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挑战天枢五段
        欺负新人,是墨武堂自开设至今不成文的传统之一,初级食堂内围观学员看得兴起,有大声助威的,有静静观看印证武学的,也有一副看好戏的,还有默默记录着食堂损失的老师。

         “罗天纵,前天报名的时候,我走神让你打败,你今天就不会好运。”

         李陌寻一套虎鹤双行拳打得十分精彩,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过了三招。

         “这招猛虎上树很精彩!”引得周围武者赞声连连。

         虎行有风,龙行有雨,虎行拳模拟老虎扑食的神态御敌劲猛力道不容小觑,李陌寻一招得手脸上得意,“哥教教你做人,以后出去招子放亮一点,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惹的。”劲猛有余,灵性不足,李陌寻看似威猛的虎行拳使得有些似是而非,徒有其表。

         罗天纵和李陌寻在桌子上交手又是三招,每一招李陌寻都往罗天纵的要害袭去招招不留情,下手十分阴狠,稍有不慎,罗天纵就有受重伤甚至被废掉武功的危险。

         莫长空与张路大交手倍感吃力,对方出手沉稳每一掌出手有400点杀伤力,而且随意一掌并没有使用过多内力,身体素质十分可怕,莫长空和张路大力不从心之感油然而生,不过,在李澜面前不能失了面子,莫长空只能苦苦支撑,希望能够撑到天枢二队的人过来化解目前的窘境。

         战斗激烈,罗天纵和莫长空无暇分身,只有李若凡最安静,“洛勇,天枢四段,擅长用拳,初级学堂排名500+,属于天枢一对阵营。”李澜默默分析着面前洛勇的实力和背景,“李大哥,武者?不确定,曲平城主之子,修武三年目前仅会一套罗汉拳,力气很大,身体素质好。”“两人交手谁胜谁负不知道,不过,从洛勇天枢四段来看,他炼皮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李若凡恐怕不是洛勇的对手。”有李若凡在身边,李澜很快冷静了下来,分析着目前场上的局势以及战力数值的对比数据。

         按照常理来说,李若凡不是洛勇的对手!

         也难怪李澜会这样想,食堂内在场的人几乎都是这样想的,从李若凡能够单手抓住洛勇的拳头来看,李若凡力气似乎很大,不过,武者之间较量并不是一味比较力气大小而是斗武技拼内力,比的是两人对武功的理解以及运用。

         要知道,武者间战斗讲究天时地利,单纯力量大并不能取胜,除非对手有心要与李若凡比力量,墨武堂给学员灌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洛勇既然都知道了李若凡的优势,天枢四段武者如果连这点都不明白,那洛勇也不用留在墨武堂了。

         食堂嘈杂,周围是围观学员看热闹的喊声呼声,也有莫长空和罗天纵与人打斗留下碗盆碎裂的声音,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是李若凡那一刻的状态,他的眼神里只有使出滚石拳朝自己袭来的洛勇。

         滚石拳,墨武堂内天枢境武者能够在藏经阁挑选的黄级下品武技,具有力量叠加的效果,如果洛勇能够将滚石拳劲练到七响的地步,这是滚石拳功力大圆满的象征,洛勇一拳可以有七道犹如波浪叠加的暗劲层层叠加打到李若凡的身上,墨武堂自开课到现在,目前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现在练了滚石拳三年有余也只能堪堪打出三响的地步。

         “一招败你!”洛勇大吼道。

         洛勇出手就是杀招,滚石三响,骨骼之间相互挤压出拳之际还有砰、砰、砰连续三次很轻微的响声,周围无不是武者都明白洛勇这招的厉害,三响好比在最初一拳的力道上,前后叠加了力量相若的两拳。

         李澜心里一阵紧张,小手捏的已经发紫了还不自觉,清丽小脸上挂着数不尽的担心,心里想到:“李大哥,这一招能够接住吗?都怪我没用,如果我能战而胜之,那李大哥就不用出手,也就不会遇到危险了。”

         “嘭!”

         一声闷响,众人皆是一愣,一道身影倒飞而去,撞碎两张桌子这才停下,“不可能,不可能!”喊声从倒飞而出的洛勇嘴里喊出。

         滚石三响出拳力道300点,还有两道暗劲紧随其后,相互叠加之下至少500点,洛勇到昏过去那一刻也没有想明白李若凡是怎么将他打败的。

         要知道,天枢四段武者也并不是一拳打出来就能达到500点力道,需要配合武技和出拳速度,而且滚石拳拳劲连贯如江河之水汹涌而下,李若凡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有不少学员傻眼了,只有那个一直记录着食堂损失的打饭老师,摸了摸胡子,清了清嗓子,才缓缓说道:“滚石拳力道凶猛,三响之力有500点出拳力道,就算李若凡是武者也不可能用拳轻易抵挡,但结果却是洛勇被打飞,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可是大家不要忘了当武者拳意通明对力量的控制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而且在身体素质足够和内力可以支撑的情况下,一拳爆发出大于500点的力道,这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这样也可以!”众人惊呼道,“那李若凡已经练到拳意通明了?”

         “拳意通明有那么好练?我看他就是力气大了一点,或许是他曲平城主的老爹给他买了增长力气的丹药,这才造就了李若凡现在的一身怪力!”一名璇玑武者说道。

         “李大哥,你、、你真是武者了。”一拳打飞洛勇,李澜如蝴蝶一般,不顾眼里还闪烁着泪花,飞扑在李若凡的怀里,说道。

         “傻丫头,你李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之前我都跟你说了,我已经是一名武者了。”李若凡拍了拍李澜的背心,说着。

         李若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还是那个万年吊车尾?还是那个练一套罗汉拳而且一练就是三年的李若凡?

         也难怪食堂里有很多人会惊讶,因为在墨武堂你可以不认识天枢境最厉害的武者是谁,但是一定会知道,三年还不能成为武者的李若凡这个笑话,本来很多人打算看李若凡在七天之后的入学考试上落败,打包铺盖回家做曲平城城主儿子的时候,李若凡却重重一巴掌呼在这些人的脸上,人生大起大落来得太快,有种想要XXX的冲动。

         为什么李若凡会出手?上一世有人欺负自己的亲人爱人,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这一世,他不会再让身边的亲人朋友再受到伤害,除非,敌人从他的尸体上踩过去。

         李若凡一扫罗天纵和莫长空的战斗,发现罗天纵这小子一直在耗费着李陌寻的内力,再有三招,李陌寻就会内力不济招式上出现失误,到时候、、、但是张路大似乎清楚莫长空的武功底细,不仅从内力上碾压莫长空而且招式上也更厉害,张路大一套般若掌法密不透风,莫长空根本没有机会找到破绽。

         “李大哥快帮帮莫大哥,那个身材魁梧的张路大似乎知道莫大哥拳脚上的破绽,再这么下去,莫大哥可能有危险。”李澜悬着的心刚刚才放下,又提到了嗓子眼说道。

         “不用帮忙,我能应付!”莫长空大声说道。

         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失败了并不可怕,但是危险时候还要让情敌出手相助,那丢人就丢到姥姥家了,莫长空咬牙死撑着,

         奈何食堂不能用剑,要不然张路大想赢莫长空也不是那么容易。

         内力不济,李陌寻虎鹤双行拳速度越来越慢,可怜食堂一张张百年楠木桌子,罗天纵闪避之际,接连五张被打碎,看得食堂做着记录的老师一阵心痛,不过,墨武堂有墨武堂的规矩,老师不能出手处理食堂内老生跟新生讲规矩的事情。

         “力有不逮,看我五行拳。”罗天纵大吼一声,发起反攻。

         罗天纵与李陌寻最大的差距就是内力的多寡,李陌寻虎鹤双行频繁切换给了罗天纵可趁之机,豹,速度极快,杀伤力强,罗天纵找准破绽轰在李陌寻小腹处,“啊!”一声怪叫,李陌寻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痛苦不语。

         对方还有一名天枢四段武者,司徒亮左看右看,“李若凡还不算是武者,我不与你动手,罗天纵,你是小霸王我给你点面子,而且你才与李陌寻交手,我不能占你的便宜。”双手环抱于胸前,也不动手也不答话,也不管旁人的眼神,闭目等待着什么。

         “你到底行不行啊?我们这边都打完准备去上课了。”罗天纵在一旁说着风凉话,眼睛却不离张路大招式,一旦莫长空真遇到危险,他是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你说谁不行?敢不敢再说一遍。”莫长空分神之际,“张路大,我跟你拼了!”李若凡看得出莫长空内力消耗的厉害,再有两招就会落败,不过煮熟的鸭子,嘴硬。

         果然,张路大一掌打在莫长空胸膛上,莫长空败了。

         “莫大哥。”李澜面带哭腔的喊着。

         李若凡拍拍李澜的肩膀,安慰道:“男人有自己的战斗,这场仗输了,不要紧,他还会站起来!”

         莫长空用手臂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我就说你保不了他,你还不信,不见棺材不掉泪,天枢二队,我呸,兄弟们我们走!”张路大十分得意,说道。

         天枢一对与天枢二队历来不和,这是墨武堂制定的相互激励规则,相互督促,相互制衡的结果,这一直会延续到高级学堂,天枢一队和二队都是“敌人”,无论是在庙堂还是哪里江湖,只要他们是从墨武堂走出去的人,就都会如此!

         “慢着!”李若凡挡在张路大的面前,说道。

         “万年吊车尾?不要以为你现在是武者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根本不明白天枢五段与四段的差距在哪里。”

         张路大说得没错,天枢四段武者出拳力道配合上能够达到500点,那么天枢五段武者在速度和力量配合增大了300点,张路大全力一击至少有800点力道。

         “你打了我的兄弟,我还让站着走出去,你觉得这合适吗?”李若凡淡淡的说道。

         这话让张路大一乐,道:“你想挑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