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 回归
        眼前的身影都消失了,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此刻我正跪在石碑前,顿时就蒙了,刚刚的感觉很是奇怪,仿佛是亲身经历一样,但是又仿佛不是我所经历的的,很是奇怪!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奇怪的感觉,而且,他们说的东西,我根本就没有记住,也没有什么印象了!

         我转过了头,看向锦萱,她的眼睛看着我,里面满是不解和疑惑,似乎也在想,我一个普通人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

         我站了起来,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锦萱看着我,久久没有说话,最后缓缓的说道:“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对别人说起!”

         “为什么?”我很是不解,刚刚会不会是我被鬼魂附身了,就如同那被鬼魂折磨死的张大柱一样,不过看锦萱的样子,似乎不是鬼附身这么简单!

         锦萱没好气的回答了我一句:“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们走吧!”

         说完,她就走了出去!

         我站在那里就就无语,这个女人,真是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还有,我们也没有搞清楚这里的情况,为什么她就要走了,很是无语。

         不过,我也不敢违逆她的意思,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石碑,心理觉得怪怪的,冥冥中,就像是真的有人在看着我一样!

         我们离开了这个古怪的墓葬群,继续前行,在这里一呆又是几天的时间,期间,经过墓葬群之后,我的身体竟然已经完全的恢复了。

         我和锦萱开玩笑说她的药过期了,但是锦萱并没有理我,也没有觉得奇怪,这反而让我摸不着头脑了!

         哎,我经常叹气,和锦萱在一起,如果你不熟悉她的话,肯定会被逼疯的,不过还好,这些天来,我对她越来越了解,也就不在乎她那冷漠的性子了,而且,有时候,我还会胆大的和她开几句玩笑,不过虽然如同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我却是乐在其中!

         我们终于找到了出去的路,是一条河!

         按锦萱的话说,那条河叫做冥河,冥河分阴阳,在外面的叫做阳河,在这个迷之森林的叫做阴河,冥河的阴阳交汇之处,便是通往两地的通道,因此,只要找到冥河,有本事的人就能够凭借经验,找到阴阳交汇处,然后离开!

         这段惊险刺激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又可以过回普通人的生活了,只是,我以后估计也难免会再踏足这个领域吧!

         我们出去的位置是在一个我不知道的村子,离我们村子已经是很远的距离了,我们从河里冒出头,锦萱就带着我匆匆的离开,之后,锦萱与我告别,她似乎很着急赶回阴阳会!

         分别的时候,我有些不舍,毕竟,我们一起相处了这么久,而且同甘共苦,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这突然分开,让我有些难以接受。

         我本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离别的时候,虽然锦萱还是冷冰冰的,但是我却差点流出了眼泪,好在,这个妮子还不算绝情,她给我留下了一个号码,让我遇到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她。

         锦萱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大街上,茫然无措,生活仿佛失去了方向!

         有一句话说的好,世界之大,竟然没有我容身之地,这说的不正是我吗?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从出来之后的所见所闻来看,我们村子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看来是我想的简单了。

         这样性质的事情,国家肯定会采取一些手段封锁消息,所以,不可能得到大范围传播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决定要回去看看,这次只在村子的外面看看,不再进去了!

         不过,我还没到村口的时候,就被一些穿着制服的人拦住了,他们说里面涉及到一些国家机密,暂时封闭,不让我进去!

         我暗自点头,看来,这应该就是国家专门处理神秘事件的部门了,我也就没有进去,也没有说我是这个村子的人!

         如今已经是九月十几号,学校早已经开学了,虽然我已经大四了,应该没什么课,但是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去学校报到,同学也联系不上我,不知道会不会开除我的学籍!

         想到这,我也不耽搁,连夜坐上了去沈阳的火车,第二天,我到学校报到,走到校门口,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那牵着手甜甜蜜蜜的小情侣们,我心中感慨,或许这才是属于我的生活吧!

         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们都不在,看来是去上课了,我有些累,而且这么多天没有洗澡,身上早就臭气熏天了,坐火车的时候遭到了好一顿嫌弃!

         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们寝室是六人寝,寝室里还有五个室友,老大杨木,是贵州人,操着一口带着贵州味的普通话,很是有意思,为人虽然木纳,但是却闷骚的很。

         老二吴涵,辽宁人,是个小胖子,很善谈,是我们寝室的游戏狂魔,几乎全天的时间都是在网吧度过的!

         老三就是在下了,而老四名叫吴磊,这家伙带着个小眼镜,人模狗样的,但是那心里都是一些女人,整天拿着个望远镜往人家女生宿舍乱瞄,更是被我们叫做妇女之友!

         老五和老六都是湖北人,一个叫做薛嘉良,一个叫做薛恒,两个人都是大高个子,长的也挺像的,我们都戏称他们是多年前走散的兄弟。

         当然,这两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整天和吴涵一起,课也不上,整天撸啊撸!

         这些天实在是太累了,即便是身体不累,但是精神一直紧绷,比起身体来,要累很多!

         这一躺在床上,别提多舒服了,这床虽然不是很柔软,但是与睡在地上相比,简直不知道要好上了多少档次!

         没过多一会儿,我就睡了过去,连梦都没有做!

         我是被吴磊的一声大叫喊醒的,这家伙刚进来还以为进了贼,大声的呼唤身后的杨木,杨木也是一惊,因为他发现这屋子里的东西都动了!

         两个人小心的走了进来,当看到正坐起身子,睡眼朦胧的我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一把就保住了我,两个大男人竟然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有些嫌弃的推开他们,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很感动,这才是兄弟!

         我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不过,我强忍住了眼泪,然后笑骂道:“你们两个家伙,搞毛线啊,给哥们哭丧啊!”

         吴磊摸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擦在了杨木的身上,而杨木这小子也不地道,将鼻涕同样偷偷的抹到了吴磊的裤子上。

         我看的想笑,可是心里却觉的温暖。

         吴磊哭着说:“老三,你这些天到底是去哪了啊,给你打电话也不解,给你爷爷打电话也不接,学校曾经多次联系你家里,可是都联系不上,后来只能报警,结果警察也是没有头绪,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你打黑车,被害了,我们真的以为你个鳖孙死了呢!”

         “去你大爷的,老子活的好好的,你丫的竟然咒我!”我捶了吴磊一拳头,吴磊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杨木也是问我这些天到底去做什么了,我当然没敢说我这些天真实的经历,估计说了他们也不会信,只是说,我爷爷去世了,我心情不好,所以就去了远处旅行,没有信号,因此才回来!

         他们一阵埋怨我,然后让我赶紧给导员打个电话,我觉得在理,就拿吴磊的电话给导员打了过去。

         我们的导员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人很好,听到我的电话也很是激动,最后难免埋怨了我几句,让我明天去办公室找他!

         吴磊见我打完电话,已经拨通了吴涵他们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吴涵等人激动的哈喊声,我就听见什么给我五杀,给我五杀什么的!

         根本就没有搭理吴磊,可是吴磊对着电话大喊了一声:“老三回来了,你们三个,快点回来!”

         这话一出,电话里传来不相信,但是又十分激动的声音:“啥?你说哈?”

         “老三回来了!”吴磊又是激动的喊了一声,吴涵这才确定,然后就听见他的话:“老五,老六,老三回来了!”

         我听见了电话里薛恒和薛嘉良激动的声音,紧接着电话就挂了,二十分钟之后,三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看到我,眼睛都湿润了,三个人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痛哭流涕!

         我实在忍不住了,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从学校到网吧,我们每次都要走上四十分钟,可是这次他们二十分钟就走了回来,可见他们的着急。

         我们六个人就这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一个个大老爷们竟然都哭得稀里哗啦的,于是,第二天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新闻!

         南11栋1203寝室集体看鬼片,被吓的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