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疯狂扫货
        清晨。

         家里。

         刘海波病了。

         昨天晚上折腾一阵,一冷一热他又病了。

         这次不算严重,老妈把他领到离家两百多米的小诊所看病,小王大夫说是感冒,也不用打针吃药,回家在热炕头捂着,等出了大汗就好了。

         谢过医生后,到了家里,老妈就开始烧火,然后将棉被褥子铺到炕上,让刘海波躺进去。

         一上午,刘海波就感觉自己精神上活力四射,身体倒是还有些虚弱,而且昨天跑的太疯,身体的肌肉组织有些被抻着了,只能慢慢修养,不能做太大的动作。

         老爹吃完早饭,就开始给那些亲戚分配任务,到铁道西各家收铜,他自己则去了废品站谈生意。

         一上午过去,铁西的所有回收破烂的人都知道了刘家大张旗鼓地收铜,而且还比废品站给的价格高。

         这些人不是没有聪明人,就算是不聪明,几个人凑到一起,你一句我一句,那也明白了铜价可能要涨。

         但这是个世界,没有小说那么玄乎,人心是不可测的,但大部分人心里想的都是,刘家得赔死!

         他们之中也有消息灵通之人,但他们就是没有打听出来,铜价究竟是不是要涨。

         所以,前文提到的人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起了作用。

         刘海波提供初始信息,铜价要涨,老妈通过人脉,确定铜价要涨,老爹老妈在各自家中信誉好,人品好,借来大笔资金。

         这就是人脉。

         一天过去了,刘家于家此时在大庆的各位亲戚也都被老爹老妈给拉来,进入收铜的节奏中。

         当天晚上,通过计算,刘海波家共计自家(老妈)三万本金,刘氏家族共借七万,于家共借五万,姜家供借六万,总计二十一万本金。

         今天一天,以市价三元加一元的价格共收购约两万五千斤废铜,加上运费共计花费约十一万余人民币。

         第二天。

         经过一天的信息传播,整个富强村乃至喇嘛甸镇都知道了有一家大傻子以市价加一元的价格疯狂收购世面上的废铜。

         这一天,老爹老妈雇佣大院里的邻居们,周围关系不错的邻居们,一起走出喇嘛甸,开始向着大庆其他地区拓展,收购废铜。

         这也导致了喇嘛甸这个地区整体的铜价上涨,刘海波当机立断,在联系了老妈之后,让二姑夫和留守在家的亲戚其他亲戚拉着快要堆满大院的铜全部以收购价加一元卖了出去。

         铜价上涨的消息不知怎么在喇嘛甸越传越变味儿,铜价竟然涨到了十元。

         卖掉废铜后,为了追赶铜价上涨的信心传播速度,刘海波让二姑夫带着钱交给老爹老妈,让他继续以之市价三元加一元的价格收购废铜。

         然后继续来回倒卖,这股铜风仅用三天时间吹遍了整个大庆。

         五天后。

         大庆整体废铜收购价格定在了二十元。

         老爹老妈手里的资金不仅没有少,反而增加到六十余万人民币。

         而且大院北边一处院子,被老爹老妈租下当做仓库里还有二十万斤废铜。

         按照现在的市价,刘海波家竟然有了四百六十余万人民币。

         收铜的时候,大家都很疯狂,一心铺在收铜上面,他们都知道很挣钱,当时收铜一天一夜没合眼的人太多了。

         经过一天的统计,这个数据拿出来后,所有人都懵了。

         收废品挣钱么?

         收废铜挣钱么?

         所有人以前都认为这是个低收入的行业,谁也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当时的资金竟然百倍的往上翻。

         这太刺激了!!!

         幸亏大家的心脏都没什么大毛病,不然非得被这个消息刺激的犯病不可。

         停下了疯狂扫货后,整理了所有清单,留下二姑夫和几个小辈看家,挣到钱的老爹老妈领着这些亲戚,朋友,邻居,在喇嘛甸最大的一家酒店包了一层大厅,吃吃喝喝,觥筹交错,热闹了整整一天,这才散场。

         三天后。

         家里。

         只有刘家五口。

         老妈又给那个朋友打了电话,问股市上金属交易的行情,结果依旧让他们很震惊。

         股市的交易价格翻倍,换算到现实中,已经涨到了近三十元每斤。

         现在估计全国的铜价都在上涨。

         挂断电话,老妈看着刘海波,慎重地问道,“海波,刚才你听到了吧?铜价要涨到三十了,你怎么看?”

         老爹也一脸希冀地盯着刘海波,这段时间是他这辈子开心的日子,虽然辛苦,但与挣到的钱比,根本不算什么。

         那姐俩这几天也都从老爹老妈那里知道了收铜的点子是刘海波这个小疙瘩想出来的,知道真相的姐俩眼泪快要流下来,这老弟怎么就这么牛呢?

         三人一比,对于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贡献来说,谁都比不上这个小老弟。

         她们都被老爹老妈下过封口令,绝对不允许透露给其他人,就算是最亲的亲戚也不行,这是为了保护小老弟。

         所以,她们也都用一种看待神童(妖孽)的眼光盯着小老弟,看看这次还能从他的嘴里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其实二姐心理活动最复杂,前一天她还把小老弟问自己未来的打算当做笑话,知道真相后的她,对于小老弟,现在她已经不把他当做小孩子看了,她很想知道老弟当时对于自己未来是怎么规划的。

         刘海波没有被这些眼神打败,虽然挣钱他也很高兴,他未来的起点变得很高了,但他很冷静。

         他坐在炕头,怀里抱着毛毛,右手慢慢抚摸毛毛的小肚子。

         他并没有忘记前世铜价最高时差点突破四十元,老爸那时没有借钱,但他把老妈的钱都拿去收了铜。

         那时铜价已经涨到极限,但老爹认为还能涨,他不懂股市,当时他的赌兴太大,还以为再抻一段时间,他就能挣更多的钱。

         没过几天,铜价突然开始垂直掉价,三天内从近四十元一路跌到九块钱。

         赔了!

         一家子赔的啥都没了。

         那一年是妈妈嫁过来最困难最艰苦的一年,也是后来老爹改变最大的一年,后来的老爹事事都与老妈商量,这才有了几年后的小康生活。

         “现在找关系,联系冰城金属交易公司,以现在的价格,全部卖给他们,他们应该知道,这个价格他们还有的赚。”刘海波很平静的说完这句话。

         老爹看看老妈,老妈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听海波的,卖,这次挣到的钱是咱们以往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的,但现在这个价格已经是很危险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价格就开始往下掉,所以,卖。”

         老爹沉思片刻,也跟着点头,“卖吧,有了这些钱,以后咱们家也要开始过好日子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