现在很清楚,这世界千奇百怪资源,灵类,造就了各种千奇百怪的炼成物品。

         相对来说,这种不含能量的东西还比较低级了,但能起到的作用的确不少。

         “啧~挺博学的,等灵能开发,夏莉应该会给我不错的修炼条件吧!”真得谢谢有夏莉在,想来会给他安排好他后续修炼的事情。呵……人情是欠的越来越多了。

         艾文没有多想,包块化灵的事儿,失败已经不是他考虑了,艾文只知道,开发成功,他就是个天才。既然是天才,那要是没点胆识,那也的确配不上这天资。

         世上人那么多,能爬到金字塔顶端的能有几人,路,又哪儿有那么好走。或许回事骸骨铺就的道路呢!

         “嘿嘿…额!”嘿嘿两声,艾文有点被自己这态度尴尬到了。

         摇摇头,脑子里冒出了些恶趣味的想法,艾文忽然就觉得自己现在这决定很正确。在催发了那些些古怪的脉络,扯开衣领,看着那些经营润泽的莹白条纹。

         说是无解的症状,可艾文并没觉得这些脉络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感觉,反倒是挺舒爽的。那次的精神失常也不存在,反倒是这种状态会让他神清气爽,关键是,没有情绪的气氛。

         一种绝对冷静的状态。

         咚咚咚~

         “维尔亚,在吗?”艾文轻轻敲门。

         咚咚咚~

         又敲了几下,力道很小,估摸着那家伙可能在睡觉,艾文都没想着得到回应。维尔亚似乎特喜欢熬夜。

         “没门锁。”

         里面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听起来没睡醒的样子。握上门把手轻轻扭开,推门而入,艾文就顿住了。

         黑长裤子白衬衣,又穿上一件黑外衣,撩起压在了外套下的黑长发。侧着头看向艾文,耳畔可见一枚精致的圆形小巧耳环。整理好衣衫,伸手拿起桌上一米多长的黑盒子。

         “你这身真是风骚啊!出去勾搭姑娘?”

         维尔亚闻言朝艾文翻了个白眼,拿上东西朝着艾文站着的门口走来,毫不客气的将艾文的肩膀撞开。

         “去把那株荆萝藤搬着。”一撇艾文,维尔亚低垂着眼帘,表情淡淡,嘴上毫不客气的说。

         荆萝藤?艾文有些无奈的让开,看向屋里那株还挺显眼的植物。维尔亚身上一股莫名的霸气,震艾文感觉都对他陌生了,也不多说,乖乖的快步过去抱起那株荆萝藤。还好是种在盆里,不像是上回维尔亚抱走是被划伤那么多。

         等等……正抱着荆萝藤跟上维尔亚的脚步顿了下,艾文突然想起,那时维尔亚抱着荆萝藤走的时候好像就有被划伤,而且脸上也有。

         回忆了下刚才以及昨天见到维尔亚的面貌,根本没有伤口好吧!而且手上也没有伤口的样子。

         是化妆掩饰了吗?没必要吧!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情况,艾文快步跟到了维尔亚身旁,侧过头,细细大量起维尔亚的脸颊与手。

         没有!真没有,这么快就好了?维尔亚又不是什么魔导士,也可能是用了什么药吧!

         “看什么?”维尔亚蹙眉询问

         “我……记得你那天被荆萝藤划伤了的吧!”艾文说,没有掩饰自己的怀疑,反正维尔亚不那么简单也不是秘密。

         维尔亚目光一颤,顿了会儿,摸了摸脸颊,又看了看手上。意识到了这点不妥,维尔亚盯着自己手掌看了会儿,眼睛眨巴了那么几下,思索了片刻大眼睛向艾文,神色认真。认真的像是再说,没错!就是这样!

         “我用了点药。”

         “我信了。”艾文面庞抽搐,哥们儿,我真的差点就信了!

         要不是抱着荆萝藤,艾文真想以手掩面,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的眼神很失礼。”眯着眼睛,比艾文矮出小半个头的维尔亚对上艾文双眼保持着微微的仰视,平时没还没怎么注意,这身高差现在一下就出来了。目光不由向着艾文头顶瞟,维尔亚面色感觉有些不爽。“身高也很失礼。”

         “……那还真是抱歉。”嘴角抽抽两下,无语的艾问只得表示道歉。

         维尔亚又盯了艾尔两眼,挪开目光安心看路,嘴唇泯了泯,神色默然。

         维尔亚一米七的身高也不低了,奈何艾文一米八出头。差的不多,但很难受。

         “嘁!长的高也是个屌丝。”莫名其妙的岔开了话题,维尔亚对此蛮纠结的样子。

         “我这个屌丝可比你长的帅。”艾文白眼一番,听着有点不舒服,但好像也是那么回事。

         “不!是比我长的好看。”竖起一根手指轻摇,维尔亚嘴角翘起一丝弧度。

         嚓~宛如一柄大锤砸在胸口,艾文只感觉窒息的难受,嘴唇哆嗦了几下,无法反驳。

         怪我啊!我也不想长的好看啊!我也想是长的帅啊!我也想被姑凉喜欢而不是一群大老爷们围观啊!我

         你当我想啊!我也不想啊!

         艾文表情僵硬,深感怨念在旁边暗自吐槽。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压不住心里的好奇,艾文转回话题追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维尔亚说。

         “这……”艾文想了想。有点恳求的意味,艾文很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你有我的秘密,就不能让我知道些你的秘密吗?”

         维尔亚默然,对艾文的话有些考虑,真的有些考虑。不是正当的理由,完全不必理会的,维尔亚却在认真考虑。这服态度让艾文有点愕然了。

         “我开玩笑的,也不是非要打听你的秘密。”

         看着维尔亚认真的样子,艾文急忙补了一句,有点担心维尔亚想多了。

         “我没有秘密。”展演一笑,维尔亚自如的说道。

         自然的笑容,艾文觉得这是他见到维尔亚以来目睹的最真实的一个笑容,不似温和笑容有的那种客套感。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他竟然感觉维尔亚有些迷人。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