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势均力敌
        第三十八章

         看到这些刚刚还十分理直气壮的进行劝谏的御史大夫吃瘪,李世民心里那个乐的啊,万分满意的看着小小年纪就能舌战群臣的李泰,浑然忘了刚刚还在心里暗自打算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过作为一个刚刚手掌大权,即将登基的太子,李世民并不打算立即追究今天这些咄咄逼人的御史们。

         看着忽然一言不发的李泰,李世民连忙上前收买人心,笑道:“青雀,御史大夫有闻风而奏之职权,今早听闻了一些流言蜚语,心急如焚之下,未经查实就上表弹劾,是有不当之处,不过看在他们忠心为国的份上,就饶了他们这一回吧。”

         “父皇,您明鉴啊!儿臣昨日可是在宵禁前才赶回王府的,长安城坊间的流言蜚语传的可真是够快的,还有咱们大唐的御史也真是够兢兢业业的。大唐的朝会于辰时开始,这就意味着在场的诸位大人在卯时就要在府中出发,难不成这些御史大人天不亮就开始写奏章了。儿臣还小不懂事,也不知道那里得罪了人,居然值得被这样针对。”也知道什么叫着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李泰装作有些不乐意的样子,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李世民当然清楚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些御史的背后之人意在打击自己这个新君的威信。如若不是李泰仗着年幼胡搅蛮缠,自己这个太子殿下也只能吃哑巴亏,严惩李泰,朝令夕改,被狠狠的落下脸皮。可因为玄武门之变,得位不正的李世民知道,在自己真正坐稳皇位之前,必须如履薄冰、小心谨慎,现在必须见好就收,不动声色的他已经在考虑该怎么样收场了。

         “殿下,卫王殿下的话有理,微臣的宅邸离西市也不远,可今早也没有听说过卫王殿下于昨日驾临西市的消息。只怕是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胆敢结党营私,在其中挑破是非。”刚刚在李泰还未到来之时,就和御史们吵的很辛苦的长孙无忌在这时又站了出来,盯着有些站立不安的御史们,展开反击。

         “殿下,微臣冤枉啊,微臣几个对殿下绝无二心,对大唐绝对是忠心耿耿。昨日微臣族兄来访,微臣在家宴中听闻了卫王殿下在西市的所作所为,心情激荡之下彻夜难眠,于是有了这一封弹劾奏章。诸位同僚也是急公好义,为了大唐,为了皇家威严,才与微臣一起冒死进谏的啊!”最先带头的那个御史也豁出去了,把一切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冒死进谏?说的好吓人哦,也真够不要脸的,明明知道大唐不以言获罪,父皇也是千古明君,还怕真的会砍了你们的头?”看着这个忽然跪下喊冤的御史,李泰非常不屑讥讽道。

         “青雀,少说两句!”似乎已经大获全胜的李世民笑眯眯的训斥道,然后又快步上前亲自扶起那个跪着地上的那个御史大夫,还好声好气的安慰道:“王大人,快快请起,大唐不以言获罪,朕绝对不会怀疑王大人的耿耿忠心。”

         “太子殿下,昨日卫王殿下与民同乐固然是可喜可贺,可今日在朝会上策马进殿,于礼法不合,微臣请求追究此事。”看到那些不争气的御史们好像快被演双簧的李世民父子摆平了,郑善果虽然在心中暗自吃惊于李泰的妖孽,可还是不依不饶的上前进谏。

         “殿下,微臣附议!这匹矮马刚刚汗流浃背,非常明显就是卫王殿下直接策马进宫,直至武德殿前才下马。微臣弹劾卫王殿下大不敬之罪,这皇宫虽是皇家住所,可也是大唐威严所在,不能一句自家的就能敷衍了事的。”又一个看起来官不小的家伙也连忙跟上,直视李世民越来越犀利的眼神,继续找茬。不甘心失败的他们,实在不想放过难得的机会,昨天的事暂且揭过,现在只论刚刚抓到的现行。

         就在李世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准备发飙的时候,对于这些不依不饶的家伙彻底没有耐心了的李泰也没有好客气了,上前一步直言不讳的厉声说道:“诸位大人,看来你们今天真的就不肯放过小王了?是不是真的以为子不教父之过,抓住了本王的小辫子,就能够打击父皇的威望了?”

         “微臣几个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绝无此意。”看到不按常理出牌的李泰直接掀桌子了,有些不知所措的郑善果尴尬了,硬着头皮应道。

         “郑大人,那本王就和你就事论事。在本王眼里,郑大人对大唐来说还真不如本王这匹矮马呢!”李泰很不客气的大声说的。

         “还真是黄口小儿!”郑善果被气的直哆嗦,直接向李世民讨公道:“殿下,还请为微臣做主!”

         “郑大人,本王就算不是大唐正一品的亲王,也是从四品下的少府少监,这里是朝会,别没事就找父皇。”李泰直接大声喝道,看着全部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的自己身上,李泰不紧不慢继续说道:“听说本王还没有走马上任,就有人不高兴了,这少府监的设立可是一拖再拖。让本王空有报国之心,而报国无门啊,所以本王才与昨日驾临长安西市,才有了今日这场风波,有了这匹马。”

         “卫王殿下,微臣可听说了,您昨日可在铁匠作坊折腾了一下午,这匹马也是在西市随意购买的。”既然撕破了脸皮,郑善果也不在保留,语气凌厉的质问道。

         “哎呦,郑大人的消息可真够灵通的,本王可是还特地让人封锁了整个作坊呢,这都没能瞒住郑大人,这可真是奇了怪了。”李泰装作一脸吃惊的看着郑善果,看着他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得意,李泰忽然话锋一转,大声呵问道:“可郑大人知不知道,本王昨日一下午就凭这一匹马,就为大唐赚了百万贯钱财!而且以后还会细水长流,为大唐省去无数耗费!”

         “这怎么可能?难道卫王殿下的这匹劣马还是仙马不成?”震惊万分的郑善果回头看了一眼被一个武将拉到角落里的小矮马,一万个不信,大声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