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李若凡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轻烟,不要!”

         李若凡大吼一声、向前一扑,压得并不结实的床榻“咯吱”作响,他猛然坐了起来。

         他发现这只是一个梦,李若凡长长吐出一口气,用衣袖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干。

         不。

         那,绝不是梦!

         在梦里,他与语轻烟两人经历的一切,那又怎么会是一场梦?

         李若凡本是曲平城主李天傲的儿子,年仅十四岁就凭借逆天体质和超出常人的努力,达到武者第三境天权巅峰。

         但是,在李若凡成为曲平城年轻武者第一人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与真正高手有犹如天堑的差距,他连自己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语轻烟,是李若凡父亲好友的女儿。

         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练武,一个英俊潇洒,一个貌美无暇,在旁人眼中堪比金童玉女,他们是曲平城中令人艳羡的一对。

         事情往往就发生在最美好的时候,语轻烟的美貌让燕国小王爷姬无双不能自拔。

         无论姬无双费尽心机却得不到语轻烟,他终于恼羞成怒劝燕王发兵曲平城、就算得不到语轻烟的爱也要得到他的人。

         一城之力,如何与燕国对抗?

         燕国大军兵临城下,扬言:“如果不交出李若凡就要将曲平城在三万百姓全部屠杀,而且在一个时辰之后,大军就会发动攻势!”

         就算曲平城举全城护卫军之力,仍不能与之对抗。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双方交战!

         咚咚咚,战鼓声如重锤般敲在李若凡等人的心上,只是他没有阻止姬无双的力量,李若凡眼睁睁看着城下三千将士与燕国人在城门外厮杀。

         半个时辰后,曲平城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李若凡的父亲李傲天为保得曲平城三万余人的性命,与燕国护国法师虚莫道立下三招之约,如果他能够全身而退,燕国退兵;否则,屠城!

         那一刻,李若凡拳头狠狠砸在城墙上,恨自己不能为父亲分忧,恨自己不能保护身边的爱人,语轻烟。

         要知道,武者强弱有别,功力高下之分!

         李傲天魁罡境武者,只差一线触摸到玉衡境的门槛,虽然两者只有一个境界的差距,他的实力却与虚莫道相去甚远;硬接三招,到底李傲天是用自己性命换曲平百姓的性命,还是为李若凡争取一线生机?

         曲平城上,一片天空被乌云笼罩着,不时电闪雷鸣,李傲天一步一步走过路面泥泞的城门,只留下一行深深的脚印。

         “我准备好了,来吧!”

         龙象波若功,第一掌,虚莫道使出三象之力。

         “噗!”

         一口心头热血喷出,李傲天倒飞了出去,在三米外地方才停下来。

         这就是玉衡境的实力,一掌碾压魁罡境武者!莫虚道调动凝聚一丝天地大势的真气,威力竟然强大如斯。

         “爹!”,“城主!”

         当即曲平城,军心大乱。

         李若凡再顾不得语轻烟的劝阻,来到李傲天身旁。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李傲天断断续续的说道。

         “男人顶天立地,万事无愧于心!”

         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怀里,李傲天拿出一枚玉佩,塞到李若凡怀里,“找、、找机会逃。”

         李若凡恨自己没有救父亲的能力,那一刻,他无比希望拥有强大的力量,至少,父亲不用死。

         “你们要杀的人是我,有种,冲我来!”

         看着父亲死在自己面前,李若凡声嘶力竭的吼着。

         “小娃娃,你爹真差劲,只受了我一掌就躺下了,我还没有出力。”面无表情的虚莫道淡淡说道。

         莫虚道身后,十万燕国大军,吼声震天:“屠城!屠城!”

         “放你娘的狗屁,如果我父亲到你的岁数,你能伤他一根汗毛?”李若凡心里不服的吼着。

         “哈、、、”,笑过之后,虚莫道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李若凡,“可是,世上哪儿那么多的如果!”

         第二掌,五象之力。

         眼看,虚莫道的手掌就要印到李若凡胸口上,语轻烟却挡在了他的前面。

         “与君无缘,来世再续!”这是语轻烟轻轻闭上了眼,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三掌,半龙之力。

         、、、、、、

         电闪雷鸣,风雨呼啸,李若凡已经记不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雨水和血浸湿了李若凡的衣服,李傲天塞在李若凡胸口的那枚玉在吸收了李若凡的血发着微光,只是没有人能够看到了,没有人会去关注一个死人、、、

         墨武堂,盛夏。

         太阳照射在树上,从树叶缝隙里,零零散散的阳光,散落在李若凡宿舍的庭院里。

         “李若凡,今天你要是还不出手,我敢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莫长空一袭白袍、手持着长剑,眼睛里满是挑衅,盯着对面手无寸铁的李若凡,说道。

         “莫长空,你好歹也是墨武堂天枢三段的武者,你居然寻一名三年无法成为武者的人的麻烦,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你脸上挂不住吧!”

         莫长空,墨武堂天枢三段武者,虽说昨天才通过天枢三段测试,不过天枢武者挑衅墨武堂还未成为武者学员的麻烦,这话无论放到哪里,莫长空都会被人所耻笑。

         “李若凡,少废话,我之前说过,让你离澜儿远一点,你小子居然敢无视我说的话,是你找死。”

         在进入墨武堂之前,李若凡与莫长空同是曲平、镇和城主的儿子,按说两个人关系应该很好,而事实却是……

         “打她,打她,她是没爹没娘的野丫头。”四五个小孩子拾起路边小拇指大小的石子往女孩身上砸,嘴里不停地喊着。

         女孩只是不停的哭,身上被砸出了红印,额头上有一道伤口,血,从女孩的伤口流出。

         李若凡说道:“你们一群人欺负人家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有胆子的,跟我较量较量!”

         那时的莫长空个子与李若凡差不多,体重是李若凡的一倍,莫长空仗着他爹是城主,常常带着一帮小孩欺负李澜!

         “较量就较量,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你不成!”,莫长空一副小大人模样,插着腰用手指着李若凡。

         “兄弟们,上!”,莫长空一声令下,几个小孩抡着王八拳往李若凡身上招呼,李澜被吓得哭声更大了,用手捂住双眼。

         “哎哟,别睬我的手。”

         “那个谁,把你的屁股挪开。”

         “胖子起开,我快被你压死了。”

         一阵七零八落的呼喊声过后,李澜悄悄将手指微微打开一条缝隙,看到李若凡依旧站在城主儿子的面前,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刚刚用石子扔自己的几个男孩。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要不,我就要喊人了。”颤颤巍巍不住的后退,莫长空一屁墩做到地上。

         从有记忆开始,那是莫长空最丢脸的一次!自那以后,他就记恨上了李若凡。

         “你没事吧?”

         李若凡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眼泪还未干的李澜,说道。

         “我没事,谢谢你!”

         “没事。那就早点回家吧。”

         李若凡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迎着斜阳朝墨武堂方向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我会找你报仇的。”

         莫长空朝着李若凡背影,吼道。

         “李若凡!”

         “原来,他叫李若凡。”李澜将李若凡的名字,默默记在心里。

         当时李若凡七岁,莫长空也是七岁,李澜五岁。

         时光荏苒,转瞬即逝。

         三年的时间,由于习武修身,李澜越发长得水灵出众,李若凡和莫长空也变得俊朗高大,莫长空喜欢上了柔弱的李澜,而李澜心里早已经烙下一个人的背影。

         “我又不傻!我为什么要跟你打?”

         在墨武堂李若凡目前还不算一名武者,他完全有理由拒绝莫长空,按墨武堂的规矩,武者可以越级挑战比自己等级高的武者,而且一旦挑战成功,取而代之,全盘接受失败者的一切成为墨武堂重点关注对象,不过高段武者不能对低阶武者发起挑战,更何况现在李若凡连武者都不是。

         “少废话,看剑!”

         蹭!

         长剑出鞘!

         在盛夏季节里,李若凡的庭院中寒气闪现,莫长空持剑遥指着李若凡,“今天,你逃不了。”

         李若凡无奈一笑,“还有完没完?”

         “只要你不离开澜儿,我,誓不罢休!”

         莫长空倒拖着长剑一步一步向李若凡走去、长剑与地面青石摩擦,绽起火花,莫长空脚步越来越快,调动丹田内力徐徐而发。

         清风徐来,树叶在风中飞舞着,莫长空快速移动改变了树叶滑动的痕迹。

         “我认输!”李若凡打着哈欠,说道。

         “少装模作样,我莫长空不吃你那一套。”莫长空长剑挥动,自上往下,直击李若凡的肩膀。

         要知道,在墨武堂闹出人命可不是小事,莫长空也得为自己的小命掂量掂量,即便他是城主之子,在墨武堂也不能为所欲为。在墨武堂只有武者功力高下之别,并没有身份贵贱之分,而且李若凡父亲也是城主,最终,莫长空还是选择避开李若凡身上的要害。

         李若凡似没有睡醒身子歪歪扭扭,重心不稳十分地幸运躲过了这一剑。

         一击不着,莫长空心里变得更急躁,握紧着长剑连连向李若凡手臂横撩而去。

         从树上落下的叶子,正好被这剑一分为二!

         睡眼惺忪,还揉着双眼的李若凡的一个喷嚏让自己重心不稳,恰好身子往后一退,正巧躲开莫长空这一剑。

         进招屡不奏效,莫长空长剑使得越来越快,有一剑很是凶险刚刚从李若凡耳边划过,他恼怒道:“你就知道躲,算什么男人?有种,你就站着让我砍上两剑。”

         ......

         “住手,莫长空!”,那一刻莫长空像被人点中穴道,动作瞬间静止。

         “澜儿?”

         “小澜子,几天不见好像又瘦了!”李若凡手指拨开停在脸庞的长剑,挥手向李澜打招呼。

         李澜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浅浅一笑问道:“是吗?”

         “澜儿,别听李若凡胡说,你分明是赶着练剑,被太阳晒得黑了一点。”莫长空十分得意的说道。

         “漏做漏带,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李若凡心里为莫长空默哀了一分钟。

         “你说谁黑了一点?”声音瞬间拔高了五度,李澜黑着脸问道。

         “澜儿,别动手,是我之前看错了!”莫长空眼神有些慌乱,身子快速后退,解释道。

         “哎哟。”

         “不要用内力,不要打我的鼻子,哥、、哥靠、”

         “还敢说脏话!”

         “哥,哥靠、、靠”

         “居然,还敢说。”

         “别打脸,哥靠、、、靠颜值吃饭!”

         李澜和莫长空背影渐行渐远,李若凡摇了摇头,“只有四年了,我迟迟不能突破天枢境界,兵临城下的一战我该怎么办?”

         如果在李傲天身旁练武,那结局与上一世无异。在十四岁,李若凡能够修炼到天权境界,不过,他仍然无力与命运抗争,也解不开被姬无双帅燕国大军屠城的死局。

         李若凡迫切需要力量,改写父亲李傲天和语轻烟命运的力量。

         这个时候墨武堂,无疑成为了李若凡的最好选择,传闻墨武堂高手辈出,院长功力更是深不可测,甚至他能够左右天下大势!

         一袭粗布黑衣的李若凡依靠在宿舍庭院的树上,眼中闪烁着光芒,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喊着:“我要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