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西子湖畔 宿命相遇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三月三日,清明佳节,许仙同姐姐、姐夫一家三口出城扫墓。许仙平时在在药铺做学徒帮忙,今日难得出来,一时兴起,告辞姐姐、姐夫二人,独游西湖。

         仍旧是那一袭青衫,还是那把油纸伞,两袖飘飘,傲立桥顶,环目四顾间,西湖的美景尽收眼底。许白看着近在眼前的许仙,同样的模样,同样的装束,给人的感觉却天差地别。

         “这位公子也是来游春吗?”

         许仙见有人搭话,回转过头来看了许白一眼,见许白一副书生打扮,当下微微施礼道:“是啊,兄台也是吗?”

         “正是,但一人未免有些无趣,因此见兄台独自一人,所以这才忍不住发问。若是不介意,咱们结伴一游,如何?”许白微微笑道。

         “如此,也好,小生正好也是一人。”

         “这西湖真是游春的好去处,由此处看去,湖面上烟波浩渺,水雾迷蒙,让人有看的如梦似幻。远处的楼台水榭,若影若现,岸边的杨柳阿勒多姿。还有,你看那穿梭其中青年才俊,美貌佳人,真如一副绝妙的画卷,让人如痴如醉啊。”许白在许仙的身旁,手中折扇正指着各处的美景朝许仙道。

         许仙在一边不住的点头,脸上始终洋溢着善意的笑容,让人倍感亲切。

         “对了,兄台如何称呼,在下许白,言午许的许,白天的白,字翰林,刚从外地搬到这钱塘县来。”见许仙几乎从不主动开口,许白便问道。

         两人边走边聊,这时已经走到了下边的林子里,沿途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有卖糕点、茶水的,卖糖葫芦和炊饼的,汇聚成各种记忆的残片,重新印入许白的脑中。

         “小生许仙,字汉文,世居钱塘。如今正在药房随着师傅做学徒。若是许兄不嫌弃的话,以后没事可常来玩,我现暂住在姐夫家里。”许仙拱了拱手,欠身道。

         “汉文兄,叫我翰林就可以了,许兄许兄叫的多生疏。对了,我正人生地不熟呢,以后勉不了要常去找你的。”

         正说着,许仙突然被前面走来的一个女子撞了下,许仙赶忙欠身道歉。

         许白抬头一看,这不是小青和白素贞吗,当下一愣,知道剧情真正开始了。

         小青看着许仙的呆样嘴角一笑,转过身朝身后的白素贞低声的说这什么,惹来白素贞的一顿白眼。而许仙则吓得不敢多看一眼,转身欲走。

         许白一拉许仙道:“汉文,好歹看下有没撞伤人家,怎么能一走了之呢?这可不是君子所为。”说罢朝小青二人,工工整整施礼道:“两位姑娘,小生有理了,不知可有伤到这位姑娘。”

         小青莫名的看了一眼许白,见又是一个书呆子,却突然尊下去道:“哎呦~~我的脚被撞的好痛。。”

         许仙心里一慌,红着脸结巴道:“可否。。让。小生。。看下,小生略。。略懂医术。”

         许白直翻白眼,这小青可真是污的一塌糊涂,你只是用手臂碰了人家许仙一下,你搂着个脚喊痛是什么鬼。当下故作吃惊的道:“汉文,这下麻烦大了,你看你撞到人家姑娘家的手臂,竟然痛到脚上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噗嗤~~”此时就是白素贞也忍不住了,笑了出来。小青仔细的看了一眼装作书呆子样的许白,和呆头呆脑的许仙。只见一个急的抓头绕耳,一个急的原地打转,她一时竟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心道:“怎么两个呆子呆到一块去了。”

         “好了小青,别再逗人家了,你看把人家两人急的。”白素贞出来解围道,说罢又朝两人微微一施礼。

         在看到白素贞的一瞬间,许仙瞬间石化,果真是不知道多少世修来的姻缘,在许仙的眼中,此时此刻整片天地中只有眼前的白衣丽人,那一颦一笑,眉目流转间所流露的风情;那一举一动,绝妙身姿所舞动的幻影。已经印在了灵魂的深处。

         即使山无棱、天地合,

         也无半分褪缺,

         深藏到永久;

         哪怕身已消,魂已灭,

         徒于执念剩半缕,

         仍紧守初心。

         许白仍是装作在一边发呆,心里却想着,眼前的这几人,为了这短短一年多的的幸福,所付出的到底是值呢,还是不值呢?许白不知道,因为他不是局中之人,无法体会他们的感受。但如果要问现在的许仙,许仙一定会肯定的告诉许白:“值!”

         “哎~~,你还没看够啊。”

         小青推了一把喊了几声都没反应的许仙,许仙终于灵魂归窍。当下脸色大红,被人抓了个现行,这该如何是好。当下只得匆匆赔礼道歉,失魂落魄的朝一边走去。

         “哎~~你等等我啊。”许白装作书呆子样,看了眼小青二人,又看了看转身而去的许仙,当下也施礼告退朝许仙追去。

         小青看得直摇头,朝白素贞笑道:“两个都是呆子,一个转头绕耳,一个在原地打转,真是笑死了。。”

         白素贞也是笑着说道:“你啊,尽是捉弄人。”

         “不过两人倒是长的一表人才,哎~对了姐姐,你刚才有没有看看这两人的前世。”

         “为什么?”白素贞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茫然的问道。

         “为什么?”小青诧异的望着白素贞道:“姐姐难道忘了我门的目的了吗,我们不是刚刚看到他两人站在桥头上都是高人吗,而姐姐不正是前来寻找高人,以报前世的救命之恩吗?”

         白素贞回过神来,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刚才自己也失神了,那叫做许仙的相公,就如同自己命中最底处,一直深藏的某根心弦,此时却突然跳出心底,似欲燃烧自己,弹奏一曲灿烂的芳华,如那烟花般尽情的绽放,哪怕这一瞬间的灿烂,是用一生来偿还。

         “若是不是怎么办?”白素贞心不在焉的问道。

         “哦~~姐姐原来是看上人家了,说说,到底看上那个了。”小青在一旁打趣道。

         “小青。。”白素贞一跺小脚,佯怒道。接着一扫眼,已经看不到许仙他们的身影了,又急道:“咦,那两人不见了,都怪你。。”

         此时的许白一路跟随这许仙,已经到了渡口,两人上了船正要回钱塘了。许仙一脸的茫然,状若痴呆,显然心神还在白素贞的身上。只是与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有些不同啊。心里只是闪过这个念头,随即许白也把许仙的事情爬到脑后,又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两人都不说话。

         此时许白也心里纠结不已,这该死的任务系统就交给自己一句话,什么好处都没留下一点,这不是坑爹吗,这世界妖怪可是不少,自己若是要做好这任务,以后勉不了要和这些妖怪打交道的。若是自己就如此的一头扎进去,岂不是被妖怪吃的骨头都不剩?

         当下心里吐槽道:“靠,什么破系统,一点好处都没,最起码也要给老子点法术或法宝啊。不要太多,强过法海的金钵就行。”

         “法术和法器就别想了,这里呢有个新手礼包。你自己打开看。好了就这样了,以后别再找我了,找我你也找不到了。”那电子合成音又在耳边响起。

         “不早说,你是不是想黑掉我的礼包。”当下也顾不得再与那系统贫嘴,打开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个礼包盒。里面是一支笔,心念一动,那支笔便出现在手上。笔杆长约尺许,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不知道是何材质,拿在手上清凉无比,笔尖像是狼毫,但入手又觉得比狼毫似乎要更加柔顺些。毫尖带有淡淡绿芒,隐隐附于其上。使人一见便知非是凡品。

         然而许白却是大失所望。你妹的,这礼盒就是一支笔有毛用,难道还真要我去读书考状元啊。虽然这笔的卖相非同一般,但终究是一支笔啊,许白真是蛋疼的一比。

         “劈~啪~~”

         刚刚还阳光普照的西湖,突然就电闪雷鸣,许白也从沉思中惊醒。看来自己还是得找条大腿来抱下,白素贞就算了,自己总不能有事没事去找她,小青倒是不错,又护短又仗义。若是能跟着小青混那也不错,最起码不怕一般的那些小妖怪。想道这里也是眼神一亮,心里有了决断。

         “船家~~船家~~”

         岸上遥遥传来女子的呼叫声,奈何这船早已被许仙包了下来,船家只是装着没听到。

         “好像是那两位小娘子在叫呢?”许白在许仙身边道。

         许仙有了反应,遥遥朝岸边望去,果真是一白一青两条身影,站在船上尚能大致看清两人的轮廓。当下便道:“船家,岸上有两位小娘子在叫你呢?”

         “叫我是假,喊船是真。只是小相公已经把整条船都包下了,老汉也只得装作听不到了。”

         “刚才还好好的天气,怎么突然间就电闪雷鸣,看样子要下大雨了,船家你就把船靠回岸边,让那两位小娘子上船吧,不然非让雨给淋湿不可。”许白知许仙的心思,帮他把话说了出来。

         “是啊,船家你就辛苦一下。”许仙也劝道。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客官没意见。”当下朝岸边应道:诶~来了,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