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落凤城
    节点内部宛如仙境一般,到处烟雾弥漫,周围还是一片片树木,不远处泛着点点灯光。

     一片古代风格建筑映入眼帘,一座座亭台楼阁依山而建,这一看仿佛回到了古代。

     山脚下有多座城池,仿佛古代的洛阳城一般,划分整齐划一,每座城池有四座箭阁用来抵御外敌,按照他的建筑风格来算,这些建筑是汉朝风格建筑,看那古朴的沧桑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硕大无比的城门前蹲着的是两只巨大石狮,三座城门洞高达四十余米,每座都有两米多厚浇过铜油镶满铜钉的城门,穿着古朴的居民在门洞底下川流不息。

     在中央门洞的上边有一块长约十米宽三米的牌匾,三个整齐的鎏金汉文就刻在牌匾上。

     “落凤城,好名字!”沈昊看了看牌匾不禁赞叹道。

     那牌匾不知道由什么制成整体成墨绿色,还带有自然的纹路,看上去颇为不凡。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或许不知道沈昊又怎么看不出来了?这块牌匾已然是一件先天法宝了,如果一名先天修真者用了这件法宝恐怕实力至少要多五成了,给先天巅峰的人有可能直逼洞天初阶的战力。

     先天法宝可不是这么容易炼成的,或许先天修士多如牛毛,但先天法宝可是件稀罕物,一百个先天武者能有一件就不错了,还有可能是不趁手的。

     毕竟先天法宝炼成之后要遭遇一转雷劫,渡过去就能吸收自然法则,产生道纹成为先天法宝,渡不过去就会掉落到后天巅峰,元气大伤。

     而这件先天法宝俨然是成色不错的,道纹没有什么破损的。如果这件法宝要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眼红无比啊,怀璧其罪,许多人会起贪念夺下它。毕竟有些洞天修士都还没有法宝了,一个城市就如此奢侈有自己的法宝这得多造人恨啊。

     不过这东西对于沈昊来说就是一个鸡肋,拿着它和别人战斗还得担心这担心那的,那里比得上赤手空拳。

     沈昊拿出自己封存许久的战袍重现换上,整个人仿佛一把神剑一样锐利,这锐利仿佛要把天刺破一般。

     那战袍上的龙纹仿佛活了一般,冲天嘶吼,吓得森林里许多灵兽腿软倒在地上。

     “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穿我的战袍了,呆在那个破城市里穿战袍还被看成了异类神经病真是不爽。”沈昊肆无忌惮的冲着四周挥起衣袖。

     被衣袖划过的地方泛起丝丝涟漪,整个空间都仿佛水一般,挥一挥衣袖就能荡起大片涟漪。

     当然,这是对空间利用到极致的结果,沈昊整个人仿佛就是空间的主宰者。

     “站住!什么人!”一声刺耳的大叫冲沈昊身后传来。

     紧接着,沈昊感觉到自己背后有尖锐的硬物,还带有丝丝的冰凉。

     紧接着,几个穿着汉服的年轻人就把沈昊包围了起来,几把锋利的长枪明晃晃的冲着沈昊,仿佛沈昊一动那长枪就会刺过来一般。

     不用想沈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好像被俘虏了,嗯不错,是被俘虏了。

     沈昊有些无奈的举起手来:“哥几个,你们搞错了,我只是个迷路的普通居民罢了。”

     “你丫的,你穿的这么好还告诉我是普通居民?说,是不是别的城池派来的奸细,想偷看我们训练来着?”一个长的有些彪悍,留着几缕胡子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人说道。

     “谁说过穿成这样就不是居民了?你见过那个居民会把自己是居民摆在自己脸上的?我这么一个软弱书生又怎么会是奸细呢?”沈昊指了指自己的脸笑了笑。

     “这?好像说的有些道理,滚球!想什么呢?!我说你是奸细就是奸细!你说你长的这么俊,怎么还干这种偷鸡窝狗的勾当!……”那长的有些彪悍的人看自己说不过沈昊脸面上有些挂不住,脸憋的通红,最后直接破口大骂,直接污蔑起沈昊来,手中的长枪也靠近了沈昊一点。

     沈昊一听差点没乐了出来,双手停在胸前,略带趣味的看着这些人。

     那彪悍汉子一说出这句话,周围的队友一脸的羞愧,有几个看都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去制止他。

     “好了,吴山别说了,咱们先把他带回去吧,让队长发落他吧,是死是活就看队长脾气了。”一个瘦高的队员拦住吴山说到。

     “哼,要不是张冲拦着我不骂死你我就不姓吴。”那吴山涨红着脸,大口喘着粗气。

     “走吧,请你到我们军营一趟吧。”张冲没好气的说。

     不过这正好应了沈昊的心,这下不用偷鸡窝狗也能顺理成章的进去了。

     沈昊不顾那明晃晃的铁枪直接向前走去,旁边的人连忙将铁枪收了起来。

     “你找死不成?没看见那铁枪么。”巡逻队里一个女队员冲着沈昊喊道。

     沈昊压根不在乎这个,这种破枪让他随便刺都不一定能在沈昊皮肤上留下印记来。

     怎么说呢,就算沈昊在一亿吨当量的核弹爆炸中心都不一定能掉跟毫毛。

     以地球天道的天罚,让他劈一亿年都不能撼动沈昊的帝体。

     一行人带着沈昊犹如一只野猫一样在森林里灵活的穿梭着。期间通过了数个暗哨,还有有数不胜数的捕兽夹,各种陷阱挖的到处都是。

     这些陷阱能给侵入的修真者带来不小的麻烦。

     落凤城是回字形城池,外城大约有五百里长,三百里宽,人口在千万左右,内城是居民和官府生活的地方。外城驻扎着军营,能够战斗的士兵大约有十万人。

     巡逻队带着沈昊来到了外城门口,外城口有一条护城河保护着,护城河周围也布满了荆棘,防止敌人从水上入侵,水里还咕咚咕咚的冒泡,几条粗壮的尾巴不断的打着水花。

     看样子为了抵御外敌,那护城河里还养着类似于鳄鱼的东西。

     张冲握起手来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声清脆悠远,不一会便从远方飞来一只传信的鸽子,张冲把一张纸条放在鸽子脚上的信筒里边便将鸽子放飞出去。

     “轰隆轰隆。”长达数十米的城门桥便放了下来。

     沈昊一行人就通过那城门桥进入了外城,刚刚通过门洞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将领冲着沈昊走了过来。

     “跟我走吧,我们队长要见你。”黑甲将领面无表情的说到。

     “你们把我带到这来总得有个理由吧,总不能一棒子打死全部的过路人吧。”沈昊摇了摇头略带无奈的说。

     “等你见到我们队长就知道了,赶紧跟我走吧。”黑甲将领催促道。

     紧接着还有几个士兵想要将沈昊压走,沈昊顺势一拱几个士兵就倒在了地上。

     “别碰我,我自己走。”沈昊平静的说。

     “有几分实力,总不是个绣花枕头。别废话了,赶紧走吧,我们队长的耐心是有限的。”黑甲将领看见这一幕夸奖了几句。

     沈昊跟着几个士兵来到了一个大帐前,那大帐的门口布条上绣着一直俊美的凤凰。

     黑甲将领站在门口对着沈昊说:“我们队长就在里边,你进去吧。”

     沈昊翻起营帐门就走了进去,只见营帐里朴素异常,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笔墨纸砚而已。

     大厅中央的桌子上坐着一个大约二十岁的女子,那女子五官精致,柳叶眉落霞丹凤眼,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饱含人间情感,朱唇琼鼻完美无瑕,一头美丽的秀发被一根玉簪扎在头顶,玉手中正拿着一只狼豪在纸上刷刷的书写着。

     “喂,你不会是那个什么队长吧?这难道是军营的福利么?这福利还挺诱人的,我都有点心动了。”沈昊上下打量着身前的美人邪邪的说道。

     那女子听完皱了皱眉头,眉心间慢慢的凝上了一层阴霾。

     “你不觉得你自己很没礼貌么?还说是读书人,你那点像读书的样子,看你的服装上的纹路根本就不是我们落凤城的衣服,快说来我们城到底是什么目的!”女子啪的一下把笔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冰冷的说到。

     “滋滋,我就算不是落凤城的居民那也不是你们的敌人,我来只不过是放松心情罢了。”沈昊眯缝着眼睛。

     “哼,这又有谁能知道呢?人心叵测,居心不良的人也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的话死!”突然间寒光一闪,女子从桌子的暗阁里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指着沈昊,面若寒霜。

     那长剑长约一米,柄长半尺,剑宽三指,剑首外翻卷成圆箍形,内铸有间隔只有一枚铜钱大小的11道同心圆,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纹,剑格正面镶有蓝色宝石,背面镶有绿松石。靠近剑格的地方有两行小篆书写的八个字——沧海桑田,巫山行云。

     沈昊两指夹住那把长剑仔细打量一番,不禁赞叹:“真是好剑,没想到这里还有做工如此精湛的宝剑,给你真是可惜了。”

     那女子听完沈昊那句话脸立马一黑,玉手无论怎么用力,那把剑都纹丝不动,女子不断的用力,那把剑的剑身开始嗡嗡颤抖,笔直的剑已经有些些许的弯曲。

     “我劝你别在用力了,在用力的话这把剑就要废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好的剑却被用成这样。”沈昊盯着面前女子的脸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