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末日天灾
    寂寞与黑暗共存的宇宙深处,一颗直径五公里的陨石向着远方飞去,那陨石周围黑光密布,陨石上边刻满了咒文。陨石整体成长方体,从远处看去仿佛一具宇宙中行进的棺材一般。那陨石不知飞了多少年,逐渐接近一颗蔚蓝色的星球,陨石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向着那坠去…公元2017年,不明陨石掉落太平洋,导致海平面上升三厘米。随后一种前所未有的病毒席卷了整个世界。所有感染病毒的动物全都长成了巨兽,就连当时最小的啮齿类动物都有一人多高。恐慌席卷了全球,人类不断的被感染病毒的动物杀死,米国甚至释放了人类的最强武器氢弹但仍然没有丝毫作用,甚至激起了兽潮,导致米国百分之九十的疆土被怪物攻占。当时世界上一共有八十亿人口,经过这场灾难过后只剩下不到五亿人。这场灾难史称‘末日天灾’。当时世界上只有七大国家幸存了下来,分别是苏维埃、炎黄、米国、印度、加拿大、德国、南非,其中受损失最小的就是炎黄共和国,只损失了百分之三十的领土。一些残破的国家和七大国家共同建造了十三座机械城,用来抵御兽潮的侵害。每座机械城都有许多卫城,人们便在这最后的沃土休养生息。2050年,世界人口到达二十亿,十三座机械城的承载力到达极限,人们不得不通过各种方法强化自己回原来的地方用来繁衍生息。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实验,越来越多的修炼体系逐渐成熟。2076年经过人们不断的努力,终于有一个人到达不借助外力就能飞行的地步。他的名字叫做周轩,人们为了纪念他把他到的这个境界叫做周天境,到了这个境界的人都会被称为战神,是每个国家的终极力量,每位战神的诞生都意味着人类的曙光。在战神人数突破五十的时候,人们与怪兽们展开了拉锯战,但仍然不见什么成效。许多战神被偷袭死亡,当然也有许多妖兽被战神自爆拖死。总得来说,还是处于一个比较平稳的状况下妖兽和人类的相处还算正常,有时小面积的死亡不足以让人类伤筋动骨。2092年炎黄机械城-徐州卫城,徐州卫城是一个没有受到太多战争的城市,城内人口一千万左右,许多远古的名胜古迹都没被摧毁,所以有许多富翁乐意到徐州来玩。在这种局面下,飞机汽车都是用新型金属强化过的,这些强化过的交通工具最低造价都要一千万往上,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用的起。徐州卫城不远处的一个森林里,一个身穿乌黑色古代汉服,一头齐腰乌黑的长发,深邃的眼睛,完美的五官高挺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找不到丝毫缺点。黑发人喃喃自语:“那该死的炎帝竟然偷袭我!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进入到太古阴馆到这个鬼地方来!”黑发人用力向远方挥去,但没有丝毫动静,黑发人见此满脸的失落,癫狂的说道:“呵呵,想我一代帝君会落得如此下场竟然变成废人!”“炎帝!我与你不共戴天,你害的我从帝位跌落,又让我帝体损伤,要是我早看出来你的人模狗样,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我枉为帝君!”黑发人满脸狰狞喊道。“不!就算没了修为,我也是一介帝尊,我还能重来,待我回到原来修为必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滋滋,这太阴古墓果然邪门,不过是掉入海里就能改造一个星球的生物,令他们妖化,这要是掉入那个妖族大帝手里这还了得。”黑发人摸了摸下巴思索着什么。“完了完了,这下好了,修为全无,连辟谷都不行了,想我一代帝君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天意弄人啊。”黑发人唏嘘不已。…………夜晚的徐州是灯红酒绿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喧嚣的行人,过往的车辆无一不泛着一层特殊的光泽。各色各样的店铺鳞次栉比,有些店铺的牌子已经掉了颜色,许多小贩在大街上吆喝,吸引过往的行人,夜晚的徐州全然是一片祥和景象。或许在这个庞大的卫城中,这些景象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也有可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棚户区一处低矮的墙边,黑发帝尊原来那件古代汉袍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事一件蓝色的背心,一件已经掉了色的破牛仔裤,脚上的拖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手中油渍弥补,指甲里也充满了黑泥。“快来买啊,好吃的炸串,有人要么?保证吃一串想一年,唉唉,都别走啊。”黑发帝尊冲着来往的人群叫喊着。这样子要是让他死对头炎帝看见了非得笑掉大牙不可,可是黑发帝尊却对毫不介意。街上过往的女孩因为他卖烤串的原因看都不看他一眼,虽然他长的很帅。停在他摊位下吃串的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大叔们,三五成群的喝着啤酒吃着烤串好不快哉。黑发帝尊把烤熟了的串放到一旁,天气热,串容易坏,如果坏了串就卖不了了,黑发帝尊可不是那些黑心商人,他做人还是有一定的底线的。闲的无聊,黑发帝尊坐在一旁看着过往的行人愣神,这份烤串的工作是黑发帝尊昨天刚找的,工资一个月1600,可以勉强过活。现在的串也不好卖,纵然是一块钱一串买的人也寥寥无几。自打三十年前,天才科学家发明了便宜实惠的营养快餐发明之后,烤串这种不健康的食品销量就差了很多了。毕竟那种新发明的快餐好吃又营养,该有的营养都通过黑科技注入到食物里了,只要吃了这种快餐基本上顶上一天的营养。这种烤串摊位一个月能赚5000就不错了,老板给黑发帝尊发1600的工资也算是仁义了。“老王,前两天答应的钱该叫上来了吧。”一个刺耳的声音突兀的出现。老王是烤串摊位旁边卖油炸臭豆腐的,一个月来生意惨淡,没卖什么钱,看看够自己过活。刚才说话的是一个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看上去有几分功夫,头上顶着杀马特,脸上有几道伤疤,脖子上带着一个金属链子,脸有些瘦削,长的不是很好看。“大哥,我这拿什么给你啊,这些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没卖什么钱,家里老婆孩子还等我的钱吃饭呢。”老王哭着个脸说到。“不给?不给你今个就别想出这条街,看我把你腿打折喽!”那个杀马特青年威胁道。黑发帝尊在一旁看的眉头紧皱,刚想过去帮一把就被烤串的老板抓住了,老板冲他比划了两下,小声说到:“沈昊,你先别冲动,那收保护费的年轻人是炎黄武馆的初级学员,咱们这些老百姓惹不起的。这样,我这里有一百块钱,你去帮老王交了保护费吧,毕竟隔壁老王不容易。”沈昊接过钱来对那地痞说道:“我帮他给。”那流氓看了沈昊一眼,将沈昊手中的钱拿了过来“你又是谁?不知道这条道是我罩着的么?还不赶紧给保护费!不给我弄死你!”沈昊眼里闪过一丝精芒,刚要出手,那烤串摊的老板就跑了过来说:“这是我新雇的员工,不知道您,不知者无罪。麻烦您网开一面,我这有一百块钱,就当我给他交了。”那流氓接过钱来吹着小曲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沈昊苦涩的说:“老板其实你不用给他的。”老板说:“我知道,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种人还是少和他们打交道。”……徐州政府对困难户的帮助还是很大的,不仅有低保还专门建造了棚户区给困难户们居住,沈昊昨天通过老板的关系从黑户变成了合法公民,这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沈昊回到了老板给他租的破败的小公寓里,这小公寓每个月租金才200块钱,沈昊图便宜才选择了这里。屋子里摆设极为简单,几乎都是外边捡来的二手货,床,柜子,椅子,碎了一块的镜子,只能看炎黄电视台的电视,需要冲氟的空调,要知道早在一百年前人们就发明了无霜空调,这种冲氟空调可以说是古董中的古董了。就在徐州城上空两千米的地方,一只巨大的秃鹫在空中盘旋,身体足有二十米宽,两个爪子跟小汽车一般大小,爪子闪着锐利的光芒,看上去无比危险。那秃鹫仿佛在找什么东西一般,不肯离去,一直在空中盘旋,就连徐州卫城发出的警告都不管不顾,不断的在天空鸣叫着……突然间,那秃鹫向着徐州城内中山路一栋豪华别墅冲了过去,不足1秒的功夫,那秃鹫就飞到了别墅的上空,用他那小车般大小的爪子抓穿别墅摸索着什么。别墅里许多高级保镖冲了出来拿着冲锋枪朝着秃鹫一通乱射,但是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从别墅里传来几声啾啾的声音,秃鹫的爪子就从别墅里拔了出来,爪子上抓着一个没长毛的小秃鹫,看来是他的孩子了。那秃鹫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远方飞去,逐渐没了身影,只剩下这些保镖在原地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