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 千年血妖椮 (求点追书)
        当天晚上,可能是由于身体太累了,又吃饱了东西,靠在树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肉香诱醒,不得不说,那人的手艺绝对没的说,要不是他没有穿围裙,我一定会把他当做专业厨师!

         虽然是白天了,但是此刻在这树林里也显得阴森森的,阳光大半被浓密的树枝遮蔽了。

         由于昨晚睡得很好,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七七八八,而且,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一时间就把神秘人的话给忘了。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十分的满足。

         经历了生死之后,心里的负担和忧愁反而少了很多,对很多事情也看的比较开了。

         我讪讪的走倒了篝火旁,神秘人还是一个姿势,也不知道这篝火上的兔子是他什么时候抓的!

         不过,我注意到,他穿的虽然是黑色的衣服,但是肩膀处有一个破口,上面有些湿乎乎的感觉,我皱了皱眉,若是猜的不错,那里应该是受伤了!

         昨天天色太黑,加上心里的害怕,我都没有仔细的观察过这个人,不过,这次,我靠近了一些,才注意到,这应该是个女人,虽然她没有留着长发,但是喉咙处却是没有喉结的!

         我心里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暗道现在的女人可都够厉害的,先是遇见了一个神秘的沙沙,不仅胆子大的很,而且似乎知道很多门道。

         而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女人似乎胆子更大,一个人流浪在这神秘的迷之森林,不仅不害怕,还能够弄到东西吃,这份胆量和技能真是让很多男人都汗颜啊!

         我很不要脸的凑了过去,坐到了面具女人的对面,笑着看着她。

         其实,她的皮肤很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带着面具,对于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个是长的太漂亮了,而另一个就是长的太丑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属于哪一种!

         “恭喜你,成功的活过了一晚!”

         我本来还很高兴的心情,顿时被她的一句话浇灭了热情!

         “什么啊,昨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啊?”我不解的问道!

         女人没有回答我,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似乎是在嘲讽我,眼睛根本就没有看我,盯着火堆上的那只被烤的金黄的兔子!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看来,不是昨晚没发生什么事,而是我睡得太死了没有发现什么,这么说来的话,岂不是又是被这女人救了一命?

         我的心里有些不爽,这总是被女人救算是个什么事啊,以后若是传扬出去,人家还不把我当成是吃软饭的?

         我用力的揉了揉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我对这新世界一无所知呢,而碰到的女人又个顶个的厉害!

         “谢谢你了!昨晚!”我垂头丧气的对着女人说了句感谢的话语!

         女人有些诧异,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不怕那些东西吗?”

         “怕啊,怎么不怕,但是怕也没有用啊,我爷爷就是被他们害死的,临死前还让我尽量不要踏入这行,但是,我又有什么选择,已经产生了交集,就真的再也无法脱身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仿佛看透了一切,这些话语就像是我的真心流露!

         女人的眼睛闪烁了几下,看着我不再是那么的冷漠!

         兔子烤好了,女人又是拿匕首割下了一只兔大腿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表示感谢,同时说道:“你经常一个人在外面漂泊吗?”

         听了我的话,女人的动作又是一滞,有些发呆,良久之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理我拿起刀一点一点的割下兔子的肉放进嘴里!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我的心里有种错觉,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十分的可怜!

         “我能认识一下你吗?”

         我停下了动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希望能够听到她肯定的回答,不过女人却没有看我,一边吃着手里的兔肉,一边冷冷的说道:“阴阳会,若水堂,锦萱。”

         我自动忽略了前面的阴阳会若水堂,只听得那个锦萱,心里十分的高兴,然后也自我介绍到:“我叫秦墨,认识你很高兴!”

         我伸出了手,想要和她握手,不过,锦萱却是没有理我,自顾自的吃着动西。

         我也不觉得尴尬,已经习惯了!

         吃过了东西,锦萱站了起来,灭了火,然后就向远处走去,扔下一句冰冷的话:“不想死,就跟紧点!”

         听到这话,我赶忙屁颠屁颠的爬了起来,跟在了锦萱的后面。

         这个林子里的树木草丛很是杂乱,不像是人工种植的,更像是大自然的造化,林子里并没有路,锦萱走在前面用手里的匕首开路,而我跟在后面也捡了一根木棍剥开周围的杂草!

         我的心里很是奇怪,我在村子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可是从来都不知道村子附近有这么一片林子。

         周围的草丛中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能够看见,走在前面的锦萱似乎很紧张,身体微微的绷紧,不住的四下张望!

         被她传染,我也被弄得神经兮兮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吓一大跳!

         我们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期间偶尔有的地方杂草变少,不再向开始那么难走,我不知道锦萱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而且,看她那样子似乎也是漫无目的,想往东就往东,想往西就往西,根本就没个目标!

         “锦萱,你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没有指望锦萱回答我,但是还是忍不住寂寞开口询问,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锦萱竟然回答了我!

         “千年血妖椮!”

         “啥,什么椮?”

         我怀疑我听错了,惊讶的又问了一遍。

         前方的锦萱突然停住了脚步,由于里的太近,她又停住的太突然,我一下子就撞到了她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后退!

         我抬起头,尴尬的看了看锦萱,发现,她的脸竟然有些微红,也不知道是害羞了,还是累的!

         我讪讪的笑了笑,尴尬的看着锦萱!

         锦萱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前些天阴阳会接到一个委托,有人出高价求购千年血妖椮救命,所以我就来了这里,还有,你的问题能不能少一点!你再啰嗦的话,就不要再跟着我了!”

         锦萱说完,就转过了头去,也不管我,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我摇了摇头,还是赶忙跟了上去!

         千年血妖槮,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听名字就很厉害的样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觉得脚踝瞬间被什么东西缠上了,我顿时大惊失色,低下头,看见一根黑乎乎的像是绳子一样的东西缠在了我的脚踝上。

         我刚想要大喊一声,向锦萱求救。可是很快又有一道很粗的绳子一样的东西直接缠绕在了我的嘴上,让我无法发出声音。

         我的手剧烈的挣扎着,想要将脸上的东西扯开,可是根本就掰不动,而且又有几根同样的动西从后面向我缠绕了过来,将我缠了个严严实实!

         我看着眼前的锦萱越走越远,心里这个着急啊。

         “大姐,姑奶奶,能不能回头看看我啊!我要死了!”我在心里不住的祈祷,不过锦萱却是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还在往前面走!

         我现在是相信了锦萱的话,这里是一个机遇与危险共存的地方,这里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

         手脚,身体,脑袋全都被束缚,鼻子里传来阵阵的土腥味,那东西上面还带着泥土,更像是大树的根茎。

         很快,这些树根开始收缩,将我向后拉扯而去,紧接着,我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一棵大树突然从树干中间分开,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孔洞,而我的身体就被塞到了里面!

         一股恶臭的气味传来,熏得我头晕目眩的,紧接着,身上的束缚突然消失,眼前的光亮也消失了,我被塞到了那个空洞里!

         周围的空间很是狭小,到处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我的心里十分的恶心,而且,由于是密封的,这里面根本就没有空气,再加上那恶臭的气味,我根本就无法坚持多长时间!

         我用拳头用力的击打前面,可是根本就无济于事,后背靠在后面,然后用大腿踹,也是无济于事。

         那些粘液沾满了我的全身,刚开始还只是觉得恶心,可是,很快,我的身上就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那些粘液仿佛是硫酸一样,腐蚀着我的皮肤!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上的刺痛感也越来越强。

         真是命运弄人啊,刚刚九死一生逃出了鬼村,以为从此逍遥自在,可是此刻却又来到了这么诡异的地方,连一颗树都这么的诡异!

         以前我只听过食人花,但是还真没听过食人树,不仅能够吃人,还能够抓人,还知道先堵住我的嘴,这尼玛简直比人还要精明!

         就在我绝望无比的时候,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叫声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透亮的孔洞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把尖刀差点扎在我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