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复杂的处境
         天使的血脉,恶神的身份,甘愿奉献一切的精灵。这就算不努力注定能成为强者的资质,还真是传奇般的史诗开端,刨去那不清不楚的追杀者,艾文现在的情况这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

         艾文的脑子还很清醒,现实不是小说,天才不是强者,强者,更不代表无敌。能量不是万能的,天赋也决定不了太多。

         在昨夜之前,艾文不可否认的对自己充满了信息与幻想,但现在他不这样想了。

         帕米拉、维尔亚、鸦仅仅片面的认识,艾文也注意到了许多问题。

         在那个实验室里,艾文感觉得到那个大魔导士对维尔亚心怀畏惧,书本中记载的大魔导师如何如何的强大神奇,鸦展现的能耐也的确是神出鬼没,可是他看到那个黑盒子时的反应假不了。

         反观自己,他的灵能破坏力很强,即便在还没有魔导回路的当前也是如此,但维尔亚动手的时候,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维尔亚动作敏捷,力气很大,实力显然在帕米拉之上,但帕米拉持刀向他砍去的时候,他还是躲了。还有那个大魔导士,艾文虽然并不是特别清楚这个称呼的含义,但那绝对是顶尖强者的行列。可就是大魔导士都顾忌的维尔亚,就连自己那一下攻击,艾文都还清晰的记得对维尔亚造了怎样的伤害。

         虽然轻,但的确是造成了伤害,这些拥有力量的人尚且会有顾虑,也会受伤,更何况他这个毛都不懂的小少年。

         艾文不知道,他要面对的敌人会以怎样的方式对付他。但事实已经证明,即便他能拥有强大的力量……可至少对目前的他,根本不能带来什么改变。问题的关键远不止目前看到的这些,

         艾文不是想否认自己,也只是想告诫性的提醒自己,要保持自己冷静的判断与分析。

         没有在想太多,现在可是打算走了。艾文率先向前两步,透着隐约的亮光查看环境,主要是下面。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挺高的,也亏得是帕米拉带着,别说跳上这种高度,放艾文自己,爬上来都很困难。

         “主人,你能感受到那份力量与本能吗?”环视周遭的环境,帕米拉向着艾文询问,没有急着走。

         “什么?”艾文好奇,没明白帕米拉再说什么。

         “自然的馈赠,与我签订契约的您也同样会拥有自然赋予的矫健身姿与明锐洞察。”帕米拉解释道。

         闻言,艾文细细感受了下,是发现了契约建立之后多了些感觉。主要来说,是感受到了一种新的力量,自然的力量。呼吸着这些自然的气息,艾文觉得自己的伤势恢复都快了好些。

         但是除此之外……

         艾文摇头道:“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就是觉得感知澄澈了些,可能是因为我受伤的原因吧。”

         “怎么会。”

         帕米拉蹙眉,有点不信邪,伸手拉住艾文的手,闭眼感受。有着契约的绝对掌控,艾文并没有排斥帕米拉的感知,契约赋予的什么他到不在乎,反而是帕米拉……

         笼罩在斗篷里的面庞即便在这昏暗的环境看起来也那么精致,尖尖的耳朵象征着她的种族。帕米拉一丝不苟的认真模样,艾文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这么一位精灵立下单方面的服从契约,可以的话艾文到希望自己的身份能简单点。化灵时的担惊受怕就已经够了,以后还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情况针对他。

         帕米拉既然能找上来,那些追他的人未尝不能。思虑到这点,艾文想问问帕米拉,不过也没着急。

         帕米拉感知了一阵,又观察起艾文伤势,面色有点尴尬。

         “怎么了吗?”

         “主人的身体素质本身就很优秀,契约带来的提升才会显得微小。”

         帕米拉食指轻轻的挠着脸,声音比较低,有些尴尬。的确有点尴尬,她堂堂精灵游侠的契约天赋,竟然被自家主人自身的天赋抵消了。

         “我真没用。”帕米拉像是受到了打击,低垂着头面色懊恼。

         “额!”

         艾文倒是没在意,但帕米尔这反应倒是让他在意了。刚刚还带着他上蹿下跳,厉害的不行,在看现在这幅表情……挺萌的。

         “不用在意,毕竟我也是天使。再说了,帕米拉你厉害那是你自己学来的本事,这种契约带来的也只是天赋而已。”帕米拉那与他相似的小举动,真的是把艾尔萌到了,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威风凛凛,刚正严肃了,感觉亲近了许多。

         帕米拉的思想还是单纯,艾文不禁想,旋即也就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观点。仅从她把自己从维尔亚手中带走这点来说,帕米拉就不可能是什么花瓶。长的挺精致倒是真的。

         “嗯!那主人……”得到艾文的劝解,帕米拉也没太放心上,一正神色,开口了。

         艾文赶忙打断。

         “别叫我主人了,我真的不习惯,我叫艾文,你叫我艾文就好。”

         帕米拉沉默了,直勾勾的看着艾文,眼睛眨了眨,像是在想什么。

         “怎么了吗?”间帕米拉突然没了反应,艾文觉得有些奇怪。

         “主人你是在人类世界中长大的吧!那不应该对这种称呼很享受吗?”帕米拉解释道。

         艾文闻言嘴角抽搐,这思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帕米拉想问题的方式也太客观了吧!这下弄的艾文无语了,这话,该怎么回呢?

         我不是变态?

         “主人?”歪着脑袋,帕米拉没怎么理解艾文的心里,自我觉着他们现在的关系的确就是这么回事,叫起来还是很自然的。

         艾文听到一身鸡皮疙瘩。

         “随你随你,我只求你在外人面前别这么叫。”艾文求饶,语气很无奈。对帕米拉,他不想要求什么。

         “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帕米拉赶忙道。

         “我本来还想教您些保命技巧的,不过现在……”看了看艾尔还在恢复的伤势。“我送你回去吧!”

         艾文点点头,帕米拉动作敏捷的一步上前一手将他懒腰抱起,就一只手,抱在身侧。艾文没反应过来,面朝下,身体趴着,腰部被帕米拉环着,勒的伤口有些发痛。

         帕米拉移动的速度飞快,这回没那么慌乱,艾文观察帕米拉。就是那股自然的力量,精灵的能力运用方式与术士有些像,这像是借助某种方式驱动自然间的力量加持己身。

         难怪,光凭肉体力量想做出这种一跃能有十几米,还高速在密林穿梭,怕是不太可能吧!虽然帕米拉很轻松单手抱起他,但怎么看她也不像体能惊人的类型。

         森林的光线很昏暗,似乎不只是因为遮天蔽日人民数目的缘故,这里的树木有着浓郁的自然气息,或者说是生机。林间还能看到许许多多的光点,纯粹散溢的光粒,似乎是来自这里的树木。

         明明是还是大白天,这里却是一片昏暗,看不到自然的光亮。或者说阳光吧!这个没有太阳的世界……

         除去其他不谈,若是男女在这种地方散步,那倒是挺浪漫的一件的事情。

         只可惜帕米拉。

         艾文偏头,目前的姿势只能看到因移动而从斗篷下时有迈出的大白腿,就算不偏头也能注意到,在他眼前晃啊晃的。也没办法这种近似于拎小鸡的姿势,他无可奈何,而且伤口本身就被勒的疼。

         艾文也不好说,被一个女人带着走挺丢人的了。

         忽的,艾文想起了自己是天使的事情,他是有翅膀的!如同得到了解脱,艾文也不想这样的姿势被带着走了。

         “那个……放我下来,我能飞的。”

         “你才刚觉醒血脉,会飞吗?”帕米拉没停,撇向了艾文一眼,询问一声,又挪开视线。

         “……”

         不会。的确不会,应该说他都没试着飞过。

         “我要劝告一声,主人,这里有一群人一直在找您,他们对您不怀好意,而且知道您的一些底细,如果你的翅膀被人看到,恐怕很容易会暴露你的行踪,招来麻烦。”帕米拉神情严肃。

         低垂的目光一闪,艾文迟疑了下道:“衣服上有爪子怪物图纹的人?”

         帕米拉闻言怔了一下,点了点头。有些没料到艾文已经遭遇了那群人。

         “虚空爪牙,很遗憾我对他们的了解不多,组织的形式有些类似于雇佣兵,拿钱办事,服务的几乎是国家级别的势力。”一边走,帕米拉一边说道。

         语气里听得出严肃,帕米拉提到这个组织的神色不容乐观。艾文眉头不安的时皱时舒,一时间陷入了思虑。

         “能躲尽量躲吧!”艾文低沉的声音,幽幽传出。

         “……嗯。”

         停顿了会儿,帕米拉低低的回应。

         这树林本离维尔亚的院子不远,或许是帕米拉速度太快,现在往回走了有一会儿,也没见出去。而远在身后百米的书上,黑色的身影悄然跟着,跟的有些远,一把宛若枯木的大长弓握在手中。看那弓身的粗细,很让人怀疑持弓的人是否拉的动。

         一手持弓,一手持箭支,却只是瑶瑶望着,久久没有动手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