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李世民教子
        第九章

         兴奋不已的丽质小萝莉正用那萌萌哒的言语说着今天发生的一些趣事,咿咿呀呀的打着李泰的小报告,就在这时李承乾也到了秦王府正厅,看到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都在这,连忙快步上前,规规矩矩的行礼:“承乾见过父王,母亲,舅父。”

         “承乾,你来的正是时候,丽质正要告状呢,你也来听听。”随意点了点头的李世民抱着丽质小萝莉在上首随意坐下,语气轻松的招呼道。

         “是,父王。”李承乾恭敬的答应道。

         在大家按照尊卑落座之后,长孙氏让厨房准备上菜,而颌首而笑长孙无忌则微微眯起了小眼睛,悄悄打量着看起来聪明伶俐的李承乾。

         “承乾,今天读了什么书啊?”长孙无忌可没心思听丽质小萝莉的稚嫩童言,看着像模像样的端坐在身边的李承乾,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一脸微笑的听着丽质小萝莉无忌童言的李承乾一愣,连忙回话道:“舅父,今天孔夫子给我讲了《孟子·滕文公上》,承乾颇有所得。”

         “孔颖达是孔圣人的嫡系后人,熟读四书五经,乃是当代大儒,当今文士的精神领袖。能做他的学生是你的幸运,一定要好好读书,听从老师的教导,知道吗?”听到这话,一旁的李世民也一脸高兴的告诫道。

         “是,父王。”满脸兴奋的李承乾也煞有其事的答应着。

         被争宠的丽质小萝莉见状,有些不开心了,搂着李世民的脖子撒娇道:“父王,父王,丽质都还没有说完呢。”

         “好好好,丽质乖,到你母亲那去。”微微一笑的李世民连忙哄道,将怀中的丽质小萝莉递给了长孙氏,然后才扭头看向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李泰,问道:“青雀,丽质说你欺骗她,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父王,骗人是我不对,不过刚刚我只是想教导一下妹妹,让她知道没事献殷勤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想让她长长记性。”一直在一旁装鸵鸟的李泰见实在是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

         李世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向李承乾问道:“承乾,刚刚你妹妹告了青雀一状,你这个做兄长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父王,孟子曰: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我觉得四弟并没有做错什么,兄长教导妹妹是应该的,是丽质不懂什么叫长幼尊卑,竟然还对兄长谗言佞语。”李承乾很是认真的之乎者也道。

         李承乾的话音未落,刚刚钻到长孙氏怀了的丽质小萝莉就瞪大了眼睛,气鼓鼓的对着还隐隐有自得之意的李承乾,大声叫道:“大哥是大坏蛋,丽质以后不理你了。”

         “兄长,你书读的比我多,什么叫童言无忌应该知道吧!丽质还小,你这样说她不怎么好吧?而且她是我们的妹妹,我们更应该谦让爱护。再说了,对的就是对的,错了就是错了,如果一点道理都不讲,只讲长幼尊卑,那简直就是害人害己。”虽然李承乾是为他说话,可李泰却不乐意了,这个李承乾是读书读傻了吗?居然这样说自己的妹妹,直接大声反驳道。

         “四弟,什么叫只讲长幼尊卑,还害人害己?三纲五常就是最大的道理。以下犯上就是错,而且是罪无可恕的大错特错!夫子都说了,……”李承乾现在满脑子都是孔夫子的教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李世民的脸色都变了,振振有词的教训道。

         “给我住嘴!”刚刚一听到父子有亲、长幼有序,长孙氏就觉得有些不妥了,听到这,立即大声的打断了李承乾的长篇大论。然后又急切的向已经面如黑锅的李世民解释道:“夫君,承乾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大家都饿了吧,还是先吃饭吧。”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李世民努力的装出一脸平静样子的吩咐道。

         刚刚囚软禁了亲生父亲,杀光了两个兄弟全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的李世民,这样被当面指桑骂槐,说怒火冲天都是轻的。而且这些大道理,这些圣人之言还不好反驳,李世民本来就担心自己宫变会遭受全天下的非议,甚至会被造反,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最看重的嫡长子。刚刚大权在握,正是意气风发的李世民在心中暗骂自己这个嫡长子没眼色的同时,又记恨上了孔颖达这个教坏李承乾的人。

         虽说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这顿饭本来应该是庆祝的家宴,可现在的气氛好像有些尴尬,连一向活泼的丽质小萝莉都比往日沉默了许多。

         因为没人敢在李承乾面前多嘴,所以李承乾虽然知道昨天发生了一些事,可他根本不清楚昨天的腥风血雨,所有根本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刚刚还对自己和蔼可亲的父亲会脸色大变。而对所有事都心知肚明的李泰才没有兴趣开口触霉头呢,有些心不在焉的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吃饭的时间并不长,然后李世民发话了,他没理会李承乾,而是对李泰说道:“青雀,最近实在是太忙了,也该给你找个老师好好教导你了。这样你才能明白事理,做事知道个轻重。”

         听到李世民要给自己找老师,李泰心里长叹,悲苦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前世那些寒窗苦读的日子又要重新来临了,命苦啊。这四书五经可比数理化难多了。

         一想到一个老学究在眼前手拿戒尺,之乎者也的说话,李泰的脑袋就隐隐作痛。

         “父王,我不想学文,我想习武。”李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看着李世民疑惑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昨日,可把我吓的不清,我不想再当胆小鬼了,我要练武,我要保护母亲和妹妹。”

         “嗯,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学文习武并不冲突,那我就给你找两个老师,一文一武,你得好好学,知道吗?”李世民很是欣慰的夸奖道。

         “谢谢父王!”李泰连忙答应道。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