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出游
    门外,谷辰然一手握着马缰,见桃华过来,便问道:“会骑马吗?”

     桃华仰着小脸得意道:“会。”怎么可能不会,她没少穿来古代工作,要是连马都不会骑还怎么工作。

     谷辰然满意地点点头,将手中的马缰递给桃华,道:“那上马吧。”

     “什么?我自己骑?”桃华一脸懵相,让她自己骑?不是应该他将她抱上马背,然后自己再潇洒地飞身翻上马背,然后在温软地将她环抱在身前吗?

     谷辰然理所当然地“嗯”了一声,又道:“你不是会骑么。”

     旋即,谷辰然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博远手上接过另一匹马的马缰,潇洒地飞身翻上马背,居高临下地看着桃华。此时无声胜有声,那意思很明显,就在示意桃华赶紧上马,别磨蹭了。所有人都等你呢。

     桃华肠子都悔青了,呜呜呜,她现在说不会还来得及么?咦?有了。

     桃华扭扭捏捏地走到谷辰然马前,眨巴眨巴眼睛,模样啥事可怜,她道:“人家今天穿的这身衣服不方便骑马嘛。”

     小声音之酥麻,之委屈,已无法言表。

     骑在另一匹马上的博远强忍着笑,脸憋得通红。左仆射府上的下人也一个个低着头,恨不得把脸埋衣领里,要不是那时不时耸动一下的双肩,桃华都要被他们恭谨的外表给欺骗了。

     在场的人唯有谷辰然一人犹是老神自在,在桃华身上巡视了一圈后,道:“夫人,为夫已经让人告诉你收拾的利落些,想来以夫人的聪明才智定然猜出为夫今日想带夫人去打猎,夫人穿成这般飘飘然,定然也是胸有成竹。”

     真真是欺人太甚,桃华怒了:“喂,谷辰然,你有没有搞错,我动作还不够利落吗?茶刚沏好我就到了。我看你就是故意耍我玩,不就是送了你俩烂柚子嘛,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小气吗?”

     谷辰然也不恼,依旧一脸和煦:“夫人,为夫是让你‘收拾的利落’,不是‘利落的收拾’。”

     “那还不都……额……”桃华嘴角一抽,谷辰然这个天杀的,竟然跟她玩偏正短语。哼,他想要看她的笑话,她偏不让他如意。古代这一片裙里面又不是没套裤子,小样儿,本姑娘就算穿裙子也照样能策马奔腾。

     桃华挑衅般地瞥了谷辰然一眼,左脚踩上马镫,脚下一用力,翻身而上,人转眼就稳坐在了马背上,动作一气呵成。

     从谷府小斯手里接过马鞭,桃华傲气道:“走吧。”旋即两腿夹了下马腹,马鞭挥出,冲了出去。

     谷辰然挑眉浅笑,果然,这才“美”了多久功夫就原形毕露了。

     “喂,夫人,你知道去猎场的路吗?”

     ……

     去猎场的路,桃华当然是——不知道。

     不认识路怎么办?只能等着认识路的人带路呗。

     桃华纵然强了起跑先机,一路领先,到头来还是跟把马当驴使,停在原地打磨磨。

     谷辰然嘴角轻弯,很没绅士风度地越过桃华往前跑去,桃华撇嘴瞪眼,立刻追了出去。两人在城里还有些顾忌,一出城,可就真成了脱缰的野马。

     衣袍猎猎,耳边生风。前头一道蓝影刚闪过去,后头就有一道青光跟了上去,两人赛马赛的好不欢畅。

     痛痛快快跑了这么一圈,桃华神清气爽,出门前生的那场闷气早就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就连蓝小姐的任务她都险些给忘了。要不是蓝小姐提醒,她今儿非给和谷辰然比出个高下优劣来。

     桃华把蓝小姐打发去身体里的别处休息,让她好生养魂。毕竟自己现在控制着这个身体,蓝小姐要是还和她的魂魄挤在一块,对她俩谁都不好。出于主权问题,她俩的魂魄都给干一仗。

     桃华拉住马缰,让马停了下来,喊道:“喂,谷辰然,你不说打猎么?跑这么快,猎物都吓跑了,还怎么打猎。”

     谷辰然策马掉头,同时让马放慢脚步,笑道:“你会打猎?”

     “不会。”这个桃华可真不会,“不过我可以看你打猎啊,完了我们中午正好可以吃烤肉。嘻嘻,我烤肉的技术可是一流,今天你有口福了。”

     看着那张明媚的笑脸,谷辰然感觉自己那颗未老先衰的心仿佛又活了过来。若是以后能一直这样无拘无束下去该有多好!他本该活得恣意,活得洒脱,可这一切都让那场战争给毁了。

     血流成河,白骨堆积的画面犹在眼前,谷辰然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阴霾。哼,小孩子就不会记仇吗?金银珠宝就能够填平修罗战场吗?

     “谷辰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清丽的女声将谷辰然从那段狰狞的过往中拉了回来,谷辰然定定地看着桃华,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般,恍恍惚惚。

     虫鸣鸟叫,风入绿林。

     听觉,视觉又恢复了正常。

     谷辰然朗声大笑,无比开怀:“哈哈,当真一流?夫人,你到时候不会又说今儿穿的衣服不适合做饭吧?”

     桃华气鼓鼓将马鞭但武器是,朝谷辰然砸去:“谷辰然,一天不和我抬杠你能死啊?”

     “哈哈,我这个人当然不会死。”但心会死,心死了,要这副躯壳还有何用。他好不容找回了活着的滋味,怎么舍得再死一次,“夫人。”谷辰然扬了扬刚刚接下的暗器,“你确定你要徒手骑马吗?”谷辰然眸中含笑,灿过星子,“驾。”

     一起绝尘,迎风而去。

     “喂,谷辰然,你给我回来,把马鞭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