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恶意
        车内亮着暗黄的灯。邓肯之前经历过一次大战,之后测试时又不断激活中断大力神,让身体以及精神方面都有些超负荷。他闭上眼,很快进入睡眠状态。

         时间缓缓流逝,车厢内响起此起彼伏的轻微鼾声。

         不过很显然,有些人还是睡不着。

         比如车上唯一的情侣,许思博和施玉,两人凑在一起,抱头互啃,许思博更是将手伸进施玉的胸口,变换无数动作。两人在亲热之前查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大都睡觉,才会如此大胆。两人倒是没有看到,在他们后方,有个人睁着眼睛,静静地望着他们,是那个维修工。

         维修工呼吸很急促,脸上涌起一抹潮红,下身更是突起一个小帐篷。如此近距离的现场激情戏对他的刺激太大了。维修工名叫莫永涛,三十二岁,因为他很少说话,更多的是默默做事,别人对他的评价永远都是两个字,老实。

         老实,是褒义词,莫永涛在其他人心中也是褒义的。他的工友因为他的老实,经常占他便宜,他们觉得他老实,是个好人。他唯一的朋友,找他借钱连欠条都懒得打,因为他的朋友知道,他老实,不需要。他相亲的对象,因为他的老实,很自然的花着他的钱,和他那个唯一的朋友搅在了一起。

         莫永涛很老实,他不喜欢用语言表达,所以某一天,他把那个女人和他那个朋友叫到了一起,然后……那晚,他丢掉了处*男之身,那晚,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失踪了……

         “这对狗男女玩的真开心!”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莫永涛旁边响起。这个声音打断了莫永涛的幻想,将他拉回现实。

         说话的是一个身形瘦削的男人,是和莫永涛结伙的两人之一,一个保安,名字叫谢康。

         谢康看到莫永涛低下头,轻笑着道:“头干嘛低着?不好意思?看看我的,我也早就硬*了。这对狗男女既然敢在这里做,那也不能怪我们看嘛。”

         “你看,两人搞起来了。”这句话很有吸引力,莫永涛忍不住抬了头再次看去。

         看到莫永涛的举动,谢康笑了,“我有个办法,能让那个婊*子自动献身给我们,有没有兴趣?”

         谢康顿了顿,似乎是察觉到了莫永涛的意动,他继续说道:“这里是个新世界,很危险的新世界。那个婊*子能够依靠的人只有她那个呆瓜男朋友,万一那个呆瓜男朋友不小心死了,你说她会怎么办?她之前的行为让她得罪不少人,到时恐怕没有小团体会接纳她。这个时候,只要我们可以给她提供保护,想必她很乐意付出应该有的报酬!怎么样,很不错的计划吧,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

         谢康很期待莫永涛的回答,“我可以帮你搞定她的男朋友!”

         “不不不,怎么能说是帮我,应该是帮我们。”谢康对莫永涛的回答很满意,他已经幻想将施玉压在身底,那时她的表情,一定会很赞。“明天进了森林,我们就在里面找个机会把她男朋友干掉。”

         “我不要那个女人!”莫永涛突然说道。

         谢康表情僵住了,“什么意思?这么快就反悔了?”

         “但我会帮你搞定他男朋友!”

         谢康锤了一下莫永涛的胸口,“兄弟说话不要大喘气吗,你这人够意思,我错怪你了。”

         “我要那个女人!”莫永涛指着一个方向道。从这个方向,只能看到那人的背影。不过偶尔看到的雪白大腿,让人很容易猜测出她的身份。

         “那个女人我记得叫做白小萍,兄弟,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但我劝你还是换个目标吧。她已经勾搭上了邓肯,动她会让我们招惹到邓肯。虽然不想承认,但那个小子的确强的可怕!还是搞施玉吧,安全无风险!”谢康严肃的说道。

         莫永涛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决,“就算他再怎么强,睡着了之后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谢康睁大了眼睛,“你疯了,你要在这里干掉他?”

         莫永涛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冲击波天赋,越是熟悉,他就越能感受到自己的强大。他有种感觉,再次面对那种犀牛怪,他一个人就可以将它解决。因此,他有信心与邓肯对决,更别说还是一个睡着了的邓肯。

         白小萍,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得到!

         看到莫永涛站起来,谢康急忙拉住他的胳膊,“就算你成功了,趁着睡觉杀人,没有人会愿意跟这种人待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其他人驱逐我们的?”

         莫永涛将谢康的手拿开,语气很平静的说道:“那就把反对者全都杀了!”

         疯了,这人是个疯子。当初选择莫永涛结盟,就是看他老实,而且实力不错,想着稍微忽悠一下可以成为一个非常不错的打手。谁知道几句话而已,一个老实人竟然变得比他还凶残,谢康此时非常后悔。

         不行,不能让他杀了邓肯。在这陌生的地方,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安全。而且“把反对者全都杀了”?他就笑了,就算是他,来到这里之后都不敢炸刺。如果说这里都是普通人,凭借冲击波天赋莫永涛的确能做到杀光反对者。可现在哪怕三个人,一人一个魔法轰过去,你TM能挡住几个?

         谢康紧跟在莫永涛后面,想要拉住他。可莫永涛已经魔怔了,谢康根本阻止不了,甚至对他竖起手掌,用冲击波威胁他不要阻拦。

         看到莫永涛向前走去,谢康气的骂娘,我怎么找了个这么个玩意结盟了呢,这人就是TM的神经病。

         谢康不想被驱逐,大急之下,灵光一闪,几步冲到白小萍面前,在她大腿上狠狠地摸了一把,这一摸很用力,相当于掐了。

         许思博和施玉玩的正兴起,简直嗨翻天,结果身边蹭蹭走过去两个人,可把他们吓坏了,还好他们正在接吻,要不然肯定吓出声。之后,他们便欣赏了谢康和莫永涛表演的哑剧,两人拉拉扯扯,指天指地,谢康百般乞求,莫永涛冷面拒绝。最后当莫永涛绝情的离去后,谢康自暴自弃,去摸了白小萍的大腿。

         “这两人应该是基佬!”许思博肯定道。

         “啊,好恶心!”施玉娇嗔。

         白小萍大腿受伤,因为疼痛的原因,根本睡不着,只是闭着眼睛,在属羊。可谁知数着数着,大腿突然被摸了一下,还碰到了伤口,疼得要命,当下便叫了起来。

         在这陌生的坏境,众人睡眠本就很浅,几乎都被白小萍的叫声喊醒了。

         “啊——”

         “啊——”

         又是两道尖叫声响起——

         白小萍内心已经将自己定位为,邓肯罩着的女人,竟然有人敢占她便宜。看到收回手的谢康,她刚要破口大骂,就被另外两道尖叫声弄懵了,还有人也被占便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