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乱入的李渊
        第三十九章

         “郑大人,是不相信本王吗?”李泰笑吟吟的看着震动异常的文武百官,有些玩味的问道。

         “荒谬绝伦,真是荒谬绝伦。”实在无法相信的郑善果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一脸自信李泰,使劲摇着头说道。

         “卫王殿下,这里是大唐朝会,不是一个黄口小儿撒野的地方。就算是汗血宝马的价值也不会超过万贯,殿下这一匹劣马难道是纯金打造的不成?就算是这一匹马真的是金子做的,也不是殿下无礼放肆的借口。”最先跳出来的那一个御史连忙上前助攻。

         “根据大唐律例,除非是有十万火急的军情,不管是何人都得在宫门外下马,就算是太子殿下允许卫王殿下将大唐皇宫当成自己家一样,能够肆意妄为。可别忘了,这些宫殿真正的主人可是当今陛下,太子殿下还没有真正登基呢!”既然已经站了出来,就没有了继续保留的理由,豁出去的郑善果已经赤着胳膊亲自上阵了。

         一时间,整个武德殿都安静了下来,本来还想上前开口的李世民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转身回到了龙椅前。

         一旁的长孙无忌见已经刺刀见红,上前张口欲言,却被李泰给阻止了,只见李泰一脸认真的提醒道:“各位大人,本王只是说在昨日下午赚了百万贯钱财,并没有说这一匹矮马就值百万贯,可听清楚了?”

         突然觉得好刺激的李泰微微的咪起眼睛,也不在保留,用有些不阴不阳的声音继续提醒道:“还有,各位大人似乎忘了,本王被皇爷爷封为正一品亲王的原因。本王虽是父皇的嫡次子,可如果按照大唐皇室的族谱来算,本王得叫当今太子殿下一声二伯。就算是本王真的犯错了,这个天下除了皇爷爷,谁有资格罚本王?各位大人实在是太心急了,选错对象了。”

         一时间,文武百官全都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要不是李泰特意提起,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忘了,作为李世民嫡长子李承乾才只是从一品的中山郡王,而嫡次子李泰却是正一品的卫王。

         而李泰的爵位等级之所以与未登上太子之位之前的李世民相当,那是因为在其刚满周岁之时,就被李渊过继过了早死的四子李元霸,以继其后。如果真要追究起来,李泰真正法理上的父亲是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李元霸,而作为太子的李世民如果没有父亲这个身份,还真没有权力去处罚李泰这个卫王。

         一时间,所有文官都面面相觑,大家就这样白吵了一早上?至于去太极宫找已经准备好当太上皇的李渊,没人会这样去自找麻烦。再说,就算硬着头皮去找了,李渊也不一定会出来管这种小事。

         “好贤侄,来跟叔叔说说,这匹劣马怎么就能够赚百万贯?叔叔可看了好久,这不就一匹普普通通的劣马吗?也没有长出花来啊。”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咬金大魔王可管不了那么多,在这时找上了刚刚脱离了战场的李泰,亲切的搂住了李泰的小身板,觍着脸套近乎道。

         “程叔叔,你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真的看不出来?”李泰说着,就回头看了看,一群武将已经将那匹矮马围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的动弹不得,如果这样也能发现马蹄下的秘密才奇了怪了。

         “陛下,驾到!”忽然,武德殿外传来了宦官那尖锐刺耳的高呼声。

         “儿臣,参见父皇!”李世民连忙走了下来,快步上前行礼。

         “微臣,参见陛下!”然后是文武百官,一起躬身行礼。

         “孙儿,见过皇爷爷!”还有李泰那势单力薄的稚嫩声音,被淹没在了声浪中。

         “都平身吧!”李渊直接往龙椅走去,一边坐下,一边向跟在身边的李世民问道:“今日,是有何大事?居然要小青雀骑马闯宫?”

         “皇爷爷,您可以为青雀做主啊!他们居然一起欺负青雀,还说这皇宫不是青雀的家,要逼父皇罚青雀。”李泰装作一脸委屈的上前卖萌告状。

         “小青雀,别急别急,皇爷爷一定会给你做主,居然敢欺负朕的小青雀!”李渊连忙一脸慈祥的哄道,然后有些不高兴的向文武百官大声问道:“这皇宫大内不是朕孙儿的家,难不成是你们的家?”

         “微臣不敢!”文武百官全部的整齐划一的低头认怂,这样的问题根本不好回答,无法回答。

         “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居然敢欺辱朕的孙儿,青雀才七岁,他能犯什么错?就算犯错了,用得着上朝会?”作为开国之君,李渊还是有些霸气,不断质问着。看着下面十几个大汗淋漓的大臣们,李渊心中敞亮着,向自己的绝对心腹问道:“裴寂,你来给朕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微臣,遵旨!回禀陛下,是……”位高权重的斐寂虽然当了一早上的看客,可心理明白的很,立即将来龙去脉不偏不倚的说的清清楚楚。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斐寂本来是三缄其口,两不相帮的不想得罪人,不过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上朝的皇帝都开口了,只能如实相告。

         “哼,你们这些御史可真有出息,朕的孙儿就算是贪玩一些,也不至于这样兴师动众吧。至于青雀骑马闯宫,他才几岁,就算是他不懂事,你们都年纪一大把,肚量就不能大一点?”暗自偏袒的李渊一脸不愉的训话道。

         “皇爷爷,孙儿可不是贪玩,也不敢骑马闯宫,只是青雀年幼不懂事,写不来正正经经的奏章,所以只好把这匹矮马牵到武德殿来,让父皇和文武百官好好看看。”李泰努力装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上前说道。

         “小青雀,难不成你这匹马还有什么秘密不成?”感到有趣的李渊笑着问道。

         “皇爷爷,父皇不是让孙儿领了一个少府少监的差事,儿臣这几天可是日思夜想,要怎么样才能够为大唐的江山社稷添砖加瓦。所以就有了这匹马,刚刚儿臣可说了,儿臣这匹马对大唐来说最少值个百万贯,可就是没人信!”李泰用万分委屈的语气述说道。

         “小青雀,你给皇爷爷好好说说,这匹劣马怎么就值百万贯了,如若属实。皇爷爷就让刚刚敢弹劾你的那些蠢货,都滚回家带孩子去。”有些好奇的李渊连忙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