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恶战
        李若凡瞧见银狼龇牙咧嘴,一步步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慢慢的靠了上来,心下一惊,暗道:“糟了,到底是开启了灵智的生物,有着人一样的智慧,还是被它发现了。”

         “逃肯定是逃不了了,战吧!”罗天纵眼睛鼓得老大,吼道。

         前一刻还昏昏欲睡,在看到银狼朝着这边过来,罗天纵晕乎乎的脑袋,瞬间被刺骨的凉意所惊醒,当下李若凡二人从树上下来,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匕首,目光紧紧盯着对面银狼血红色的眼睛,分毫不退让。

         “豁出去了,老大,我们跟它拼了!”罗天纵大声的喊道。

         事已至此,不拼,还能怎么样?

         那只开启了灵智的银狼,它朝着李若凡二人,一阵咆哮,就在这时周围一只只黑灰色狼,快速从树林茂盛处,冲了出来,迅速将李若凡和罗天纵给围了起来。

         二三十只狼所形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李若凡知道,再有片刻,对方就会发起不死不休的攻击,赶忙从衣袖上,扯下一块布条缠在手上,他害怕等一下,被狼咬到的时候,匕首掉落,那他们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跟它们干了!”李若凡也不管对面的那只银狼是否拥有了人类的智慧,脸色一横,向罗天纵喊道。

         龇牙咧嘴的狼群,不停地朝着李若凡二人嘶吼着却没有马上发动攻击,只在包围圈外眼神恶狠狠的看着二人。

         “嗷呜。”“嗷呜。”

         那只银狼朝着李若凡的方向,吼叫了两声,包围着李若凡和罗天纵的狼群,向两人靠了上去。

         李若凡心中有一万匹***奔腾而过,那只银狼居然指挥着眼前的狼群,对他们进行攻击。

         人与狼的战斗,终于打响了。

         离李若凡最近的那只独眼狼,首先发起了进攻,李若凡见它从地上一跃而起,长着血盆大口,朝着自己扑了过来,如果一对一李若凡只需要躲闪避让一下就能够躲开对方的尖牙,可惜,此刻李若凡不能躲,因为他的身后是罗天纵,如果躲开,罗天纵必然会受伤!

         李若凡咬了咬牙,挥出拿着匕首的手臂,狠狠一刀劈在那只独眼狼的头上,手臂上传来的巨大反震的力道,当即让李若凡手腕发麻,虎口处已经流血了,浸染在布条上。

         李若凡心里大呼一句:“侥幸!”

         如果不是之前用布条将匕首缠住,就是独眼狼的这一击,已经足以将匕首震落。

         刚刚的那一下,那只独眼狼也不好受,现在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它的头上,一道血肉翻飞的口子,还在噗噗冒着血。

         “老大,狼头太硬,我们得想其他法子!”事态紧急,罗天纵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声的说道。

         像滚地葫芦的独眼狼,痛苦的哀鸣着,周围的狼群,不仅没有后退,它们被血腥味刺激,眼睛里面的血红色更加的浓了,不停地朝着李若凡二人吼叫着,一声高过一声。

         远处那只银狼,脸上杀气更盛,嘴里又“嗷呜”了两声。

         这下,那群狼是吼叫着,扑向了李若凡和罗天纵。

         “情况越糟糕,越要冷静!”李若凡心里不停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突然眼睛一亮,想到:“小时候,有一次被狗追,当时害怕极了,跑又跑不过,可是就要被咬到的时候,老爹一脚将那只野狗踢飞了,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李若凡想到,狼与狗身体的构造很接近,那它们的命门是不是也在脊椎处呢?

         “小天,试试攻击这群狼崽子小腹处的脊椎!”李若凡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喊道。

         说完,李若凡朝着扑向自己,咬住了他手臂的一只狼,运起内力,一刀狠狠的劈在小腹以上的位置。

         由于李若凡是含恨而发,力量十分大,一刀挥出足有500点的力道,只见,那只还咬着李若凡手臂的狼,被腰斩了,肠子还掉在外边,晃荡着。

         一击奏效,李若凡二人身体顿时又充满了力量,不断朝着狼群砍去。

         人在绝境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潜力,往往是最大的,就好像眼看着孩子要被马车碾压的母亲能够一手将满载货物的马车提起,又或者不会武功的年轻人在遇到毒蛇的时候,他能一下蹦起,有十米高!

         在此危急的时刻,李若凡二人或劈或砍,或踢或踹,一刻钟的时间,二人与拥有二三十只狼群进行着殊死搏斗,在付出了手臂、大腿等各处轻伤的代价后,二人终于是将着二三十只狼全部屠杀。

         这二三十只狼中,最后一只被砍杀的时候,李若凡二人当即瘫倒,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揣着粗气,恢复自己的体力。

         一夜未眠,本来罗天纵就已经昏昏欲睡,再加上经过一场恶战,体力早就已经透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疼痛,连动一下手都会牵动身上的伤。

         “嗷呜!”

         就在李若凡和罗天纵恢复着体力的时候,那只银狼朝着树林深处发出一阵阵哀鸣。

         “我草,居然忘了还有它!”李若凡背后又是一凉,“那匹银狼是在求救,不了结了它,我们就完了。”

         体力已经耗费了一大半,可是李若凡强撑着身子,从地上又站了起来,李若凡咬牙切齿的强忍着尽管身体每一处伤痕传到大脑的痛苦,如果换做别人早就昏迷了,李若凡感觉腿上像是被灌了铅,每一次呼吸,肺部都会剧痛,尽管如此,那一刻,李若凡还是朝着银狼冲了过去。

         如果不能及时打断银狼的呼叫,那等待李若凡二人的只有死亡。

         死亡,李若凡经历过了一次,他不想在尝试那样的感觉,一种被人用手掐住喉咙,就算想要说话都是奢望。

         见李若凡向自己冲过来,银狼也被激起了血腥,就算银狼开启了灵智,不过也只是相当于小孩子的智慧,当李若凡向自己冲过来,银狼的第一反应,还是选择了应战。

         张着血盆大口,银狼朝着李若凡扑了过去,由于李若凡大腿已经受了伤,身子没有之前那样灵活,直接被半人高的银狼给扑倒了。

         李若凡用匕首抵在狼牙上,还是闻到了银狼嘴里的一阵血腥味,那一刻,李若凡差一点吐出来,胃里翻江倒海,说不出的难受。

         血,顺着手臂和大腿不住的往外流,李若凡觉得自己的力量,不断的流逝着,他可以肯定,如果他倒下了,等待他们的是,被稍后赶来的狼群撕成肉片。

         罗天纵就躺在一边,已经昏迷了,无力再战,两个人的生死,现在只有靠李若凡了。

         银狼的獠牙,距离李若凡的脸,只有不足一公分的距离,从银狼嘴里留下的液体,已经滴在了李若凡的脸上。

         一阵腥臭冰凉的液体,让李若凡灵台一阵清明,李若凡强撑着地面的右臂顺势一曲,凝聚了李若凡满含愤怒的一拳,终于向银狼的小腹处打去。

         这一拳的力道足有800点,半人高的银狼,直接被砸向了天空,眼睛里是充满人性化的不敢相信,直到重重的落在地上。

         李若凡就地翻滚了一圈,将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朝着银狼的小腹捅了几刀,银狼不断蹦腾的后腿开始抽搐,李若凡又是几刀之后,银狼终于没有了反应。

         李若凡顺势一拉,匕首轻易的切开了银狼的胸膛,一颗又婴儿拳头大小的晶核被李若凡取了出来。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罗天纵,李若凡一阵劫后余生的狂笑后,自顾自说道:“要伤害我的兄弟,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我李若凡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