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荆萝藤开花
         “咦!”轻咦一声,艾文注视中的荆萝藤开始动了,向着他这边移动。

         “也没夸张啦!只是开花的话,那就代表着已经孕育出了灵性,只要培育得当,就能成长到那种程度。”维尔亚挪开了目光,倚着自己的知识储量给艾文也讲的兴起。

         “那怎样才会开花呢?”艾文顿时变成了好奇宝宝,盯着荆萝藤慢慢的过来,新奇的很。

         “开花啊!那可不容易。”维尔亚似有感叹。“植物的灵类生命其实都是很脆弱的,生命形式也比较简单,想要安稳的成长不但要小心外来的危害,本身也要在花胚期间积攒足够孕育除了灵性的养分。这可不同于能量,想要积攒灵性可不容易。而且荆萝藤也比较特别吧!只有在孕育出灵体之后才能快速生长,但是本身又太脆弱,想培育也很容易把它养死。我啊……”

         维尔亚说的起劲,讲起了他当初培养这种植物的事情。艾文听着,目光依旧落在那挪到了他跟前的荆萝藤上,带着尖刺的藤蔓在艾文的眼前扭来扭去,显得有些笨拙。藤蔓是翠绿的,看起来很舒服,带着片片嫩叶,虽然颜色比较单调,但还是很好看。

         荆萝藤扭摆的样子有些滑稽,艾文看的有些好笑,一株植物,却给了他一种小动物的感觉。刚好听到维尔亚讲到荆萝藤除了有尖刺,是无毒无害的观赏型植物,维尔亚话里有着吐槽的意味,毕竟有着据说很牛掰的潜力,但是基本就没人培育成功过。

         听着维尔亚讲述培养荆萝藤过程,艾文自己都有种想养一株的冲动。看着荆萝藤那副活泼的样子,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艾文想要抚摸两下。刚碰了那么两三下,荆萝藤扭动的藤蔓就划破了他的手指。这看似嫩嫩的枝叶,并不是看起来那么脆弱。尖刺的锋利让艾文有点惊奇。

         一旁维尔亚摇头晃脑的还在讲,讲着自己的悲催养成计划,荆萝藤培育成功了多霸气啊什么的……

         看的出维尔亚怨念很深,虽然神色还算平和神情也多是无奈,但从嘴上絮絮叨叨个不停,手上也多了些肢体语言也看得出这怨念不是一点两点。

         “开……开花了……”

         “开花?我到想啊!那段时间我花了一大笔钱,用了各种方式想要让它开花……靠!真开花了……”

         维尔亚保持着还算平静的神情,语气上已经有些激动了。当目光偏到艾文前面,维尔亚不淡定了。一把推开艾文,双手一拍围栏脑袋凑上去看。

         只见不知何时凑过来的荆萝藤,花苞上绽开了几道口子,笼罩在一片淡绿的氤氲光晕之中,几根藤蔓在花苞周围舞动,花苞下几片大大的叶子也围绕着花苞浮动。

         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愣了会儿,维尔亚手一撑猛的翻过围栏。落在荆萝藤跟前,也不顾乱舞的带刺藤蔓,左手一揽,将这无根的荆萝藤抱了起来。右手再一撑围栏翻身而出。

         “你自己转我先回去了。”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声,维尔亚直接走了。

         艾文愣愣的看着自己已经恢复的伤口,或许是对能量的感知更深了,艾文突然发现刚刚恢复伤口的,是来自他体内的某种力量。或许这可以解释他变态的恢复能力,然而看着手上若隐若现的脉络,艾文赶忙压制了下去,还是生不起别的心思。

         化灵的状况是真的把他搞怕了,弄得他整个人都心惊胆战的,才到这个什么岛船赛迪斯第二天,感觉比当几个月的酒馆服务生还难熬。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先生,维尔亚他这是……”一旁传来了柔柔的少女音。

         艾文寻着声音看去,短发女仆装的妙龄少女走了过来,眼睛正看向那边离去的维尔亚。

         “他呀!抱着一株荆萝藤跑了,别的我也不知道。”打了个马虎眼,艾文提都没提开花的事儿。

         谁知道呢?维尔亚这么喜欢,作为以后的“同党”不帮他打掩护帮谁。艾文抽动这嘴角,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狼狈为奸的意思。

         “啊?”萌萌的少女很疑惑。

         懒得解释,少女的确很萌,但还是好基友要紧。灵能开发的事儿暂时看是没戏了,后面看有没有其他方法都得仰仗维尔亚,毕竟化灵是不能暴露的。

         跟这个身高有着某些缺陷的妹子谈了其来,从自我介绍里艾文知道了她叫希雅,三十多岁了。人均寿命一百五十往上彪的灵世界,这个年龄的确还很年轻,但是这身高还真是逗人。希雅个头不过到他胸口,看起来还是个少女的样子。

         在花草园也转了些时间了,目前来说也没什么变化,艾文已经没报什么期望了。跟希雅说明了下自己的情况,希雅很热情的主动要求带艾文转转。

         怀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思,艾文没有拒绝,只是跟一个女孩子单独相处,让艾文有些不自在。艾文显得有些沉默,总是在希雅说完之后才呵呵笑着附和似得回答。

         一路走着,希雅的热情丝毫不减,对许多的植物进行着细致而精妙的讲解。比起维尔亚简单直白的的叙述要好的多。艾文不厌其烦的听着,也全当科普知识了。

         天色不早了,看希雅讲的也起兴,艾文也就没有打扰,一路就听了下去。整个花草园,都快转了一圈,艾文已经忽略了自己来这儿的真实目的。

         “对这里的话题我挺多的,你不要介意啊!”一直都是希雅再说,意识到这点的希雅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说。

         “没,希雅小姐讲到挺高的,倒是我,也就听听了,不懂……”艾文自然不会介意,希雅软萌软萌的声音听着还是很舒服的。

         “有人愿意听我讲这些我已经很开心了,很高兴能遇见你,艾文。”希雅鞠躬致谢。

         “哪儿有!是我该谢谢希雅小姐才是。”

         艾文有点受宠若惊,希雅的感谢着实是让他有点经受不起。

         “没有啦!在这里其实基本没人会听我讲这些的,这个花园也一直是我一人照料,平时也挺少能跟人说话的。”希雅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想麻烦下艾文你去问问维尔亚,我不能随便离开这里,所以……”

         希雅欲言又止,怯怯的有些不敢开口。意思,艾文还是听出来了。对此,艾文想起维尔亚那长篇大论,还有见到荆萝藤开花那反应,也只能苦笑摇头。

         “我尽量帮你问问,不过也没什么希望把那株荆萝藤要回来了。维尔亚他……对那东西有着莫名的执着。”

         “这样啊!”希雅的面上闪过愁色,旋即又柔声道:“不还回来也没关系的,那是我自己养的,只是荆萝藤比较脆弱,还请转告维尔亚好好培养才是。”

         希雅的笑容柔和,小巧的身姿真如同一朵娇嫩的鲜花,话语也是软软的很柔和,语气里的认真,却让人感觉的很明显。

         “好,我会替你转告的。”艾文神色认真的点头。

         本就是举手之劳,希雅的诚恳让他没理由拒绝。

         “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就先离开了。”

         “嗯。麻烦了。”

         艾文临走前又是对着艾文一个鞠躬,弄的艾文实在吃不消。这娇小柔弱的小姐姐如此认真,艾文都有种莫名的负罪感,似乎不把那荆萝藤照料好,都会很对不起她。

         还真是……有这样的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希雅对那些花花草草有多认真了。整个花草园就她一个人在照料,都不是普通的植物,能培育的这么好,也是很不容易的。

         至少艾文就没看到过一株长的不好的。默默的讲这事儿记下,艾文也很愿意帮希雅完成这小小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