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 彼岸花开
        常言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是,我现在却发现,这句话纯属扯淡,我也没做亏心事,但是在这张大柱魂魄的面前还是被吓的三魂皆冒。

         张大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向我爬,我也用力的向前爬,一时间害怕的都忘记起身逃跑。

         但是,此刻张大柱那冰冷的身体,接触到我的身体的时候,让我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凝结到一起,动作都比平时僵硬了许多,再加上今天受的伤,刚刚又重重的摔了一下,身体也是虚弱的紧!

         “咯咯咯,来陪我吧,好寂寞,好冷啊!”

         张大柱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已经一点一点的爬到了我的身上,那动作就和恐怖片里的贞子一样,很快,两只手臂便已经到了我的脖子上,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顿时,呼吸受到影响,我的脸被憋得通红,原本就由于剧烈运动而没有舒缓过来的肺部,顿时更加的痛苦。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从恐惧中缓过了神来,赶忙用自己的两只手去掰张大柱的手,但是,张大柱的力气大的可怕,就如同一把铁钳一样,死死的扣在我的脖子上。

         “大,大柱,我们,我们是好朋友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我用力的挤出了几个字,想要唤醒张大柱的神智,可是这根本就是徒劳的。

         “咯咯咯,都要死,都要死,彼岸花要盛开,那才是最美丽的风景!”张大柱的语气十分的古怪,脸上的表情也是变了又变,诡异至极!

         再一次听到彼岸花,我的心里猛地又是一沉,当时爷爷说起这个组织的时候,我并不以为意,毕竟是一个几百年前的组织,而且早已经消失了几百年,如今怎么可能再出现!

         但是现在不同了,张大柱即便是死了,灵魂还被彼岸花操控着,这太可怕了。

         不过,现在这都不是我能考虑的了,因为,我的生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这次应该难逃一劫了,因为,能够帮助我的爷爷此刻估计也是自身难保!

         “哈哈哈,死吧,死吧!”张大柱的面孔扭曲,笑的十分夸张,嘴巴裂开老大,没有眼白的眼珠子都快要笑出来了。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感觉肺部几乎要爆炸了,脸上被憋得又热又涨,双手的力气也越来越小,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在我的眼睛里,现在只剩下了张大柱那狰狞的笑脸。

         突然,就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感觉脖子一松,张大柱竟然凭空消失了。

         我心里吃惊,但是也没有多管,躺在地上,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能够呼吸竟然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呼吸了足足十几口空气,才觉得胸口好受了一些,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身前竟然是沙沙,而张大柱的魂魄已经不见了。

         沙沙正满脸笑意的看着我,我用力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坐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沙沙,说道:“是你,把张大柱的魂魄打跑了?”

         我带着满心的疑惑,实在是太过好奇,沙沙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而已,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打跑一只鬼魂。

         沙沙笑了笑,对我伸出了手。

         我看了看那双玉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了过去,然后,沙沙将我拉了起来,笑着说道:“你当我是神仙啊,刚刚那其实只是你的幻觉,心有所想,便会在眼前成真,你中了别人的幻术而已!”

         “什么!怎么可能?”我惊叫出声!

         幻术?

         可是刚刚那冰凉的感觉,还有我那快要爆炸的肺部,每一个感觉都是真实的可怕,怎么可能只是幻觉,就是现在,我的肺部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不可能,刚刚我明明亲眼所见,而且,而且,这窒息的感觉怎么能有假!”我据理力争!

         沙沙皱了皱眉头,说道:“哎呀,和你解释了你也不懂,真是笨的要死!”

         “我!”我很是无语,竟然又被一个美女鄙视了。

         我不就是对这些东西不懂吗?

         “对了,你刚刚跑到哪去了,怎么会突然消失了!”为了不尴尬,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将话题转移到了刚刚她突然消失的事情上!

         “你不要问这么多了,反正我不会害你就是了,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这里很危险的!”沙沙有些担心,看着我的眼神竟然还有些关心的意思,这让我心花怒放。

         毕竟,能够得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青睐,那可能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不过,我是不能离开的,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我爷爷,于是我坚定地说道:“不行,我爷爷可能有危险,我要去救他!”

         “你一个普通人,什么也不会,怎么去救你的爷爷啊,你去了,也只有送死!”沙沙的面色有些难看,声音也不再和声细语!

         “不,就是死,我也要去找爷爷,危险的话,你就快离开吧,我要去找我的爷爷了!”

         “你这人怎么倔呢!真的会死的!”

         沙沙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周围突然产生了奇怪的变化,我感觉到了异常,沙沙明显也感觉到了,神色变的紧张无比,还有些害怕,不停的四处张望。

         而我,也十分的紧张,周围的温度又开始急剧降低,蓦然间,地面上突然有无数的嫩芽冒出,然后生长枝叶,最后,一个花骨朵出现,而那叶片却枯萎,等叶片完全枯萎的时候,那个花骨朵开始盛开,绽放,极其的漂亮,摄人心魂,让人不自觉的投入当中!

         大红花朵,鲜血一样娇艳,如同有血滴要向下滴落,十分的诡异。

         而这片刻的功夫,无数的花朵争相绽放,而且没有停止,还在不停地生长。

         我认得这花朵,因为我见过,但是就是因为我见过,我的内心十分的恐惧,这分明就是那口大红棺材上刻着的花朵,此刻竟然突然在大地上绽放,实在是太诡异了!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语气充满了恐惧,想要在沙沙那里得到答案。

         但是我抽眼看去,沙沙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脸上充满了恐惧,连身体都有些颤抖。

         我看着她,这个充满神秘的女孩,如今竟然这么的恐惧,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沙沙发呆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一把拉起了我的手,就往远处跑,说道:“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被她这突然的动作拉得差点摔倒,向前跑了几步后,毅然决然的停住了脚步。

         沙沙有些疑惑,转过了身体,有些着急的问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死定了!”

         “不行,我要去救爷爷,你自己离开吧!谢谢你刚刚帮我!”我挣脱了沙沙的小手,然后毅然决然的向后面跑去,但是我刻意的避开了那些大红的花朵,心里本能的抗拒!

         “你这人,哎,随你去吧,记住,千万不要碰到这些花朵,不然你会死的!”沙沙说完,也不管我,整个人快速的消失在了树林里!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在心里还是希望沙沙能够留下来帮我的,毕竟,这个神秘的女孩一定懂得不少事情,而且,对于这鬼神之说也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既然沙沙走了,我也不怪她,毕竟我们素不相识,认识也才仅仅几分钟而已,没有必要为了对方而放弃生命!

         天色太黑,我又要避开地下的花朵,因此速度更加的慢,而且,那些花朵还在不断的生长,无数的嫩芽从土地下面生长,然后长叶,开花!

         场面极其的壮观,到处倒是鲜红的花朵,十分的诡异!

         很快,我便来到了埋棺的地方,不过,让我心惊的是,一个俏丽的身影正站在一口棺材上,身材修长,穿着一身鲜红的大红袍,而在她的旁边,正是爷爷,不过,应该是那个假爷爷。

         在那口大红棺材的周围,无数的大红花朵密密麻麻,十分娇艳,仿佛一片血色的海洋,要将我们吞噬!

         在棺材的前面,赫然是两个人影,此刻都全神戒备的与那棺材上的俏丽人影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