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 巨人群
        这天夜里,我久久都没有睡着,脑子里反反复复的想着锦萱小时候的事情,一切斗仿佛我亲眼所见,从锦萱的父母被带走,她的孤单无助,到南离天收她为徒,她的坚定,再到这些年在阴阳会的厮杀!

         反反复复,这些东西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不断地纠缠,我的眼角湿润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喜欢哭呢!

         第二天,由于我昨晚没睡好,状态有些不佳,但是锦萱却是没什么,仿佛昨天说的只是一个外人的故事,而不是她的亲身经历!

         远方的天空又出现了那片黑光,黑的纯粹,摄人心魄,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而且,离得越近,那种感觉越是强烈!

         我们继续前行,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就是默默的走着!

         就是我这个话唠,此刻也沉默了,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或许是我太木纳了吧!

         不过,我们今天终于来到了那黑光的所在地,终于发现了,是什么东西发出的黑光!

         当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暂时的将锦萱的事情跑出了脑外,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当中,你们猜,我又在前面看到了什么?

         一堆堆高高隆起的土包伫立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巨大无比,最小的土包都有三四米高,最大的更是足足有几十米的高度,那些金字塔与这土包相比,都弱爆了!

         我重重的咽了口吐沫,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简直不可思议,这是坟墓吗?

         可是谁的坟墓会这么的大,那要多的身体才能埋在这么大的坟包里!

         还有那在远处看见的黑光,分明就是这里的坟包发出的,而且那黑光也不是光,而是黑色的气体。

         每一座坟包上都冒着淡淡的黑气,可是这些黑气在空中聚集在一起就变成了浓重的黑雾,里面很是昏暗,这黑气遮住了太阳的光芒,让里面看起来阴森森的,而且,还似有似无的从里面传来凄惨的叫声!

         即便是见惯了各种稀奇古怪场面的锦萱也呆立在了那里,眼睛都不知道眨,带着深深的不解,看着里面,看着那一个个巨型的坟墓!

         坟墓前面没有墓碑,所以也就不知道里面到底埋的都是什么人,我们站在这片墓地的边缘,不知道是进去,还是离开!

         要说进去吧,还真的挺吓人的,光站在外围都能够感觉到里面的不同寻常,还有那淡淡的压力,要是走进去,谁知道会多么的可怕!

         我看着锦萱,征求她的意见,反正要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进去,一堆坟墓有什么好看的,即便是这坟墓与众不同,那除了死人还能有什么!

         不过,让我无语的是,锦萱抬腿就要往里面走,我吓的一把就拉住了她,对她说:“姑奶奶,你要嘎哈啊,一片坟墓我们进去干啥,怪渗人的,还是赶紧找到出路离开吧啊!”

         锦萱停下了脚步,看了我一眼,眼睛微咪,然后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自己进去看看~!”

         说完,她又抬腿向里面走,我很是无语,相当相当无语,算了,舍命陪君子吧,进去就进去,反正有锦萱在,对付一些鬼应该没问题吧!

         自己留在这里,谁知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到时候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看着已经进入到黑雾笼罩范围的锦萱,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了,而我一进入到里面,就感觉到了奇怪,我感觉,我的身体在这黑雾的笼罩范围内竟然很舒服。

         真的是很舒服,好像泡在温泉里的感觉,我很是奇怪,也很是欣喜,本能的以为是这黑雾的神奇作用,也就没有多想!

         我和锦萱向里面走去,越往里面,土坟的高度越高,黑雾也越是浓厚,我也是越来越舒服,那感觉,别提多爽了,就差要低声呻吟了!

         周围都是光秃秃的,连一株也草都没有,只有黑色的土壤,看起来很是不同寻常,我越来越好奇了,心里反复有一个声音,让我不断的往前走!

         而且,我的身体经过这黑色气体的沐浴之后,身上的虚弱感竟然也在慢慢的消失,我在以很快的速度恢复。

         我想询问一下锦萱,问她有没有这种感觉,可是看她那严肃的样子,还是没有敢问出口!

         我们继续走,漆黑的浓雾已经让我们的视线大大受到了阻挡,但是,我们像是走到了中间,一座巨大的石碑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在这石碑的后面,便是这里最为巨大的一座土坟,在它的周围还环绕着十二座仅次于这座土坟的坟墓!

         石碑上有字,锦萱走到了石碑的前面,看了起来,我也走了过去,看了起来,可是一个字都不认识,我更是奇怪,这些字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却觉得很是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我的脑子里有些奇怪,似乎总有一个声音让我靠近那块巨大的石碑,于是我就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锦萱看着我奇怪的举动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阻止我,因为,就目前所看,这里似乎并没有危险!

         我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力量支配着,脑海里也空空如也,失去了想法,然后走到了石碑的前面,看着上面那刻着的古老文字,一点点将手伸了过去!

         那感觉很奇怪,就像是在摸着一个老朋友一样,上面的文字仿佛给我很亲切的感觉,我轻轻地抚摸着,顺着上面的石刻痕迹摩梭!

         我的手指一痛,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尖渗出了血来,但是我没有停止,我的血留在了石碑上,然后像是活了一样,开始流动,渐渐的,从我手指边缘的痕迹开始,血液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从最下面,顺着石刻的痕迹一点一点的蔓延,最后,从最下方一直蔓延到了顶部,直到我看不见为止!

         锦萱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估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让这石碑发生变化。

         其实不仅是她不明白,就是我也不明白,完全蒙了,不过,反正我的脑海也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没啥感觉!

         我的血留在这石碑上,浸满了所有的时石刻,我闭上上了眼睛,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一个个人影站在我的面前,他们的身体高大无比,每一个都很高很高,他们的衣服也很奇怪,只是简单的兽皮,他们的手都拿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武器!

         其中最高大的那个身影站在他们的最前面,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强大的威严,让人沉浮,我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与他对视,仿佛只要看他一眼,那都是亵渎!

         那人说话了,他的声音仿佛跨越了洪荒万古,宏大无比,震人心弦,但是我却仿佛能够听懂,但是似乎又听不懂,我点头,然后深深的将身体沉浮了下去,献上最高的礼节!

         一团火在我的身体内飞了过去,漂浮在那人的前面,也像是臣子见到了君王一般,格外的恭敬,那人伸出了手,指头比我的身体还要巨大,他点指那团火,一道黑气从他的手指飞去,进入到了那团火里。

         那团火像是接受了洗礼一般,恭敬的对着那人像是点头一样,跳动了几下,然后就回到了我的体内!

         紧接着,我感觉所有人全都将目光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我被所有人注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肩膀上陡然有了巨大的压力,仿佛有一个巨大的使命压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