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暗器
    剑锋凄厉,碎金断石的宝剑上大大咧咧地插着一只已经烤的冒油花的烤兔。

     桃华美滋滋地转动剑柄,给烤兔翻了个身,再均匀地撒上一小戳桃氏独家秘制调料粉。

     被桃华指使去挖坑烤叫花鸡的谷辰然再次深感肉疼,这死丫头真是暴殄天物,竟然拿他的佩剑烤兔子。虽说他的老伙计不至于这样就被烤钝了,但是……

     “夫人,你知道这柄剑下有多少亡魂吗?”潜台词就是,这样烤出来的兔子你还敢吃嘛,赶紧放过那柄宝剑那只兔子吧。

     想吓她,没门。

     桃华又细细地再烤兔上刷了一层桃氏独家秘制酱料,道:“你不是都洗干净了嘛,我都不怕,你一个大老爷们怕啥?”桃华原想着出门时的那出婀娜仙女戏码不顶用,这回换一个豪迈女侠的试试。

     谷辰然听后,手下挖坑的动作当真顿了顿,奈何有人不乐意了……唉唉唉,蓝小姐,你别晕啊,这叫另类的情趣。

     蓝小姐晕了不要紧,但她这一晕,间接地导致了桃华眼睛一花,手腕一抖,宝剑掉火堆里了,兔子也跟着就义了。

     缓过劲儿来的桃华跳脚大叫:“啊——我的兔子。”抬眼瞧见对面挖坑的谷辰然又是一声大喝,“谷辰然,你打地鼠呐。”

     好家伙,大大小小,足足挖了五个坑。明明是他自己嚷嚷着要吃叫花鸡,结果倒是自己先玩起来了。

     谷辰然起身理了理衣服,再将那五个型号不等的坑仔细欣赏了一番,面上的表情仿佛是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道:“有备无患。”

     桃华大翻白眼:“一共就一只鸡。”

     “所以呢?”谷辰然反问。

     桃华嘴角抽搐,瞧着谷大公子那一脸的无辜样儿,她真真无言以对。

     谷辰然觉着桃华的反应着实有趣儿,真不知道蓝逸是怎么把女儿教成这样的?不,也许并不是蓝逸教的……谷辰然突然神色一凝。

     “谷辰然,你……”

     谷辰然果断地一手将桃华拉进怀中,一手捡起宝剑,闪身向侧方退去。

     疾风破空,三支冷箭擦着谷辰然的后背射在了二人身后的大树上,箭簇狠狠地没入树干。力道未减,箭尾仍在颤动,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白色的箭羽上迎光闪出些许红丝,那图案像是一个兽头。

     林中一片死寂,桃华盯着那三支箭倒吸了一口凉气,谷辰然抱着桃华警惕地观察周围。而显然,对方也正在暗处观察着他们。

     瞧着那三支箭,谷辰然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来,有些人终于按耐不住了。哼,原来有人比他先来了一步,怪不得没找到那东西,想来也是让人捷足先登了。

     “夫人,你烤的兔子果然美味,竟然引来了如此奇珍异兽。”

     话罢,谷辰然很悠闲地用那只前一刻抱过桃华的手优雅地摘下穿在剑上的烤兔子,不舍道:“这可是夫人亲手烤给我,便宜你了。”

     还冒着热气的烤兔子径直对着一颗大树的树冠撞了过去,那力道比起刚刚那两支箭也没逊色多少。

     特殊时刻,桃华倒也没再心疼她的烤兔子。便宜你,而不是你们,这话就有讲究了。难道幕后主使者也在场?桃华这就不理解了,那两个王也不像是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也喜欢亲力亲为的脑抽主儿。

     至于那只被厨师忽略的烤兔子,一头扎进树冠后就不见了踪影。再观那树冠,一点多余的动静也没有。反倒是一旁的草丛里窜出了三道黑影,目标只有一个,直奔谷辰然而去。谷辰然提着宝剑迎了上去,兵器相撞,发出刺耳的争鸣。

     谷辰然在三个黑衣人狠辣的围攻之下仍然不处下风,说来也是奇怪,短时间内,这三个黑衣人和谷辰然明显谁也奈何不了谁,可这三个黑衣人还是死心眼地盯着谷辰然不放,完全把桃华这么个可抓来当人质的大活人当空气,这让桃华觉得很没面子。而且更奇怪的是,谷辰然身边那个叫博远的护卫跑哪去了?要是有他的加入,这胜利的天平立刻就会倒向谷辰然。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桃华不再犹豫,抽出缠在腰间的软鞭,使巧劲儿朝一个黑衣人抽了出去。谷辰然也看见了她这面的动作,立刻配合着一个小移位,正好挡住了目标黑衣人的视角。而根据情报,这三个黑衣人完全不知道现在的“蓝小姐”是个会武的,也就没在意桃华这面的动作。

     鞭如迅龙,眼看就要击中目标黑衣人,不曾想竟是想被人从后面扯住一般,势头骤减,软鞭硬是短了一截,一击落空后抽在了地上。

     谷辰然微怔,待看桃华时不由嘴角抽搐。

     只见这姑娘晕晕乎乎地倒栽于地,而那鞭子竟然是被她栽倒时后仰的惯性扯偏的。

     枝叶轻擦,一人悠悠地从树上飘了下来,手里拿着的正是刚刚谷辰然扔出的烤兔子,不过如今只剩下了半只。

     “小然,怪不得你会拿它当暗器,这烤兔子当真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