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破烂刘的儿子
    主角:刘海波

     年龄:23

     性别:男

     学历:初中毕业

     梦想:五岁时想当科学家,十岁时想当宇航员,十五岁时想当医生。

     现在,刘海波想当一名作家,但他首先得劝说父亲刘永明开一个回收旧物的厂子,因为他重生了。

     ……

     时间,2001年3月。

     地点,大庆让胡路区喇嘛甸镇富强村。

     富强村是一个城中村,基本上都是小平房。

     富强村被一条横贯南北的一条铁路分为两个部分,铁道西和铁道东。

     刘海波家就在铁道西。

     这里本地户口的人大概不到百分之三十,其余的大都是从周边贫困农村出来打工的。

     环境相当恶劣。

     这年头,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谁讲什么素质?

     每家每户都是早上把脏水垃圾屎尿往外远点倒,逐渐有了垃圾堆。

     一到夏天坑坑洼洼的臭烘烘的,有点风就把令人作呕的味道卷回自家住的院子中。

     冬天没味了,因为都被冻住了,可倒出的水都从高高地垃圾堆流淌下来,将坑坑洼洼地土路填平,结了厚厚一层冰。

     长大后刘海波才知道,以前富强村又叫鬼子屯,也弄不清楚这里以前和鬼子有啥关系。

     刘海波重生三天了,他也大病了三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因为他这一场病,倒欠亲戚和邻居三千多块钱。

     醒来后刘海波在病房里又住了几天,他老爹不放心,白天的时候,他时刻都在想着怎么才能在这个年代发财,或者说挣钱。

     2001年,刘海波七岁,他是94生人,17年倒霉催的被一场飞来横祸给弄重生的。

     那天他正在马路上走,因为他刚刚在大庆萨尔图一个小区的出租屋里码完两章小说,选择按时发布,随后烟瘾犯了,接着就是出去买烟。

     马路上两个大货车不知什么原因发生了亲密接触,飞出来的铁片直接砍到他的脑袋上。

     这不是飞来横祸是什么?

     重生后因为前世的死,导致重生后直接昏迷,随后浑身发高烧,差点没烧死。

     还别说,这个时候医院也特么坑人,这点病直接要一万多块钱。

     他老爹刘永明拿出存款,然后东家借一点,西家凑一点,这才凑足医药费。

     现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一下子就有了三千多块钱的饥荒,这对于没什么生意头脑的刘永明来说,是个灾难。

     所以醒来了解情况后,刘海波并没有兴奋的像小说主角一样,什么买彩票,买股票,投资qq,淘宝和房地产之类的。

     他知道,自己没那个能耐,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他自己还能不知道?

     初中文凭能干啥?

     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个小孩,他说的谁信啊?

     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是那么记得住,虽然他也写网络小说,也看那些重生做商业的小说。

     比如这两年应该有非典,这事他记得清楚,网络小说未来肯定行,然后美国奥巴马登台了,零八年汶川地震了,土豆在地震中写小说,然后未来智能机牛了,苹果牛了,火了个乔布斯,然后又死了。

     后来一五年一六年哪年股票涨了,还有习大大打老虎拍苍蝇。

     好像还有大庆曾经被评定为国家级卫生城市,大庆还搞了一个百湖之城,实际上就是很多大水泡子,就这最后还没信了。

     对了,他记得最清楚的事唐老师代言的那个,蓝翔技校,当初火的一塌糊涂。

     最后还是要回归主题,现在让他老爹干什么能够快速地挣钱。

     想到最后,刘海波一拍大腿,还是让他老爹干老本行,收破烂!

     这回不能单独干了,得干一回大的,整一个回收废品厂,在他记忆中,过不了两年铁道东就出现二十多个大型的回收废品厂,后来人家基本上都能家家买房买车,这说明这条路是对的。

     刘海波想清楚后,心里着急,就寻思马上回家把这事和他爹说,但现在他出不了院,人家护士不让走。

     等吧……

     下午,老爹刘永明来了,带着自己做的饭和菜。

     老爹刘永明长得普普通通,三十多岁,据说他老爹以前还是个高中生,因为家里没钱闹得,高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了。

     等刘海波吃完,他就和老爹说自己不用住院了。

     老爹找来医生给刘海波看看,医生一看,嗯,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

     于是两人又交了点乱七八糟的钱,然后直接回家了。

     坐在老爹的坐骑上,一个三轮车,刘海波的脑袋左摇右晃看着记忆中的富强村,都有些不认识了,未来铁道东都被拆迁了,盖成了小区,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那时候比现在干净多了。

     刘海波家现在住在铁道西,距离火车道也就三百米的距离。

     每天火车一来,还没等经过十字路口,鸣笛声就响彻耳边。

     铁道西被一条东西走向的破路分成两部分,街南和街北,他家就在街北边。

     回到院子,刘海波被眼前的砖瓦房带进了回忆,他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这里后来被房东给扒掉重建,成为新的水泥房,还用剩下的砖盖了一座厕所,左男右女。

     当然,现在还是没有改变。

     整个大院子级一共住着十多户人家,除了后来一直和他家住在这里的王叔家,其他的刘海波都不太认识了,小孩子嘛。

     刚一回来,院里的大人,小孩,一窝蜂的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刘海波的病怎么样了,有没有后遗症,还说钱不用着急还,都是邻居,谁还没一点着急的事?

     这些话很是让刘海波感动,因为十几年后,甚至不用十几年,就五六年后,就算是亲戚也不一定肯借钱,更别说不着急要了。

     为了一点钱几年后打死打生坐牢的有的是。

     一阵寒暄过后,刘永明带着他回到屋子里。

     此时他家住在院子外,不是独门独户,而是因为他家的门正对着街道,不用走院子的大门。

     整间屋子一共就是两个部分,厨房和卧室,厨房大点,其中一半都堆着这纸壳。

     进卧室右手边就是土炕,上边铺着炕席,地上有十多平,堆放着各种线路烧出来的黑色的铜和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