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百万次的锤炼
        墨武堂独立七国之外的一所武者修炼学校,不参与各国间争端且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在经济、商贸、人文、力量不容小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土地太少,人口不多,军事力量不算太强大以外,墨武堂可是说是东域一个小国。

         这一切都得益于墨武堂创建者所立下的发展道路:乱世习武,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墨武堂在东域拥有学院十三个,总院就在赵国,拥有初级学堂、中级学堂、高级学堂三个层次的修炼级别,号称东域大陆修炼体系最完善的学院之一。

         清晨,墨武堂初级学堂区域,李若凡宿舍庭院里。

         罗天纵从宿舍出来,伸了一下懒腰,活动了一下肩膀,扭了一下脖子,骨节间噼啪响了几声,这声音让他迫不及待要到宿舍庭院好好舒展一下筋骨。

         昨天,罗天纵进入墨武堂报道的时候,因为他找不到入学通知书,与学院派出的接待学长发生冲突,不过这家伙力气非常人能比,虽然没有初级学堂天枢四段学长武力强大,但这家伙仗着皮厚,硬扛了李陌寻一掌,然后着一拳将李陌寻轰飞,得了个小霸王的称号。

         罗天纵从家里背着行囊赶了几天路,仅七天没有活动一下身体,他觉得身体都快生锈了,于是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地方好好锻炼一番了。

         墨武堂为了让学员能够专注修武,每一间宿舍都安排四个学员居住,目的是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因为李若凡一直没有能够成为武者,所以没有人愿意与他在一起住,久而久之这间宿舍就只有李若凡一人,当然,因为入学第一天罗天纵打败李陌寻的事情,现在初级学堂里新学员没有人敢与他一起居住,墨武堂最终决定将罗天纵分配与三年还不能突破天枢境界的李若凡在一起,反正李若凡再不能成为武者就会被墨武堂开除,就算李若凡反对也没什么用,谁会在意一个废物的想法!

         宿舍的庭院不大,不过十个人练武也不会觉得拥挤,罗天纵迫不及待想一个人练起来,毕竟修武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罗天纵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到练功的招式,因为他练的武功很奇特,需要用木棍在身上击打穴位,再用内功自行调理。

         带着这样的心思,罗天纵静静走入庭院,正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练功,忽然听到一个闷响声在庭院处响了起来,这个声音似乎是用石块击打硬木头,却又不像,不过,罗天纵一听这个声音马上就可以判断出,这是有人在练拳而且是练硬拳的声音。

         “难道是李若凡?”罗天纵眉头一皱,心道。

         对于李若凡的名字,墨武堂很少有人不知道,罗天纵刚被分到宿舍的时候,就被人用异样的眼神注视,有人甚至小声,嘀咕:“这小子完了,居然分到跟万年吊车尾的李若凡一间宿舍,小霸王的诨号,我看就是个笑话!”那人说完,就笑着离开了。

         罗天纵扭头看去,发现李若凡扎好马步,正一板一眼的用拳头向面前两人合抱的大树打去,拳法直来直去,并没有用武者常用的巧劲,避免拳头受伤,而是一拳一拳简单粗暴打在树上……这就是在一套很粗浅的庄稼把式,在武市上,顶多三两纹银就能买到,就连刚刚进入墨武堂的平民也不会练这种有损筋脉的武功,完全不入流的硬功拳法,就算练个三年五载,也不见得能够练的出内力,如果身体素质稍微差一点的话肯定会伤其根本,李若凡为什么会练这种武功?

         罗天纵心里有些诧异,这人就是万年吊车尾?看样子,不像啊!罗天纵近步走到李若凡跟前,心里多少有些疑惑,但还是很有礼貌的问道:“你就是李若凡?”

         李若凡愣了一下,出拳速度却快了三分,道:“999,1000!”

         一千次硬拳练习,是李若凡每日必做功课之一,如此以往已经三年的时间了,尽管李若凡还不能突破天枢境,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没有一天松懈。

         李若凡面带微笑,对这位新室友,回应道:“是我,有事吗?”

         罗天纵确定心中所想,毕竟要相处到离开墨武堂,中间隔着几年的时间,出于好心的说道:“你练的这套拳虽然是不入流庄稼把式,但是劲道始终连贯,距离拳意不断恐怕也只差一步,从你每一次出拳正好打在同一个位置可以看出,你对力量和速度的掌控力很强,如果说这套拳法杀敌数有300,在你的手里,至少有500的威力。只是你不是武者没有内力,用自残身体的方式换取力量实在是不可取,而且硬拳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练的!”

         罗天纵对李若凡练功方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形容了。

         要知道,武道一途除开天赋之外,还要配合后天的努力,李若凡能够将一门粗浅拳法练到拳意不断,到底是天才还是一个闷头死练武的傻子?两种可能性让罗天纵的脑容量都有些不够用了。众所周知,要将一套武功修炼到大圆满,普通人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或许能够办到,就算是天赋异禀也得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办到,但是练一套连黄级入门都不算的武功,能够干什么?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如果李若凡不天赋异禀,那他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话刚出口,罗天纵懊恼自己为何跟一个傻子瞎耽误什么功夫。

         “哦,是吗?”尽管知道罗天纵说的都是真话,但是李若凡却不这样认为。

         要知道,李若凡自重生至今,三年时间,即使他如何修炼都不能够突破天枢境成为武者,以至于沦为墨武堂众人耻笑鄙夷的对象无人问津,不过李若凡依旧没有放弃,因为这些年李若凡有一个谁也不能说的秘密,这才是他三年苦行僧式修炼的因,李若凡一直坚信着他父亲李傲天留给他的那块玉佩肯定不简单。

         李若凡受了虚莫道第三掌意识已经陷入昏迷,却感觉到一股温暖柔和的力量将他带到七岁的身体里,醒来那一刻脑海之中,出现了几个字,“出拳百万,拳随意行!”

         而且每一次李若凡练拳的时候,他的大脑中都会有数字在跳动+1,刚开始,忍受着指尖传来的剧痛以及血肉模糊的视觉冲击,李若凡也曾经想过放弃,但是他没有!那时他的脑海里会出现父亲躺在曲平城外的场景,还有让语轻烟回眸说出的“若有来世,与君再续!”。

         久而久之,李若凡习惯了每一次出拳击打在树干上十指连心的疼痛,习惯了尽管无数人对他冷眼相对,眼神鄙夷的冷漠,习惯了在每一个夜晚独自忍受着来自心底的那份寂寞。无数人嘲笑他是废物,因为同一年墨武堂的人除了他,差不多都已经是武者了。

         算算时间以及系统上跳动的数字,李若凡心头一震,出拳百万的数字早就打破,只是迟迟不能突破,成为天枢武者,这倒是让李若凡郁闷了一阵子,从量变到质变,李若凡不再关注百万的数字,一颗心渐渐沉淀感受着简单粗暴的出拳,每一次身体骨骼肌肉的变化,渐渐地李若凡无论从任何角度出拳总能够击中心里所想的位置,这也让墨武堂牺牲了数十颗百年大树。

         要不是李若凡连初级学员都不是,他肯定会去演武场拿千锤百炼钢作为练功对象,前提是他得有内力成为天枢武者,当然李若凡也可以随便在武市上随便买两本指导修炼出内力的秘籍,但是他相信玉佩既然能够让他重回十年前,那么,一定有能力让他超越以前的自己,改变父亲和语轻烟的命运。

         出拳百万,拳意通明,奋发图强,人定胜天!

         从量变到质变,这几天李若凡感觉到丹田暖暖的,这是内力生成的先兆。

         天道酬勤,不懈努力终究会有回报。

         道理很简单,每天一千次出拳,十岁的李若凡小小的身体早就习惯了千余次的震荡,如此周而复始身体早就对力量形成了条件反射,以至于他的身体变得很结实远超同龄人,练武修身强健体魄正是李若凡三年来最真实的写照,他能够在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一跃成为武者也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感受着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欢悦,李若凡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成为天枢武者虽然来的比曾经迟,不过李若凡底子打得深厚牢固,较以前不知高出多少倍,这也算是努力而得的结果。

         等待三年的时间,李若凡一下突破武者的喜悦让他忘记了身旁还有一个人,罗天纵。

         罗天纵见李若凡居然在跟自己聊天还走神,心说:“这小子不仅傻,还没有礼貌!”

         “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们可以试试,比划比划。”

         在墨武堂初级学堂宿舍庭院内,罗天纵第一次向李若凡发起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