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欧阳菲儿
        天枢二队队长欧阳菲儿,年龄与李若凡几人相差不大,十岁进入墨武堂就展示出了超出常人的修炼天赋,那年的入学考试,所有人都做了她的陪衬。

         欧阳菲儿做事雷厉风行,非常的果断,带领着天枢二队做了几件大事,深得队员的心,再加上容颜出众,气质尚佳,在墨武堂引得无数武者的仰慕。

         当然,如果说欧阳菲儿是墨武堂的校花,那无疑李若凡就是墨武堂的笑话,两个人绝不可能产生任何交集。

         据罗天纵回来说的,欧阳菲儿想要见李若凡,这中间莫非有什么阴谋?

         李若凡心里疑惑:“欧阳菲儿想见我,难道有什么目的?”

         草草吃过中饭,李若凡到达了罗天纵所说的地方,演武场!

         演武场,是墨武堂专门为学员所修建,用来练武强身的地方,以前李若凡因为没有能突破武者的原因,一直没有能够在这里修炼,心里还觉得有些遗憾,第一次到了演武场,李若凡尤其仔细的看了看,演武场里面的构造。

         墨武堂大大小小的演武场不下于30个,天枢学员区拥有3个,天权学员区5个,一直到魁罡学员区6个,学院按照武者等级将每个演武场分为3个级别,分为演练场,对战场,生死场,现在李若凡所站的位置正是演练场。

         进入演武场,李若凡马上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将自己锁定,虽然李若凡四处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欧阳菲儿的踪影,不过,李若凡可以肯定是天枢二队队长欧阳菲儿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她的实力绝不容小觑!

         经历了上一世的死离死别,李若凡明白小心驶得万年船,在没有保命手段之前,自己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稍一愣神,李若凡大脑立马就恢复了清明,他明白这是欧阳菲儿在试探他。

         李若凡走过一条长廊之后,发现前方有一个房间,越是靠近房间,就越能感觉到之前锁定自己的气息越发的浓烈,李若凡由此可以肯定,欧阳菲儿必定在这个房间里面。

         伸手推门,只听“咯吱”一声,房门应声被推开,李若凡向里一望,房间宽敞却很昏暗,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

         要知道,檀木燃烧所散发的香味,不仅可以提神醒脑,而且对于武者大有裨益,只是檀木在市上的物价颇高,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更别说用了。

         李若凡抬腿走了进去,也不看房间内的装饰,两排各式各样的兵器,直接被李若凡所忽略了,径直来到一个人的前面。

         只见,那个人一袭紧身黑衣,长发被系成马尾状,背对着李若凡。

         还不等李若凡开口,黑衣人动了。

         当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李若凡只感觉一股清风袭来,如果是普通人被这么来一下,还别说还手,就连反应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黑暗之中,李若凡根本看不清楚对方出手的招式,只能身子不断后退,在房间中寻找着一丝透过窗口洒进的昏暗光线,借此来看清那个黑衣人的招式。

         要知道,人突然进入一个光线昏暗的环境,其实眼睛是不能清楚辨别里面的人或物的,这也是李若凡直接忽略掉两旁兵器的原因,只是李若凡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也没有料到,房间中的人会突然向自己动手,所以稍有些迟疑,不过,李若凡还是很快想到了如何应对黑衣人的法子。

         一招偷袭不成,那个黑衣人也不放弃对李若凡的攻击,瞬间又将手臂伸向了李若凡,这一招若是击实了,估计够呛。

         从黑衣人出手的力道以及手臂挥动,还带出隐隐破空声来看,这一招出手的力道足足有500点,就算李若凡身体经过化神的5点强化,也受不了啊!

         饶是李若凡反应迅速,硬生生一个铁板桥,化解了对方凌厉的一招,李若凡胸口的衣服处还是被黑衣人抓出了三道扣子,如果李若凡动作慢一点,胸口上必定是血肉翻飞的情景。

         “你是谁?”李若凡问道。

         黑衣人并没有搭理李若凡,手上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夺人性命的架势。

         接连问了两次,对方依旧没有回答,李若凡发火了,就算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这是玩得哪一出?无端端被人叫来,正主没见着,还被人袭击,搁在谁的身上,谁都会发火。

         “既然你不开口,那我就打得你开口!”李若凡吼道。

         虽然黑衣人速度快、力量强,不过,李若凡能够觉察到对方应该是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有意试探自己,因为李若凡发现刚刚进入房间之前的那股气息,就是眼前这位黑衣人的。

         曾经李若凡就连魁罡境界武者都敢挑衅,现在即便是黑衣人压制了力量,那距离魁罡境界还是差的老远,真要是打起来,李若凡凭着多年的打斗经验就算是不敌黑衣人,也能拼着自己受伤重创黑衣人的。

         几个腾挪后,李若凡找准机会与黑衣人对轰一拳,两人随即分开,当即李若凡觉得手腕发麻,一摸,原来是刚才的一拳,被黑衣人的力道给震伤了手腕处的经脉。

         李若凡心里大叫不好,接连又退了两步。

         那黑衣人也不好受,她知道李若凡的力气大,故意使出了天枢五段的力量,以为能够压制却李若凡的拳意通明的力量,只是,她没有想到拳意通明是使用者对力量的理解已经达到了普通武者触及不到的地步,并不是简单以力压人就能万全化解的,刚才的一拳将她手臂的衣袖直接震碎,露出一只白皙的手臂。

         黑衣人心里越想越气,咬牙切齿道:“无耻之徒!”

         交手过招,局势本就瞬息万变,总不能别人站着让你打吧。

         心里一阵莫名其妙,无端端被人攻击了还被人说成无耻,李若凡一阵头大。

         “今天你休想走出演练场!”随即,黑衣人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

         李若凡苦笑了一下,暗自戒备,心道:“我TM招谁惹谁了,无故受到攻击,正常自卫还被人说成无耻之徒,还有没有天理了。”

         黑衣人再没有压制修为,火力全开,卯足了劲向李若凡攻去,她的五指每一次从李若凡的脸颊划过,李若凡都能感觉到被劲风刮得生疼。

         仗着境界的压制和身体的柔韧性,黑衣人不依不饶攻势异常凌厉,她瞅准时间准备给李若凡来个狠的,凌空飞起,双腿呈剪刀状向李若凡夹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若凡身体有违常理的扭动了一下,虽然躲不开黑衣人的双腿,不过,李若凡还顺手在黑衣人身上点了几下,力道含恨而发,黑衣人腿上的裤子撕裂了几个大口子,腿上的穴位也被封住了,恰好大腿根部卡在李若凡的怀里,一起倒在了地上。

         现在,地上两人的姿势,有着不可描述的尴尬,黑衣人想动又动不了,腿上的穴道被人给封住了,李若凡被压着根本就动不了,而且刚才的一撞,只觉嘴里一甜,一口血从李若凡嘴了喷了出来,正好喷在黑衣人的大腿上。

         还不待李若凡说话,一股女人特有的尖叫响起:“李若凡,我欧阳菲儿发誓要杀了你!”

         不错,这个黑衣人就是欧阳菲儿,她是收到消息,慕容天在拉拢万年吊车尾的李若凡,所以她觉得试一试李若凡的深浅,看看李若凡是不是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厉害。

         万万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可以重来,欧阳菲儿肯定不会玩这出,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房间里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莫长空迅速冲了进来,一刻钟之前,房间里被捂得严严实实的窗户也被打开了,当阳光照射进来,莫长空的看到自己平时冷若冰霜的老大与李若凡扭在一起的情景,样子别提有多怪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