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望夫
    那日在集贤阁,谷辰然说让桃华陪他去一个地方,但并没说是哪天去,这几日又连降暴雨,是个人都知道不是出行的好日子。

     桃华又在偷听府里的下人扯嘴皮时听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河间的防洪大堤倒了。据说那日河间暴雨如瀑,密实得连条缝子都不透。下半夜更是电闪雷鸣,扰得人心慌。果不其然,也不知是几更天,劈下一道闪电,大堤轰的一下碎成了渣。蓄势已久的洪水如同脱缰的野马般冲上两岸,眨眼间,河间就变成了人间地狱,不少让尚在睡梦中就被大水卷了去,成了一缕幽魂。

     防洪大堤被天火劈碎,此事落到钦天监的嘴里就成了不祥之兆,是天罚。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御座上那老皇帝的政绩仁德惨遭怀疑,民间的流言蜚语说的有鼻子有眼,挡都挡不住。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洪灾尚未解决,又闹出了这等事,老皇帝气得天天早朝摔折子,训大臣。

     就在昨天,河间递上了一道折子,大致内容就是经实地考察后发现,河间那防洪大堤是个豆腐渣工程,是个偷工减料的残次品,根本经不住水冲浪打,请圣上明察,一定要严惩负者修固大堤的黑心官员,以彰显我大英的闪闪金光。

     今年修堤的工程可是瑞王亲自督办的,出了这等污糟事儿,瑞王这罪肯定跑不了。

     更倒霉的是这豆腐渣工程它不是让洪水给冲倒的,而是被天火劈碎的,你谁老皇帝心里能不气嘛?这防洪大堤要是真材实料的好好修整一番,它能一就碎吗?

     这八卦偷听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再多了就不是平头百姓能知道的。桃华不由咋舌,心想瑞王这次是好不了了,老皇帝蜕他一层皮的轻的。不仅祸害了河间百姓,还毁了他老子的一世英明,哪一条都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朝堂之上的暴风雨对桃华却是没有产生丝毫影响,依旧是该吃吃,该睡睡,唯一忧愁的就是谷辰然这阵子太忙,没时间和她交流感情。桃华对此无限感叹,本来当皇帝的儿子就够苦的,他一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子更是苦上加苦。好好一个龙子,被安排去做官家最最不齿的商人,还要被那两个王咬着算计。

     哎,这样想想,谷辰然真是挺可怜的。老皇帝再宠他又有什么用,还不是那他当枪使。

     ……

     朝廷里出了这样的大事,谷辰然都被抓了壮丁,蓝逸这个正儿八经的从二品大员更是忙得一连几日没回府。

     蓝逸发妻早亡,但蓝逸是爱惨了他这个夫人,生前爱,死了也爱。别说续弦,他就连个纳个妾室也没想过。因此,左仆射府里蓝逸是一把手,蓝小姐这个独生千金就是二把手。如今蓝逸不在,府里自然蓝小姐最大,桃华也跟着威风起来。

     外头下大雨的时候,桃华就歪在房里的贵妃榻上一边假寐,一边听蓝小姐将她家辰然哥哥如何如何风华绝代的故事。

     外头下小雨的时候,桃华就坐在廊间的藤椅上一边吃瓜果,一边和蓝小姐研究如何谷辰然是怎样怎样的不像一般人。

     于是,桃华这段时间就这样在听谷辰然、研究谷辰然、等谷辰然间过去。

     十天后,桃华终于盼来了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她已经打听好了,谷辰然两天前就被老皇帝放回来了,这回谷辰然该带她去“那个地方”了吧!

     桃华所料不错,她刚刚用完早饭就有丫鬟来报道:“小姐,谷公子此时正在外院的花厅喝茶,让奴婢来告诉小姐说,如果小姐你收拾的利落些,妥当了就去花厅找他。”

     妥当,自然妥当。

     桃华深知在现代,不少男人最厌烦地就是出门的时候等自己的女朋友化妆换衣服。是有女为悦己者容这个理儿,而且自家女朋友精心打扮一番肯定是更漂亮,可是自己在楼下吹风的时间也挺漂亮。因此,桃华今儿起床时一见天气这么好,立刻就让秀儿帮自己装扮上了,这就叫做有备无患。

     ……

     谷辰然端着茶杯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复又慢悠悠地继续喝茶这个动作,一双星眸却是稍稍越过杯沿看着桃华。

     一身翠烟色软银轻罗百合裙,外罩一件雪色蝉翼纱,袖口和衣襟处嵌了圈约寸许宽的嫩黄撒花绸边。三千青丝在头顶绾成了一个单螺髻,斜插了一支白玉芳菲簪。杏眸流光,樱唇润红,聘聘婷婷地立在那,整个人都柔得滴出水来。

     桃华美滋滋地想着,若是谷辰然夸她,她一定、必须骄傲地蔑视她,要有女王的架子,要让谷辰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曾想,谷辰然竟然撂下手里的茶杯,起身抬脚就走,举手投足间无一处不优雅,甩了桃华一脸帝王范儿。

     只见谷辰然目不斜视地出走花厅,轻飘飘地留下话道:“走吧。”

     “嘿,你这个……”桃华朝谷辰然离去的背影甩了一记恶狠狠的白眼,真是不解风情,她打扮的这么漂亮,他竟连一句赞美的话都没有。还走吧,以为他是大爷啊!当自己是他的跟班啊!

     彼时谷辰然早已大步流星地迈出了二门,留个桃华一个很是潇洒的背影。

     “唉唉唉,谷辰然你等等我啊!”桃华很狗腿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