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和李承乾的第一次交锋
        第二十九章

         李泰清楚自己刚刚的赔礼行礼道歉是为了避免魏徵心里有疙瘩,生怕自己刚刚的推迟会在魏徵这个“千古名相”的心里留下一些不好的印象,可现在看到魏徵这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认真模样,李泰也只能感慨古代人真是淳朴,难怪刘大耳能够哭出一个三国蜀汉来。

         为了活跃活跃变得有些严肃的气氛,李泰摊了摊手,用轻松的语气开玩笑道:“诶,魏长吏,别啊,能鞠躬尽瘁就行了,死而后已就不用了吧。要不然父皇会责怪我压榨他臣子的,这罪名本王可担当不起。”

         “青雀,你这可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看到这样一副君臣相得的场面,一旁李世民也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笑着打趣道。

         “四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是诸葛武侯的千古佳话,只是表示要全心全意地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到死为止。又不是真的要魏长吏真的去死,你可真是够不学无术的。”不知道何时到来的李承乾一边从门面像模像样的走了进来,一边对李泰教训道。

         李泰回头一看,李承乾又非常规矩的对李世民行礼,轻声解释道:“儿臣见过父皇,刚刚恰好在外面听到了一些谈话,还请父皇恕罪。”

         “见过中山王殿下!”魏徵也连忙对李承乾拱了拱手,算是行礼了。

         “又不是什么外人,不碍事!”李世民笑道,然后又有些奇怪的问道:“承乾,今天孔夫子怎么那么早就放课了?”

         “禀父皇,今日夫子夸儿臣的课业完成的出色,作为奖励,故给了儿臣一下午的假期。”李承乾一板一眼的认真回着话。

         “孔夫子可不会轻易夸人,看来是承乾你真的学的不错。不过得继续保持,等哪一天孔夫子亲自来表扬你的时候,父皇再好好赏赐你一番。”李世民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鼓励道。

         “谢父皇!”喜形于色的李承乾立即谢道。然后却看到不搭理自己的李泰在一旁不屑的撇了撇嘴,神色一动,又不安好心的对魏徵说道:“魏长吏,我这个不成器的四弟真的是不懂事,居然连成人之美这个道理都不懂,魏长吏你的忠心可是有目共睹,日月可鉴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话肯定也不是吹牛的!以后四弟还得劳烦你多多管教,让他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不学无术就算了,居然还不去弘文馆学习。”

         “大哥,我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不学无术了?你明明是在嫉妒我这个做弟弟的天赋异禀,可以不用去弘文馆煎熬,自己难受可别拉我下水啊。”被当面上眼药的李泰很不爽的直接问道。

         “四弟,你这是什么话,大哥要魏长吏多多规劝你,让你去弘文馆多读读书,这还有错了?去弘文馆读书怎么就成煎熬了,接受大儒的亲自教导可是我们的荣幸。【零↑九△小↓說△網】而且你就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典故都不清楚,不是不学无术是什么?”被戳破心思的李承乾涨红了脸,大声教训道。

         “既然你那么喜欢接受那些大儒的教导,那为什么不继续留在弘文馆刻苦读书?夫子让你休息你就能够懈怠了?明明可以主动留下,为什么还跑的那么快?”李泰这下连大哥都不叫了,很不给面子的反问道。

         “我,我这叫劳逸结合,劳逸结合这个道理懂不懂?”被问的有些哑口无言了的李承乾,有些心虚的顿了顿,张口大叫着。

         “既然你知道劳逸结合这个道理,那怎么还要让我卫王府的长吏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武侯最后是怎么死的,是大家都再清楚不过的事,你到底有何居心?”见李承乾方寸已失,李泰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作为臣子的,不就应该向诸葛武侯学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我这是在提醒他们作为臣子的本分,怎么就成居心不良了?”快要恼羞成怒的李承乾直接就口不择言了。

         这下一旁抱着丽质小萝莉一直一言不发,要借此机会好好观察一下的李世民,也很是不高兴的看了看李承乾。这种话怎么能从上位者的口中说出呢?即使在怎么希望下属要誓死效力,也不能这样直接摆到台面上来说啊,这样以后还怎么收买人心。

         虽然知道李承乾的性子激进,可看到他又这样口不择言的样子,李泰还是给自己点了一万个赞。玩政治我不擅长,可对付一个小屁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宫斗也不是很难嘛。浑然忘了自己有多大岁数了的李泰,忽然有了一种无敌就是寂寞的成就感,还好心提醒李承乾道。“居心不良什么的可都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不敢这样说。最后提醒你一下,作为兄长应该知道谦让,不该对弟妹有嫉妒之心。”

         “我嫉妒你?”好像已经感觉到自己刚刚有些话说错了的李承乾这下都快气愤了。

         “嫉妒我这个弟弟的比你英俊潇洒,嫉妒丽质妹妹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反正你就是心眼太小,没事找事。”有些不要脸的李泰很直白的说道。

         “我是嫡长子,等父皇登基了,我就是大唐太子,我会嫉妒你?以后我是君,你是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需要嫉妒你?”口无遮拦的李承乾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虽然他的话在这个时代的确就是大道理。

         “够了!你们两个可是亲兄弟,怎么每次见面都要吵一次。”脸色拉下来的李世民将怀中的丽质小萝莉放下,大声呵斥道。

         “父皇,都是四弟……”吓得满头大汗的李承乾赶紧推卸责任。

         “够了,刚刚那些话都是谁教你的?”有些不耐烦的李世民直接向李承乾质问道。

         “父皇,这……,弘文馆的同窗都是这样在儿臣面前说的。”李承乾犹豫了一下,不过看着李世民紧逼的眼神,还是将自己的猪朋狗友给卖了。

         完全一副不关我事的李泰正幸灾乐祸着,忽然发现一旁的魏徵已经满头大汗了,开口解救道:“父皇,儿臣看魏长吏好像有些身体不适,还请先行告退。”

         “那你先把丽质带走吧。”李世民盯着同样大汗淋漓的李承乾,摆了摆手吩咐道。

         “是父皇!”李泰在行礼告退之后,上前抱起了有些怕怕的丽质小萝莉,往外走去。在路过李承乾的时候,李泰忽然一笑,在其身侧停了下来,轻声说道:“既然你是君,我是臣,那么我这个做弟弟的现在就送上第一道劝谏。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PS:补昨天的更新。O(∩_∩)O谢谢收藏,谢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