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作死的李承乾
        第二十三章

         兄弟和睦的反义词是什么?是同室操戈还是兄弟阋墙?总之这些都是李世民最不希望看到的。

         刚刚杀了自己亲生大哥李建成和三弟李元吉,软禁了自己亲身父亲,才刚刚手掌大权的李世民尽量保持着不动声色的面部表情,可内心深处实际上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开了一个很坏的头,说不定自己的子孙哪天就会学着自己也来个“玄武门之变”。到了那一天,也许相对克制的杀兄弑弟都不会是最终的结局,整个大唐都会被血雨腥风所笼罩,这也是李世民最害怕发生的一件事。

         本来这几天春风得意的生活让李世民的心情很是不错,根本就想不到自己居然会那么快就遇到了和父亲李渊一样的难题。李世民本以为自己还年轻力壮,而且孩子们都还小,暂时还不会遇到这样的烦恼,可就在今天,本来最不应该起争抢好斗之心的李承乾居然开始别苗头了。

         李世民现在对于这个毫不顾忌的将自己那还没有愈合的伤疤掀开,将血淋淋的事实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嫡次子,给自己出了一个天大难题的李泰,感觉真的很复杂。小小年纪就能够做到明事理知进退,非同一般的妖孽,看着自己忽然感到相当陌生的第四个儿子,李世民真的是非常的纠结。为什么李泰不是自己的嫡长子呢?思绪纷飞的李世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李世民忽然有些理解自己父亲李渊当初的难处,突然感到有些萧索,即使出于无情帝王的理智,李世民很清楚的知道李泰口中的要求是最合理的,是对所有人的伤害都是最小的,即使李泰最后还给自己留了一些余地,可李世民作为一个父亲,还是很难答应下来。

         即使作为弟弟的李泰不该对就连李世民自己都还没坐上的皇位产生觊觎之心,可曾经处在相同的尴尬位置,非常感同身受的李世民不仅没有产生责怪之心,反而感到非常对不起李泰这个次子。因为李世民自己实在做不到像李泰现在一样退一步海阔天空,而且这一步退的是那么的大,几乎就是断绝了自己的后路。

         而长孙氏则轻轻的叹了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真的是不好说什么。心中怜惜的她只好将李泰拉入自己并不宽阔的的怀中,以示安慰。

         看着还在深思熟虑的李世民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样子,李泰心中其实也是非常坎坷不安的,他已经赌上了自己在大唐的未来。地球上二十多年平凡的生活经历,李泰唯一关于政治斗争的认识就是来自那些刷屏的宫斗剧和一些还不是很符合逻辑的历史小说。李泰知道现在的自己想抢李承乾的太子之位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所以现在直接以退为进,要在李世民的心里种上内疚的种子。

         李泰很清楚什么叫攻心为上,当未的自己表现越来越出色,这颗父亲对儿子内疚的种子就会慢慢的生根发芽,李世民不仅仅会在其他方面尽量补偿自己,而且在未来某一天在李承乾成功作死,被废之后,会成为自己夺取太子之位最重要的砝码之一。做工经商在唐朝人眼里无疑是卑贱之事,这对于自己这个穿越客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机会。毕竟作为政治小白的自己,实在没有办法与那些大大小小的狐狸勾心斗角,另辟蹊径才是自己能够对大唐施加影响力的正途。

         唐代商人的地位仍是低下的,民间工商业者被视为“杂类”、“杂流”、“贱类”的观念还深入到官僚士大夫甚至一般平民的意识之中,工商业者被看作是唯利是图的小人,是不能登大雅之堂,更不能入仕为官的。可如果有一天大唐上上下下都离不开你的时候,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寡头真正崛起的时候,那时的李泰会让整个大唐真正认识到什么叫做资本的力量。【零↑九△小↓說△網】

         另外做工经商也是李泰将地球的科技文明搬到这个西游世界的绝佳途径,虽然做一个文抄公也能赚取功德,可这样又怎么能够比得上直接改变天下万民的生活方式来的简单快捷。三皇五帝不就是最好最成功的例子吗?这时的李泰和李世民一样思绪纷飞,不过一个是对快乐的畅想未来,一个是对苦恼的纠结万分。

         这几个心事重重的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并没有注意到长孙无忌在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御花园。而今天一直安静不下来的丽质小萝莉则兴奋的上前炫耀道:“舅舅,舅舅,丽质给你变戏法好不好?刚刚四哥教了丽质一个好好玩好好玩的戏法,能把水变成冰哦。”

         “舅父,承乾也会‘化水成冰’,真的很神奇,绝对会让舅父觉得大开眼界的。”李承乾这小子也连忙上前拦住长孙无忌献宝道。

         “哎呦,不急不急,舅父今天刚好有空。”长孙无忌笑呵呵的应道。哄着两个小屁孩的长孙无忌抬头一看,却见李世民和长孙氏坐在那里相顾无言,不由有些疑惑,连忙上前见礼,正色道:“无忌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

         回过神的李世民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大舅子来了,整理了一下心情,故作轻松的说道:“无忌来啦,不必多礼,随便坐。”

         “是!”满脑子好奇的长孙无忌一边应声坐下,一边看向了自己的妹妹长孙氏,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提示。

         “哎!”长孙氏轻叹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

         而这时,突然传来丽质小萝莉的哭声,全部人都心中一紧,扭头一看,只见丽质小萝莉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呜呜~~,父皇,娘亲,大哥欺负人,大哥欺负丽质,丽质不要他当哥哥了。”丽质小萝莉一边大声哭喊着,一边用小手揉着双眼,泪水不要钱似的哗哗直流。

         长孙氏连忙起身上前一边抱起丽质小萝莉哄着,一边大声呵斥道:“承乾,你怎么可以欺负妹妹!”

         “母亲,我,我没有欺负丽质,我只是推了一下她,谁知道她,她就摔到地上了。”手里拿着那个硝石袋子的李承乾非常慌乱的辩解道。

         “大哥大坏蛋,大哥骗人,刚刚明明和人家抢东西,还把人家推到了地上。”已经哭了一阵的丽质小萝莉立即大声哭诉道。

         “我没有,我只是拿了这个袋子,是你自己从几案上掉下去的。”李承乾也毫不示弱的嘴硬道。

         “哇哇~~,明明是人家先要给舅舅变戏法的,你偏要抢,丽质没有你这样的哥哥。”丽质小萝莉哭的更厉害了,喊着要和李承乾断绝兄妹关系。

         “我,我不也是要给舅父变戏法,我是哥哥,你是妹妹,所以要我先来。”死不认错的李承乾口中蹦出这么一句歪理来。

         “啪!”这下回答他的是一个大耳刮子,脸都已经完全黑了的李世民盯着李承乾,一字一顿的反问道:“作为兄长,欺辱幼妹,你还有理了?”

         “唔~”捂着生疼的小脸,李承乾哭都不敢哭出来,更不敢为自己辩解。别说自己本来就不占理,就算是丽质小萝莉无理取闹,给李承乾十个胆子,现在也不敢回嘴。

         停下哭泣的丽质小萝莉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已经快完全黑化的李世民,现在这种情况,也就只有长孙氏敢劝谏了。虽然同样责怪李承乾的不懂事,可看着李承乾小脸上红红的手掌印,心疼万分的长孙氏还是开口了,轻声说道:“二哥,算了吧,承乾还小,不懂事。”

         “今天你先回去自己好好想想,晚上不准吃饭,另外你明天自己老老实实的把这件事告诉你老师,看看他们会怎么教训你。”看着李承乾捂着小脸瑟瑟的盯着自己,还流着无声的眼泪,心软下来李世民缓和了一下语气,教训道。

         “是,父皇。”李承乾一边哽咽着答应,一边转身跑了。

         看着李承乾远去的背影,李世民心里也堵得慌,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对比一下今天李泰和李承乾的表现,真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同样是自己的儿子,一个为了兄弟和睦,而想去做卑贱之事,一个却为了一个炫耀的机会,而去欺负幼妹,这差距好像有点大吧。当李世民再次转身看向李泰的时候,眼神那叫复杂啊,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对长孙无忌说道:“无忌,我们还是到书房谈吧!”

         看着李世民还有长孙无忌的背影,刚刚看了一场好戏的李泰有些迷糊了,实在猜不出李世民到底是什么态度。只能在脑海中默默的回忆关于长孙无忌的资料,也许他们待会也会谈起自己的一些事吧。

         长孙无忌,字辅机,河南洛阳人,唐初宰相、外戚,隋朝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之子,母亲高氏为汉族(北齐乐安王高劢之女),文德皇后同母兄。

         长孙无忌出身于河南长孙氏,自幼被舅父高士廉抚养成人,与唐太宗是布衣之交,后又结为姻亲。唐高祖起兵后,无忌前往投奔,并随太宗征战,成为其心腹谋臣,后参与策划玄武门事变。

         贞观年间,无忌历任左武侯大将军、吏部尚书、尚书右仆射、司空、司徒、侍中、中书令,封赵国公,在凌烟阁功臣中位列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