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坑人的李泰
        第四十章

         李渊的话音刚落,李世民也是以为值什么百万贯都是年仅七岁的李泰的天真之言,连忙以退为进的劝谏道:“父皇,青雀还小,诸位大人不相信也是应该的。【零↑九△小↓說△網】可千万不能以青雀的一己之言而决断诸位大人的仕途前程,这对于大唐的江山社稷百害无一利啊!”

         “陛下,太子殿下,卫王殿下可不仅仅是大唐亲王,而且还是太子殿下亲封的少府少监。不论哪一个身份都有资格参加朝会,发表自己意见,表明自己的态度,同样的,卫王殿下年纪虽小,可现在是在朝会上,卫王殿下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否则,堂堂大唐亲王和大唐大臣岂不成了言而无信之人?”刚刚还被吓了一大跳的郑善果压根就没有思考过李泰再三强调的言语是否真的有那么一丝可能性,见贵为太子的李世民突然为自己几个求情,还以为李泰完全是故弄玄虚,有些不依不饶的上前一步,义正言辞的启奏道。

         “郑大人,你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本王当然会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欺君罔上可是大逆不道之罪,本王可不敢在朝会上虚言。不过郑大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本王,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李泰不紧不慢的辩解着,语气越来越严厉,最后紧紧逼视着仿佛胜券在握的郑善果。

         “卫王殿下,微臣对大唐可是满腔热血,对陛下也是忠心耿耿,不忍看到有人仗着年幼就能够持宠而娇,把大唐的江山社稷弄得乌烟瘴气的。”仿佛没有看到一般,郑善果皮笑肉不笑的反驳道。

         “郑大人果然是忠心耿耿啊,既然郑大人不相信本王能为大唐赚取百万贯,那么和本王打个赌如何?如果本王不能够做到,就自请降爵,并掏出价值百万贯的钱财充入国库,但如果本王做到了呢?”都快被气笑的李泰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提议道。

         “青雀!”有些急了的李世民低声喝道。

         “既然卫王殿下那么有信心,那微臣就陪卫王殿下赌一把又如何?如果卫王殿下的这一匹马能为大唐赚取百万贯的钱财,微臣立即就辞官归隐,同样出资百万贯充入府库。”自信无比的郑善果生怕李渊和李世民直接阻止李泰,毫不迟疑的大声应道。

         “本王可没说这匹劣马能够为大唐赚取百万贯钱财,只是说本王昨日下午的一个点子能够为大唐赚取百万贯,现在这个点子已经用到了这匹矮马身上。如果郑大人认可的话,那么赌约就正式成立。”生怕玩文字游戏的李泰再次强调道。

         “这一点,老夫认同,一匹劣马就算是累死也不一定赚到多少。不过卫王殿下的这一个点子,到底值不值百万贯?必须是在场所有文武百官共同认可的,绝不能弄虚作假。”郑善果也很是谨慎的补充道。

         “小青雀,你府中有那么多钱财吗?百万贯可不是小数目,就连你皇爷爷现在要拿出来都有些困难,待会如果要是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哦!”坐在龙椅上打着哈欠的李渊看的有趣,笑着打趣道。

         “还请皇爷爷放心,孙儿虽然没有那么多钱财,可却有绝对的把握,输不了。不过待会郑大人拿不出百万贯钱财,还请皇爷爷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孙儿可不是好欺负的。”李泰在拍着胸脯保证的同时,还装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狠狠的盯着郑善果威胁道。

         “青雀,郑大人出身于荥阳郑氏,五姓七家可是真正的名门望族,不可能会赖账的。既然这场赌约无论结果如何,受益的都是朝廷,那朕就和满朝文武百官给你和郑大人做一个见证,如若耍赖,以欺君之罪论处!”李渊见李泰那把握十足的样子,虽然心中怀疑,可还是给这个手笔惊人的赌约加了一把火。

         “青雀多谢皇爷爷!”李泰躬身谢过之后,又看向忽然有些紧张的郑善果,再次确认道:“郑大人,可有异议?如果没有的话,本王这就揭开谜底。”

         不等心中已经暗暗后悔的郑善果说什么,中书令房玄龄直接笑着说道:“卫王殿下,文武百官都看着呢!人无信责不立,郑大人是不会反悔的,赶紧说说是什么样的一个点子价值百万贯?朝廷现在可缺钱了,可就等着你们的两百万贯呢!”

         “就是就是,别卖关子了,等的俺老程心里难受!”程咬金大魔王也跟着瞎起哄。

         “其实呢,秘密很简单,就在马蹄上。”看着文武百官那好奇的眼神,李泰直接揭开了谜底。

         话音未落,就有武将迅速弯下腰,一把抓起了小矮马的马蹄,而程咬金也立即转身往回挤,大声嚷嚷着:“让让,让俺老程看看。”

         “这是铁?”

         “马掌上钉了块铁条?”

         “这点子可真奇了,咱们怎么就想不到呢?”

         离地近的武将们看了一眼就明白马蹄铁的作用,立刻就嚷嚷开了,在嘈杂混乱中,还有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文臣使劲往前挤。

         “肃静!肃静!都成什么样子了!”要保持君王形象的李渊和李世民也不好一窝蜂向前挤,对视了一眼之后,李世民大声喊道。

         很快,快挤成一团的文武百官复归原味,看着安静的站立在那的小矮马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李世民疑惑的问道:“青雀,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皇,前几日,儿臣府中的一匹马的马蹄裂了,可儿臣穷啊,所以就想方设法的要给马穿上了鞋子。昨日一试,果然能给马匹穿上铁鞋,这钉在马掌上的马蹄铁就是儿臣的点子。”李泰居然开始卖萌哭穷了。

         “荒唐,居然给马穿鞋,卫王殿下,就算想赖账,也不能这样信口开河吧。”一直回头盯着小矮马的郑善果立刻就大声教训道。

         “郑大人,此言差矣!卫王殿下这个法子最起码能给大唐增加万匹可以驱使的良马,为大唐增加无数骑兵,并节省无数马匹损耗。这真是大唐之福啊!”作为武将领头人的李靖立即上前驳斥道。

         “这不可能!”难以置信的郑善果直接失声了。百万贯钱财,相当于后世几十亿的财富,就算是五姓七家拿出来也是会伤筋动骨,他实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郑大人,这马蹄铁虽然简单,可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不说有了马蹄铁,我们无需担心马蹄磨损,这样一来就能够多训练无数骑兵,而且以往一场战役下来,因为马蹄磨损而退役的马匹占战损的三成以上,以后这都能避免了。卫王殿下说这点子值百万贯,还真是谦虚,在微臣看来,何止亿万贯!”李靖很是激动的解释道。

         “真的?”已经一脸阴霾的郑善果自怨自艾的喃喃道。

         “药师,可都是真的?”戎马一生的李世民一边快步走向小矮马,一边确认道。

         “太子殿下,这还有假,以后老程能够天天骑马撒欢了!”都快笑歪嘴的程咬金大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