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维尔亚
         艾文的态度让维尔亚有些无名火,这很愚蠢,明明有着其他的选择,明明有着绝望的风险。就因为一个近在眼前,一些还看不到眉目,就做出来这样的抉择。

         很愚蠢!

         在后面跟着,维尔亚神色烦躁的在心里控诉这艾文的愚蠢,都没心思考虑别的。

         然而就是这样作风的艾文,维尔亚其实也并没有像她表现的那样讨厌。

         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有这胆子已经很不错了,或许真的有什么必须要尽快掌握实力的原因吧!

         “喂!”

         艾文的声音,打断了维尔亚的思绪。

         “我走的方向对吗?你就这样一直跟着我不带路……”

         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只是出于那样的氛围,故作“潇洒”的转身就走。按理他这样瞎走,维尔亚会提醒的吧!可他竟然跟了过来,心不在焉的一直跟着走。艾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去哪儿,走个毛线啊!

         维尔亚停住脚,神情一呆。

         “我这不是看你走的这么坚决所以跟着你嘛!”维尔亚义正言辞的反驳,拈着身前发丝小动作与那有些挂不住的尴尬神情有些暴露了端倪。

         艾文很无语,这问题不是一次两次了,原本只是觉得维尔亚这人比较沉默寡言,接触这么一两天艾文就明白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活在梦里。

         整个人都在梦游,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这人……有毒吧……”

         心里哀声叹气,艾文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维尔亚了。

         “我一个搞美妆的有什么毒?”维尔亚一本正经的反驳。

         “……”

         你这话可不可信先另说,反正这话题是没法进行下去了。

         艾文心中无奈难以形容,乖乖的选择避开话题,这样扯下去能累死。

         “没,你带路吧!”

         说完,艾文选择了闭嘴。

         被弄的有些不明所以,有些怨念的盯了艾文一眼,维尔亚停下自己的小动作带路去了。

         转而跟在维尔亚后面,艾文的心思还是五味杂陈。先前那番话可以说意气之词,真那么不怕死是不可能的,只是他那番话的确让艾文清醒了些。

         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夏莉能给予他的庇护不会多,不然也不会在他的事情上这么小心了。

         从一直待在那个小屋不让离开,到这个怎么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维尔亚给他化妆以掩盖容貌。夏莉都做到很小心,甚至在到了赛迪斯后都在刻意的保持这对他态度,完全没有了两人独处时的随和。

         不管是他想多了还是如何,艾文也明白了自己不可能依赖夏莉,那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你完全可以选择更安全的方式,就算不开发灵能,你的体质很不错,脑子也好使,完全可以试试别的出路。”走着,维尔亚忽的悠悠开口,试图劝阻艾文。

         不经意的撇向身旁这个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少年,少年的眸子对上了他。很清澈,没有传达出任何意思。

         要说有,就是无所畏惧的坦然吧!很有觉悟的样子,还是说单纯的要强逞强。

         维尔亚不禁想。

         “不了,那些现在都没影呢,在这里我除了开发灵能成为魔导士,还能干什么?我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就是个偏僻海岛的小青年。”

         艾文有些自嘲,维尔亚都好歹有一技之长,他呢?在这里要不是有个可能开发灵能的资质,他连个仆从都不如。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确实是这样没错。”

         维尔亚恍然般的回复,微微低垂眼帘的模样兴致缺缺。对自己这话起不到什么作用感到小失望。

         艾文听的嘴角抽搐,却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觉得维尔亚这样子悠闲莫名的气人。这默认的样子简直就是再说他就是那么无能。

         只是……心情似乎并不糟糕。

         “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艾文愤愤的没有搭话,维尔亚倒是有的没的问了起来。

         “想什么以后啊!有没有以后都两说吧!”

         这话说的,维尔亚翻了个白眼,警告的说道:“别以为我好糊弄!甘愿冒化灵的风险,要说没想法谁信啊!”

         “……”一时无言,艾文的确有幻想,虽然不切实际。想了想,也就解释道:“我也只是想变得强些,能自保。”

         能自保,就不用再被夏莉保护着了,有实力话地位也就会高些了,夏莉也就不会那么刻意的跟他保持距离吧!

         艾文的想法也并不复杂,有夏莉的原因,也有很大的不甘,他不想被夏莉保护,也不想在像上次一样被人追杀个一天一夜。

         “自保吗?”维尔亚将信将疑。

         “你怎么关心起我的事儿了。”话风一转,艾文反问起维尔亚。

         目光游移的扫了两眼,维尔亚转回了头。“就是关心你啊!”

         闻言,艾文面色古怪。“开玩笑归开玩笑,我对男的没兴趣。”

         “我对你也没兴趣。”维尔亚不急不躁的淡淡回答,平淡的陈述让艾文觉得自己真是大惊小怪。

         “那你问这些干嘛!”

         “就是觉得你这人挺有趣的。”维尔亚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很少有人会跟我屁话这么多吧!”

         说着不怎么顺耳的话,维尔亚的笑容,还是蛮开心的。

         你到底什么人?

         艾文有心想问这个问题,维尔亚的身份的确有着疑点,但是想想,这些也说明不了什么。现在维尔亚也是在帮他,感觉问身份这种问题不太好,也就没问出来。

         跟着维尔亚前往夏莉说的最后一处地方,艾文在看维尔亚不禁觉得觉着现在的维尔亚还真是有点怪怪的。

         ……

         这回路程就有点距离了,也只能说这庄园面积真不小。

         “喏,地方到了。”

         说着,维尔亚一指前方。玻璃打造的园子,郁郁葱葱有许多的植物,形形色色各有奇特之处。像是稀有奇异植物的大展室。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很清新,很柔和的淡香。

         维尔亚身上也有着类似的香气。

         呸!我这是在想什么?

         忽的一阵恶寒,艾文瞟了维尔亚一眼,又一次暗道一声伪娘真可怕。

         “这就是花草园?”不动声色的敛去自己那失礼的心里吐槽,艾文询问。

         亲眼目睹这个花草园,艾文算是知道为什么这里不叫花园,而是叫花草园。样式,有走廊,有格局,整个地方是一个像是玻璃搭建的大型温室。里面的花花草草艾文都不是认识,并且分隔的很好。

         “嗯,转转吧!不用太过担心,我估计你不会有什么反应。”

         对艾文没报期待的话说的艾文很蛋疼,什么叫不用太担心?我能开发很值得担心吗?好像是挺值得担心的,但是也都考虑好了。

         比起化灵的危险,艾文更担心放弃开发灵能的可能,他还能干什么?混吃等死吗?很不错是样子,但那不是他想要的。

         那海岛上上的人不都是在混吃等死吗?只是为了有房子住,有饭吃而奔波,那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那种地方也就像爷爷那样的已经上了年纪的人安心过日子好些。

         自己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维克爷爷了了。不过也不差吧!维克爷爷养着他日子也斗能过的好好的,灵族的待遇不差,爷爷自己也有些积蓄……

         想着想着,眼角有点湿润。擦了擦眼睛,艾文收敛了心神,现在想那些也没用了。

         跟上了维尔亚,也重新将注意力转到了维尔亚身上。

         化灵的暴露无形中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维尔亚也不总是昨天那一副温和谦逊的样子了,随性点的感觉让人感觉还好些。不管怎么说,在结果为下定论之前,艾文需要维尔亚保守他的秘密。所以这个伪娘他可要稳稳的靠在自己这边,别把那些事情抖出去了。

         ……

         长发的青年穿着身黑色的西装,容貌如美丽女子般动人,他走在前面,带着后面的少年。花草园正如这个名字,里面都是些花花草草,而且都不是普通的花花草草。

         有些好看、有些奇异、有些能治病、有些能害人……

         很多很多,维尔亚告诫着艾文不要乱动自己不认识的植物,艾文甚至看到了些活的植物。

         “那是灵类生命的一种,除了形形色色的灵族灵兽,它们被统称为灵类,而这种植物模样的灵类生命就挺奇特的。”维尔亚在一旁讲到。

         “人类就是不能像灵类生命那样自如拥有能量,但是像这样的灵类,它也会有灵魂和智慧吗?”

         花草园的气息让人很舒适,空气中游离的能量活跃而温和,隐隐的艾文也能感受到自己身体对能量的悸动。

         “这株荆萝藤还比较低级,据说强大的荆萝藤可以迅速覆盖住一座庄园,并且拥有灵智,也能幻化形体。”

         带着笑容,维尔亚扶着玻璃围栏同艾文看向那株不过半米高,一株带着尖刺的藤蔓。的的确确是一株藤蔓,还带着翠绿的嫩叶,中间还有个绿叶包裹的花苞。

         “会开吗?”指着那个花苞,艾文问。

         “会啊!但要是开花了那就不得了了。”维尔亚带着略有深意的笑容,留着悬念,期待着艾文的疑问。

         “会怎么样?”

         “会长到据说的那样。”

         “这么厉害!”

         艾文瞪大了眼睛,原本只是感觉这株能动的植物新奇,维尔亚这么一说可就不得了了,这庄园里竟然有着这样一个东东。

         在看向这株荆萝藤,目光就很稀奇了。灵类生命艾文还是有些了解的,那是些天生就适应能量的一大类生命,能长那么大的话,力量也会不得了吧!毕竟灵类生命的成长本身就是依靠能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