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昼神黎
         “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自觉啊!”合上屏幕,维尔亚语气幽幽,轻巧的拿起那柄小刀。

         “冷静冷静!维尔亚,我……也只是想来看看你……”

         房间另一道门被打开,走出了一个面有菜色的年轻男人。

         男人长的还算俊郎,一身礼服略显朴素却也庄重。只可惜有些浑浊无神眼睛,与那唯唯诺诺的软弱样子破坏了他的形象。

         “看完了?”叮当,手一松,维尔亚放下了刀子,面无表情。

         “维尔亚!”

         “走吧!”

         “我……”

         “我还用你管吗?”维尔亚平淡的眼神斜视着来人,神情淡漠。

         在平淡不过的表情,在平静不过的话语,男人却感觉心如刀扎。

         “你为什会变成这样……”

         “我曾经也想,我只是个……美妆师。你走吧!不必担心我,能伤害我的人,至少这里不存在。”

         靠着椅子,维尔亚面无表情,男人站在维尔亚身后呆呆愣愣的,面色难言的痛苦与自责。

         侧过头,目光落在了那个黑色的盒子。

         “一把刀,一串项链。老妈把项链给我来着,不过刀是我自己拿的。你太无能了。”

         “……我知道已经晚了,但是,能……”

         “不能。”

         珈蓝的目光透着着希冀,维尔亚简单的回复就是一盆凉水,将还未燃起的火苗断绝。

         “打败我,我就承认你。不然我宁愿我的人生依旧没有父亲。”

         很奇怪的条件,珈蓝沉默着不知如何言语,维尔亚并不给他说的机会,他也知道自己注定的失败。

         “能……告诉我,我的孩子,叫什么吗?”很可悲的事情,珈蓝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在奢求更多了,他,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维尔亚。”平淡果决的回答。

         “我想知道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已经被你带去了墓地。”转过椅子,维尔亚盘着腿坐在上面,肆意而散漫。

         “她死了,因为你这个无能的家伙。”平淡的像是再说与己无关的故事。

         “但是……”

         “但是什么啊!就她那样的一个人,怎么活下去?就会化化妆,做做衣服,还有不错的姿色,被送去做酒馆女郎性命倒是无忧啊!但是她忍受不了不也会自杀了。”摊开手,维尔亚大睁着双眼,质问着珈蓝。婆婆妈妈的啰嗦已经让他不耐烦了。

         神情一滞,珈蓝的身躯在颤抖,从嗓子里压出了声音。“你说的是真的吗?”

         “呵!那还能干什么?母亲不在了,身无分文,干点杂活儿都没人要,就连乞讨,都没人敢施舍一点。你的那个她,早就饿死街头,或者被抓去做**,忍受不了死了吧!”

         咔嚓~

         “发生了什么……告诉我!我求求你,告诉我。”

         想像着那幅场景,珈蓝怒火中烧,激动的扑到维尔亚身前,抓着维尔亚的双肩。不是维尔亚这样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咔擦咔擦~

         压抑的怒火难以遏制,身周的出现道道裂纹,逐渐破碎的残片露出的缝隙中,隐约可见一只浑身锋利灵甲的恶兽,以及那勾魂蚀骨的冷冽眼睛。

         玛法里家族家主——珈蓝。

         顶尖强者的气势毕露无疑。尽管看似唯唯诺诺,但知道他的人都不会忘记珈蓝这么名字代表着什么。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顶尖强者的气势,维尔亚微垂着眼帘不予理会。

         “我早就解决了,告诉你你也没什么可做了。”

         松开了手,破碎的裂纹恢复,珈蓝仿佛失去了力气。自嘲似得笑了起来,亦步亦趋的朝门外走去。没走出两步,停了下来,张了张嘴,又走了。

         “也是啊!你都已经长大了。”

         无力的感叹,珈蓝很落寞的走了。说这些都没意义了,可怜他连自己孩子叫什么都不知道,等他都回来,长大了,才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着。

         珈蓝走了,有些失落,却也有些高兴。至少他了解的情况,以及亲眼所见来说,维尔亚的现在过的还是挺不错的。

         看起来也没那么恨他的样子。至于那句打败他,珈蓝并没有放在心上。就这样或许也挺好……

         实验室里的风波传出的波动传到了艾文这里,艾文也只以为是什么实验的动静,没有多想。随意转了一圈,挑了个向阳的房间,就先住下了。时间还早,艾文打算研究下自己的灵能。

         还有,以后要怎么办也要另做考虑了。

         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复杂,维尔亚比估计的远要深不可测,艾尔真的有点担心就夏莉身边这些情况,她应付的来吗?

         折腾到现在,艾文还有个疑惑没弄明白,维尔亚是怎么知道夏莉要给他魔道之种的。这种事情夏莉不可能乱说,她又不傻,自己身边的情况她肯定比谁都清楚,至少比他这个外人清楚。

         但是维尔亚知道了,维尔亚身份那么特别知道这事儿没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大魔导师,真不知道维尔亚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仅仅是玛法里家主的私生子这点就很高了。

         但是艾文不明白的是维尔亚是为什么会在夏莉身边,他似乎对夏莉与家族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还有维尔亚提到的央庭,艾文觉得这可能是维尔亚神秘面纱的关键。

         坐在床边,艾文脑海里想了很多,短短的时间获得的信息量太大了。对于自己的处境艾文倒不怎么担心,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什么都没有,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夏莉,身边肯定有内鬼,而且跟她关系很近。

         知道了化灵是假的,艾文也没什么别的担心,但是要拿到夏莉的那个魔道之种,无疑会卷入风波。

         艾文闭目沉思,身后翅膀微微收拢,时不时的轻轻煽动。目前这个可就是很麻烦的问题了,艾文还不能收起这双翅膀。

         还有……赫格尼,神话之中的不杀人就无法归鞘的魔剑。这个信息艾文并不是从神圣启录中知道的,事实上在神圣启录之前意识中多出的认知与信息,都不属于神圣启录给予。

         伸出手,艾文释放了他刚刚掌握的灵能。

         耀白带点淡淡蓝色的光团在艾文的掌心亮起,像一个迷你的小太阳向外辐射着光一般的能量,但那不是光,并没有光的照明效果,却如光一般在传播或者说释放着能量。触摸上去也不是元素那般的无形,艾文感受到犹如实质的质量。

         拔下一根羽毛,催发这团能量,两者互相靠近。

         碰!

         白色能量团爆开,爆成一个脑袋大小的圆体,白色的能量稀薄消散,而那跟羽毛,已经在爆开的能量中顷刻化为了点点光芒消散不见。

         如斯骇人的破坏力,艾文也仅仅是释放了这么一点。位于第三阶梯的最强破坏能量属性——白

         拥有这种力量的,则是昼神黎。

         ……

         数千年前,人类与诸族融入这个世界,伟大的意志并不接受这些外来者,于是,它选中了几位神,来将这些外来者毁灭。这是艾文在书本看到的一段描述,原本他只以为是一段传说。

         现在他觉得这些可能是真的了。至少那几位神,有一定可信度。

         这事情很荒谬,但艾文确认自己很清醒,也很清楚。他是新的——昼神黎

         坐在床边的艾文心神不宁,任他怎么想,也不可能料到自己的身份这么复杂。为什么他会成为昼神啊!

         艾文很抓狂,把头发揉的一团乱。他想否认这是假的,但完全没有反驳但根据,继承着昼神的意志与权能,第三阶梯的能量属性“白”。

         但是……昼神毁灭诸族的意志跟本不会再诸族的生命上生效,艾文知道自己的要毁灭诸族,但是这个想法如同让他自杀那么荒谬。艾文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一员?

         被选中的不应该是强大的灵类生命吗?鬼知道这标准是什么,艾文都不清楚这所为的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或许只是某些强大的存在吧!

         他只是记得书中描述过,这些神,都是恶神,是人类与诸多外来种族的天敌。

         去他妈的天敌,艾文真的是觉得莫名其妙,灌输一段意志,带来一些能力就把自己当昼神了艾文还真不会傻到那种程度。

         这种事情,理都懒得理,该干啥干啥,反正他又没受到什么负面影响。心底里艾文还是否认的,反正别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而且,他是天使,不是吗?

         艾文觉得自己现在就应该好好猫着,等待回归种族,到时候不管是什么人要对付他,都要顾忌下天使族。这才是正途,想那些有的没的也没用,艾文只想提升自己的实力。

         夏莉手中的传承之种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招惹麻烦?无所谓了,夏莉因为帮他不也是在招惹麻烦吗?

         艾文现在到希望夏莉只是在利用他,这样他也好远离这是非之地。

         请维尔亚帮帮忙,按照神圣启录的指引,发挥好“白”的力量,迟早,他能让那些盯着他的人好看。但哪儿有那么多希望,从那封信递来开始,艾文就无法否认这一点了,夏莉是真的在帮他。真心实意的。

         从小没受到过多少的关怀,艾文自认夏莉他不会不管,特别是他还知道了这些情况。

         这或许是愚蠢不自量力,但艾文是无所谓了,活着要是没点信仰,没点坚持,那活着有什么意义。这是原则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