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骨肉
    初次见面的两人各自在心里嘲讽着对分,然绑匪头子不知道,他只看见这俩人只顾“深情凝视”、“互述相思”,一点也不把自己这个凶神恶煞的大活人放在眼里,心里那叫一个气。他使了一个眼色,自有一个同伙上前把桃华提溜起来,还在她白嫩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大砍刀。

     桃华倒是镇定的很,奈何蓝小姐听桃华解说后吓得立马抢回身体的主权,哭天抹泪地向谷辰然求救。挣扎之下见了血,蓝小姐咋呼的更猛了。

     晕,回去后一定要在合约上补一条,绝对不能随便抢身体,否则后续工作还怎么展开。

     桃华肺都要气炸了,但又不敢大动作,不过脸上的表情仍是精彩纷呈。

     谷辰然微愕,他显然没料到自己的未婚妻还有变脸的绝活。

     若非绑匪头子又吆喝了两声,二人这场你演我看的戏可就指不定要唱到何时了。

     绑匪头子彬彬有礼地朝谷辰然拱拱手,道:“谷公子,人你也瞧见了,咱们事先谈好的那五万两黄金你可带来了?蓝小姐娇贵的很,咱们还是早点钱人两清的好。”

     钱人两清?桃华抿嘴一乐,感情这绑匪和楼清是一路的。

     再观谷辰然那面,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折扇,“哗”的一声打开,摇着扇子理所当然道:“谷某怎么不记得何时与你谈过?谷某是生意人,最讲诚信,当然,利益也不能少。”

     绑匪头子吃瘪气不过,立马翻脸,阴阳怪气道:“谷辰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谷辰然手摇折扇,风流天成,“谷某说的难道还不清楚么?好,那谷某就解释解释,谷某的意思是,谷某,没钱。”

     “啥米?没钱?”你没钱,普天之下也就皇帝老子比你有钱了,好不容易说动蓝小姐重获身体主权的桃华险些破口大骂。

     桃华虽然不能骂,不过自有人替她道出了心声。劫持她的绑匪把刀往她细白的脖子上送了送,不紧不慢道:“谷辰然,别耍兄弟们玩了。没钱,你的家产足够填满三个国库。”

     “哦?”谷辰然转头看向那绑匪,“阁下是从何处得知在下共有多少家资?又是从何处得知,现今国库有多少财产?”

     绑匪低低一笑:“谷公子,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非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得明明白白呢?自己心里头懂了不就行了么,你说是不是?谷公子。”

     谷辰然和绑匪打起了哑谜,不过桃华可不关心这些,她挤眉盯着脖子前的那把又贴近了几分的大砍刀,暗道这绑匪怕是要来真的了,她可不想因公殉职。

     那个谁谁谁,你要是真把这群人逼急眼了,我就先把你砍了,再自杀。呸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桃华在心里面把谷辰然骂了个底儿朝天,然听到蓝小姐哭哭啼啼地声音,她记起了自己的使命。压下这口气,不到万不得已,她一定要忍住。

     于是桃华换了一张幽怨的晚娘脸,眨巴出几滴泪,捏着嗓子说道:“夫君,妾身死不足惜,然腹中幼子无辜,还望夫君相救。”

     哼哼,她就不信这样他还能冷脸不救。她要是死了,这不仁不义的罪名可就扣死在他头上了,再则么……

     挟持桃华的绑匪一听,便拿此事当做要挟:“谷公子大喜,在下先给您道喜了。只不过……”绑匪晃了晃手中的刀,笑得邪气,“万万不要把这喜事改成丧失办。”

     绑匪头子也跟着帮腔:“没错,谷公子,蓝小姐可是京里面出了名的美人,才学也是一等一的好,就这样香消玉殒,多可惜。更可况,蓝小姐现在还怀了你的骨肉。谷公子,做人,可不带这样的,尤其是男人。”

     这话让他说的,桃华险些破功大笑起来,一个绑匪,还讲起道德来。

     绑匪头子还在卖力气劝谷辰然掏钱换人,将桃华的德言容功列为天上人间独一份儿,把她大夸特夸了一番,又掰出满口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劝导谷辰然必须持身以正。

     谷辰然听得津津有味,悠闲地摇着扇子,顶着绑匪安排给他的大逆不道的角色,赏着绑匪口中的贤妻良母。

     绑匪头子夸夸其谈,桃华心里已汗流成河。这哪里是绑匪,活脱脱的孔圣人在世。

     桃华杏眼溜溜一转,已然看出了门道。这群绑匪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看蓝小姐未婚夫那架势,摆明了就意救她的没诚。求救没戏,那么她只能想办法自救了。打定主意,桃华开始暗暗动作起来。

     一时间,柴房里只剩下绑匪头子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其他人皆是各有所思。挟持桃华的绑匪眉头越皱越深,他们的是打算趁谷辰然松懈之际将其拿下,毕竟人还是活的有用。奈何这个谷辰然并不吃这一套,他面上看似松懈,实则警惕得很,站位、姿势,处处藏着玄机。

     挟持桃华的绑匪终于失去了耐心,他的眼中杀意乍现,作势挥刀要结果了人质。

     白晃晃的大砍刀劈下,眼看就要血溅三尺,蓝小姐惨叫一声晕死过去。桃华顿觉眼前繁星闪烁,暗骂着蓝小姐坏事。她忍着头疼刚想动作,却觉自己背上被狠拍了一掌,身体朝谷辰然的方向飞了过去,而绑匪手中的大砍刀也在中途转了弯,直逼谷辰然的面门。

     谷辰然冷哼一声,不屑道:“早知道你才是他们的主事,在下这就送你们和山下的蚂蚱汇合。”

     此时狭小的柴房里一共有四个绑匪,一个正挟持着桃华,另外三个将谷辰然团团围住。

     谷辰然盈盈一笑,甩出手里的折扇拍在一个绑匪的脸上,左腿一个连环侧踢,将另一个围上前的绑匪踹飞。旋即,他又闪身挥手成掌,同绑匪头子对招,左手确实和绑匪撞了个结实,右手却在虚晃一下后接住了迎头飞来的障碍物,桃华桃姑娘。

     算他还有点良心。免于鼻青脸肿之痛的桃华刚想向谷辰然道谢,哪知把谷辰然腕间用力一转,让她挂在半空中做了一个大回旋,随后顺势把她像之前甩折扇一样甩了出去。

     半空中的桃华张牙舞爪,怪叫一声,抻脖一看,前方绑匪已横刀劈来。我的那个苍天呀,这可要了小命了。

     电光火石之间,大刀临近,闪花人眼,刀刃生风,携势而落。

     桃华大喝一声:“谷辰然,你咋不去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