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训练?
         一  又是不平静的一天,等到帕米拉回来,三人回到了维尔亚的那个院子。帕米拉对维尔亚充满着芥蒂,遵循着契约的关系,对他这个主人很是维护。维尔亚倒是无所谓,永远一副性质缺缺的样子。

         艾文也只得笑笑,现在这个局面,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他在想魔道之种的事情,维尔亚已经说出这事儿了,艾文的态度很简单,他需要那东西。当然,艾文也明白,夏莉肯把这种贵重的东西出来,那也肯定是有相应的代价的。或者是个契约,反正应该是一个能控制他的手段,

         就看夏莉怎么做了,如果条件允许,签下某些契约拿到那魔道之种也是可以的。

         不过白这种能量属性,该不该说呢?

         赛迪斯也航行了好些天,也不知道要航行多久,但肯定要尽早下去的。在这儿肯定是被盯着的,说起来现在脸上的乔装现在也没了,还得找维尔亚帮忙才行。

         不过现在的好事儿倒是知道了追杀他的势力——虚空爪牙。

         艾文打算要打听下虚空爪牙这个组织,也是因为帕米拉对这个势力并不了解,还有就是艾文想知道这个势力在这儿的现状。艾文还管不了太多,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当下的处境,该怎么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

         一回去艾文就问了维尔亚,希望这个神秘的家伙能带给他些可靠的信息,问题或许在他如何开口。

         有点可惜,维尔亚并没有兴趣,也并不知道什么虚空爪牙。

         按照维尔亚的话说就是。

         “赛迪斯三教九流的人多的是,他哪儿知道什么虚空爪牙。”

         “这里,很混乱吗?”艾文不禁这么想问了出来。

         “不是乱,是乱的很。要知道,碧洋这片海域是任何势力都无法干涉的地方,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外界都无能为力。”

         “……”艾文的眉头拧的能滴出水来,这个不用说,赛迪斯这样的环境,别说三教九流,那完全就是无法之地好吧!干那些见不到人的勾当在合适不过了。

         令人很不乐观的感觉,他是真没想到过这里的环境。或许也没那么坏吧!艾文心里想着,不敢往多的想,也想不了多的了。

         “能不能帮我再化下妆。”艾文问起这事儿。

         “可以。”这个维尔亚倒是果断答应了。

         “还有我想问问,我的灵能属性,可以隐藏吗?”话里有些停顿,说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直都麻烦维尔亚,他也帮不上……血。

         艾文嘴角抽了抽,维尔亚对他这么注意,好像也就是因为他表现出的特殊之处吧!也就是现在的天使血统,白元素,之前找到森林里,也是因为荆萝藤灵。

         果然啊!没什么无缘无故的情况。

         “我去查查,明天再告诉你。”

         维尔亚对这些真的是不怎么了解,应该说除了他感兴趣的,别的都不了解。不过艾文现在的事儿,他还是很上心的。

         “好。”

         艾文才回答,维尔亚就转身走了,视线旁的帕米拉,盯着维尔亚离开的背影还充满着戒备。直到维尔亚彻底消失在视线,帕米拉的警惕都没有减轻。

         “帕米拉,不用这样,他要害我,我早就死了。”

         帕米拉回过神轻轻摇头。“会伤害天使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人。主人,您一定要当心。”

         帕米拉的表情就像闹别扭的小姑娘,说的有些蛮不讲理的霸道观点。想想帕米拉也不了解情况,艾文也知道怎么说。不过有个养眼的精灵美女怎么在意自己也很好不是吗?

         艾文看着帕米拉露出了一抹笑意。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但很显然,帕米拉会来到他身边,是因为他的父母的关系网。也不知道帕米拉的那位导师跟他的家人是什么关系。家人在那里,又是否还健在。

         很少想过的事情,现在却渐渐的都浮上了心头。

         血脉觉醒时,那位大魔导师的话他都听到了,完全不难猜测……给予他那些的是谁。

         他现在这一身天资,如此强悍的体魄与能力,艾文心中认定着这些都是他的父母带来的。

         即便记忆中从来没有过他们的影子,艾文却一直承受着来自他们的爱。那么多的祝福,才使得他有着现在有的这一切。

         毫无疑问,他现在的条件,只要不作死,成为强者绝非难事。

         这都得益于那从未谋面的父母。

         “在想什么?”艾文的目光恍惚许久,帕米拉发现了,不由询问。

         “想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他们的消息,甚至连一丝映像都没有。”这才是艾文如此在意的原因,即便是十分年幼时发生的事情,他都有映像,然而再往前却像是一片空白。就像真的是他一出生就在那个岛上,可那个时候的他的的确确有记忆,他还记得维克爷爷第一次抱着他的样子,虽然模糊了,但的确是记得。

         “虽然我不认识你的父母,但我相信他们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帕米拉的手搭在艾文的肩膀,目光柔和的宽慰着。“十几年前听说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但是根本没有人知道内情,在那之后伊莲娜导师找上来我,跟我交代完了以后就在意没有了消息。”

         艾文一怔,继续听了下去。

         “我想,导师的去向很可能跟你的父母有关系。”帕米拉翠绿的眸子对视着艾文的双眼,酒红色的发色深沉,衬着认真的神色。

         “我会跟您一同寻找的,或许现在没什么头绪,但您是天使,我也是精灵,我们有很多时间,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能弄清这一切。”

         对比起维尔亚的玩世不恭,帕米拉就太认真了,艾文也只是想想,帕米拉就说到了这份上。

         “会的。”艾文肯定的回答,接受了帕米拉的这份好意。

         话说……维尔亚走了,那化妆的事儿呢?似乎维尔亚就这么华丽丽的忽视了。

         啊!

         一拍脑袋,艾文很头疼,敢出去吗?开玩笑,万一被抓到了可很麻烦。

         “又怎么了吗?主人?”

         “我本来想修炼下的……但是我早就暴露了,就你说的那个组织,现在恐怕就在外面到处找我吧!”艾文问。

         帕米拉闻言点点头道:“是的,这十几年虚空爪牙的人每次赛迪斯向这边航行的时候都会来人,十几年从未间断,重视程度很高。”

         十几年!那岂不是在岛上的十几年这些人一直再找。艾文这下算是知道自己当时把那个徽章拿出来是多么作死的事情了,艾文……恐怕这个名字,以后也不敢随便用了。

         去TM的。

         “凭什么我要这么躲着。”

         一番心绪起伏,艾文感觉到了愤怒,这股愤怒,来自他那恶神的身份。毫无疑问他受到影响了,面色看似平静,语气也挺平稳的样子,但那眼神,却带着那个记忆碎片中那位的影子。

         孤高,而不可置否。

         “主人……您有什么打算。”帕米拉眼睛睁的大大,望着艾文眼中有异彩闪动。

         虽然只是刚认识,但帕米拉已经觉得这个主人很让她满意了,艾文有种气魄,似于精灵的那种傲慢,有着天使那种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势,不会怯弱的目光。沉稳,不失威严。

         真的……好棒!这就是天使吗?

         “修炼,去那个森林,那里人少,你对哪儿也很了解吧!”

         帕米拉的心思乱跳,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正常,肯定的点头。

         “如果是在森林的话,就算那群人倾巢而出,我也能护主人周全。”

         “很好!我去跟维尔亚说一声,然后我们就走。”说道就做,艾文意气风发。

         “那个,您要练什么?”帕米拉征求性的问道。

         “战斗。我需要实战的经验,灵能的修炼短时间内根本不能形成有效的战力,至少面对他们不行。”说灵能的修炼行不成有效战力,怕也就艾文会这样说了,也正是有着“白”的艾文这样说了。

         但艾文说的斩钉截铁,那一天一夜被追杀的经历,让他知道实战应对的重要性。他可不想只能逃跑,特别是现在的他。

         说着艾文向门外去了,去找维尔亚说一声,顺便把那个还围着他绕啊绕的荆萝藤灵交出去。

         “哦!”

         迟疑几秒的回答,看着被带到这儿来的各色……面包,帕米拉想着这下不是又要带回森林了吧!

         纠结。

         找维尔亚很顺利,根本不需多说,告知一声也就完了。考虑到帕米拉的脚程,这儿离的也不远,回来也方便。

         踏出昼神印象中应该是中式风格宅院的大门,隐约还能看到几千年前那些风格的影子,身为所谓恶神的他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事情。艾文的目光,并没有止于眼前,但又不得不操心眼前。

         理智告诉他,他要变强,尽快,尽量。

         ……

         “呜哇!”

         肚子里仿佛翻江倒海,胃里一阵阵的痉挛抽搐,忍不住的干呕都阻断了呼吸。有种要把肠子都吐出来的感觉,按理他现在这个凡体也还是有这些器官的,但艾文现在真希望他没有。

         仅仅是靠着树干观察环境,一点枝丫声响,就想换个方位,转身的刹那就是眼前一晃。刚刚发生的一切就是那么快。

         啪嗒落地,艾文倒在地上弓成虾米,并不是他想,受到那样的打击,他已经下意识的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了。艾文都在想,如果他是个普通人,会不会因为这一下肠穿肚烂。

         “差距太大了。”

         缓了会儿,艾文仰躺在地,话音刚落,旁边帕米拉的身影落了下来。

         “是的。”没有任何劝慰的话,帕米拉对这事儿的态度严格的认可了艾文的话。

         爱我呢里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是不是应该想,身边有你这么强大的精灵,我可以好好放松慢慢修习魔导呢!”

         望着光线昏暗树林上空,艾文的湛蓝的目光平静,找帕米拉实战训练完全就是在找虐,除了抗击打能力他根本得不到锻炼。

         “您可以这么想,我也会保护您的。”帕米拉的神色平静而认真,这本来就是她自己决定的职责。

         艾文侧眼看向了帕米拉,那认真的样子不是作假。

         帕米拉很强,强的他感觉像在岛上追杀他的那种人,来多少都会被帕米拉秒杀,弄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样训练下去有什么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