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非人
         唔嗯…艾文脑袋狂甩,被着可怕的感觉吓了一跳。

         不过维尔亚这话倒是真让他注意力,没有秘密?什么情况?

         “什么意思?”心有疑问,面对维尔亚,艾文没有掩饰的问了出来。

         “我的身份许多人都知道,夏莉也知道。”维尔亚不咸不淡的说道。

         “哈?”好像问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题,艾文有些警惕会不会扯进什么纠纷中,可好奇心仍然战胜了这感觉。

         “什么身份?”

         “我是玛法里家族族长的私生子……”

         玛法里家族,赛迪斯真正的主使家族,是这座移动海岛的东家。夏莉所在的米乐丝家族,原本是赛迪斯的另一个东家。赛迪斯原本是两大家族并有,然而由于几年前的米乐丝家族高层死伤大半,现在已经被玛法里蚕食了许多。

         一路上,维尔亚毫无顾忌的给艾文科普了这些情况,听到艾尔打了个寒噤。倒不是这些事儿有什么可怕的,而是被牵扯进这些事儿……艾文有点明白夏莉为什么在家族中这般态度了。

         维尔亚,就是玛法里家族的人,还是玛法里家主私生子,夏莉是现在的米乐丝家主继承人,维尔亚就在夏莉身边,夏莉还知道维尔亚的身份。

         好乱。但是感觉很不妙的样子。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艾文脸色不太妙,一脸被坑了的表情,就连手上被荆萝藤划伤都没注意。

         被自己坑了嘛……真是令人蛋疼。

         他不知道自己这好奇心打听这个干什么只以为赛迪斯是单纯的远洋轮船,只不过大了那么些,行驶的远了那么些……

         “你知道赛迪斯是什么吗?”

         “啊!不知道。”

         维尔亚说起来赛迪斯,看着艾文这幅表情颇有性质继续给艾文科普。

         “我这样会不会卷入两个家族的纷争?”艾文有些关心这个问题,虽然他现在大有一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但是这种纷争他还真没接触过。让他卷入这些,完全没有心里准备。光是故事里那些贵族纷争,他就觉得很凌乱了。

         “从你来的这里开始,就不可避免的卷入了,我现在也是特意跟着你的。”维尔亚语气淡淡,带着点笑意。

         两人早就走出了宅邸,跟着维尔亚,此时艾文正单独与维尔亚走在郊外。艾文双眼圆睁,忽然的感觉到了些不妙,目光瞟向维尔亚手中的黑盒子。身体颤了一下。

         “你们对我是什么态度。”轻松的话题,忽然转入了严肃的阶段,艾文自认不傻,他想到了很多,也意识到了问题……

         扶了扶黑色是盒子,这个动作让艾文的身躯僵了僵。维尔亚不平凡的身份,替他隐瞒身体的状况,昨天那么简单的定下离开的的事情。

         之前步入维尔亚房间目睹的侧颜,那一抹令他有点恍惚的眼神,似乎在向他宣誓着自己的的命运再次进入转折。

         艾文的语气还算平静,试图弄清自己的处境。

         “夏莉要将他父亲的魔道之种破灭灵兵给你,现在基本已经断定你拥有着至少第二阶梯的稀有元素亲和,甚至是……第三阶梯。”维尔亚淡淡道。

         “开什么玩笑,这才多久,你们就断定我的……”

         “你身上的能量脉络。”维尔亚笑了,笑的有点勉强。“我可以确认,是至少第二阶梯的烈性灵能亲和。”

         “那不是化灵吗?”艾文感觉有点不对。

         “不是,我只是想让你隐瞒下来这事情,相信夏莉也应该是有所察觉才有那样的决定。不过现在她是不知道了。”维尔亚淡淡的说,停止前进面向艾文。

         艾文面色一凝,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眼中性,维尔亚欺骗他的目的是什么?看着现在身处无人郊外的艾文不敢多想。

         自己也真是蠢,维尔亚那么不寻常的态度,他竟然都没有怀疑。也是啊!替自己给夏莉隐瞒,才认识了两天,他又怎么会……

         “你就不怕我不开发了,把化灵的事儿告诉夏莉?”艾文面色有点冷,并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维尔亚竟然这么笃定他不会告诉夏莉。如果他真的是他料到,那这维尔亚未免有些可怕了。

         “那又怎样?”略带点流氓气息的不屑回复,维尔亚对此都懒得在意的样子。

         艾文一阵愕然,忽然意识到维尔亚的身份夏莉本来就知道……这种事情,就算透露出去,维尔亚也不会怎样。似乎是低估维尔亚了,但是真的是那样吗?

         夏莉要把他父亲的魔道之种给他,这事儿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艾文是相信的。维尔亚没必要骗他,除此之外也没有盯上他的理由。重点就在这个传承之种,不管为什么夏莉会有这样的决定,但显然维尔亚是因为这个传承之种盯上他的才是。

         不对!

         “向夏莉隐瞒这事儿有什么意义?”

         如果是因为夏莉有把那个魔道之种给他而被盯上的话,艾文完全可以理解,那种家族核心的传承之物价值不可衡量。至于夏莉为什么有这种打算,艾文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能够控制他的手段。但不管如何,维尔亚向夏莉瞒下他的情况似乎都输没有什么原由的。

         还是说……维尔亚现在表现的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替夏莉在考研他。

         结合种种,艾文觉得很有这种可能。

         毕竟这么说不通,维尔亚让隐瞒夏莉他灵能开发的实际情况,艾文想不到其他的必要。至于考研什么,他有没有冒这个险的勇气?亦或者面对这种情况的抉择。维尔亚现在为他所知的身份是玛法里家族,比米乐丝家族强,并且是关系并不友好。

         艾文自己,并无法判断维尔亚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也无从得知他所说的一切是真是假。

         然而维尔亚……在艾文问起后就像是愣住了。

         任艾文脑子转的飞快,也不懂维尔亚这“愣”是怎么回事。维尔亚真的在发愣,对于艾文这个他应该在清楚不过的问题。

         隐瞒有什么意义?维尔亚自己也想知道,他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他说这些,只不过是想掩饰他把这事儿搞错的事实。

         按理艾文不是应该问“为什么要骗他这是化灵?”这类话吗?然后他就可以顺势回答“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胆量。”结果还不错啊什么的搪塞过去就完了。但是……向夏莉隐瞒?怎么就向夏莉隐瞒了?

         维尔亚本就慢半拍的脑子怎么想不到艾文脑子里怎么将他说的这些情况脑补了个前因后果。

         但是这好像不影响他要说的话吧!

         转念一想,维尔亚反应过来,从呆愣中回神。

         “跟夏莉什么关系?我就是想试试你的胆魄。”维尔亚偏开头走了,感觉莫名其妙的说。

         这下轮到艾文愣了,维尔亚这服样子……好像跟他想的不一样……试他胆魄又是怎么回事?这维尔亚是要闹哪样?

         “试我胆魄做什么?”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维尔亚回头瞪了艾文一眼,语气不耐,不想让艾文在问下去。

         “我知道夏莉的环境有些复杂,维尔亚,如果你把我当朋友,希望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那边的。实话告诉你,夏莉救了我的命,现在也是唯一知道我秘密的人,我还处于威胁之中,在夏莉这里,我也是在寻求庇护。”艾尔神色认真。

         维尔亚部署那种可常理推论的人,直觉上艾文感觉不到维尔亚有什么恶意,艾文觉得维尔亚的身份可能比他猜测的要单纯。他在试探,试探维尔亚的态度。

         “哦。”

         淡淡的回应,维尔亚没有理会,回答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也没多说任何话。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艾文甚至听出了一丝厌烦,维尔亚似乎在为什么感到烦躁,但对他话里表达的态并未在意。

         艾文神色平和下来,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容。

         “维尔亚。”艾文开口叫住了眼前的俊美青年,带着笑意。

         “干嘛!”维尔亚不耐的回头,看着艾文的淡笑不由眉头一挑。

         “你不是玛法里家族的吧!”

         艾文的笑容很暖很柔,却透着难以言喻的自信。他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少年,事实上,该交代的,夏莉都跟他说过。夏莉很谨慎,因为她的处境很不好。

         而艾文,就是想帮助这位与他有着命运般邂逅的少女。艾文不甘心与曾经的处境,如今能拥有的机会,是他渴望的。

         维尔亚注视着艾文的眼睛,这双清澈的碧蓝双瞳,他看了……烈火!

         “你想干嘛?”维尔亚眉头微蹙,眼中闪动着些许性质,这样的眼神,他在见到荆萝藤开花时有过。

         瞟过艾文还抱着的荆萝藤,艾文被划伤的伤口渗出的血液,流落在荆萝藤上,沉寂的荆萝藤花苞,再次泛起微光。艾文的注意力还在维尔亚身上,荆萝藤的细微变化,他并没发觉。

         “夏莉她知道的似乎并不多,我需要……更好的开发。”

         “然后呢?”

         “很巧,你似乎懂不少,我需要力量,需要尽快掌握力量的方式。”艾文目光闪动,呼吸都深沉了许多。

         “那你找我干嘛!”维尔亚眉头皱起,很不理解,他不觉得自己有暴露什么。

         “夏莉虽然明智,但还是善良了,如果是她的话,不会以冒险的方式……”艾文话语顿下,看着维尔亚,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这话在浅显不过,维尔亚对夏莉爱理不理,的确有这个帮他的条件。在这里,艾文也找不上别人了,维尔亚的出现可以说是个机会。至少他不是夏莉身边的人。

         “如果你有什么办法,请帮帮我,我需要了力量。”

         维尔亚愣了会儿,轻笑一声,从来都不上心的心思,也稍稍多了些注意。漫不经心的环视四周,在这林间小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缓缓低头,指尖抚到了手中黑盒子的浅浅缝隙。黑色的盒子,看起来严丝合缝,带着黝黑光泽,绘有浅浅图纹。

         “还没看出你这么需要力量,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维尔亚的话语柔和,修长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摩挲,像是艺术家的手抚弄乐器。

         维尔亚的神态很柔和,然而艾文却感受到了一股压抑袭来。并非感受上,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像脑海中多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认知与认识那样。艾文现在很清楚自己的身上有着很多秘密,他并不怀疑自己,相信这份感知,艾文觉得。维尔亚可能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目光中一米多长的黑色盒子,维尔亚低头抚摸的动作与神态都如对待情人那般。不可否认艾文发觉了自己的思想受到了自身变化的影响,从身上脉络躁动到现在,他发生了许多变化。

         这是一次蜕变,艾文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什么正常,从小他就就超乎常人。现在的他,更加超常。

         “我不想受到威胁。”如此简单艾文问过自己许多,而这是他得到的答案。

         “哦。”

         默默的回答,维尔亚并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忽的有了动作,艾文看到维尔亚抬手,腾出伸向了艾文。目光,却落到怀里抱着的荆萝藤。

         “你好,我叫维尔亚。中灵院炼成科的学生,隶属央庭。”腾出一只手,向艾文伸去。挪开目光,正视艾文。

         “额!艾文,在岛上被人追杀才被夏莉收留的。”艾文有点尴尬。

         “真简单。”维尔亚淡淡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反正你说的身份我也听不懂。”食指挠挠脸颊,艾文吐槽。

         “中灵院你去问夏莉就知道了,央庭……如果你能拿到夏莉她父亲的魔道之种,我就会带你注册。”

         边走边说,也没问艾文的意见,维尔亚就决定了什么事情。艾文有些懵,夏莉父亲的魔道之种,加入央庭。

         “你什么意思?”艾文皱眉。

         维尔亚指了指艾文怀抱的荆萝藤,带着诡异的笑容淡淡道:“你应该不是人类。”

         艾文瞪大了眼睛,顺着维尔亚手指看向荆萝藤。

         沉寂的荆萝藤,再次泛起了氤氲的气息,这次看到清晰,荆萝藤划伤的细小伤口,那流出的丝丝血液。对能量已经有了些感知,这一状况,艾文隐约能感受到其中的些许情况。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