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谁能左右
        白悠皱了眉,甩了陈小草一下,冷冷道:“找我没用,跟华小恩说去!”

         “你不让小恩哥哥结束,我就不放手!”陈小草死死拽着白悠的轮椅,不让白悠离去。

         白悠最讨厌别人威胁她,她的身上已经散发出隐约的杀气。

         “不要以为你是凡人我就不跟你动手!”

         陈小草的身体无来由抖了一下,但她还是不愿意放手,“就算你是白门的人又怎样,你们修仙之人都不拿凡人当人吗?!”

         他们竟然还将她是白门之人透露了出去?白悠心中的厌恶情绪升起,狠力甩了一下陈小草,陈小草人虽然小,力道却很大。

         她为了不让白悠离开,死死将白悠的轮椅往后拖,两人正争执着,陈小草右脚后退一步,一不小心踩空,整个人失去重心拉着白悠的轮椅往后倒去。

         陈小草毕竟是经常在外面玩的,身体比较灵活,虽然身体失去平衡,但还是及时抓住旁边楼梯的扶手稳住了身形,然而,白悠的轮椅却被陈小草抓着从楼梯口滑了出来。

         正在商量给华小恩吃止疼药的正堂两人没有注意楼道口的纠缠,直到听到’咣当’一声,正堂的三人才看向声音的来源。

         正堂的三人震惊地发现白悠的轮椅从楼梯上滚了下来,白悠整个人也从轮椅里甩了出来,顺着楼道滚了下来。

         “白……小姐……”华小恩自顾不暇之际,还是忍不住喊出声。

         白悠是被轮椅甩出来的,因此比轮椅先滚下楼梯,叶谦看到楼梯口的情况时,只来得及将轮椅接住,以防轮椅滚下来再砸到白悠。

         陈小草一手拽着楼梯扶手,一手想努力抓着轮椅,但是轮椅太重了,她手一痛,轮椅就脱手而出了。

         她看到白悠从楼梯上甩出去后,又滚了好几圈,最后滚到地上,似乎整个人都摔晕了过去,在地上挣扎翻身都做不到。

         她心中害怕,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直重复说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华爷爷抱着华小恩,用力抓住华小恩的手,希望能帮助华小恩减轻一点痛苦。

         华小恩痛得整个人出了一身的冷汗,在大冬天里,浑身都湿透了。

         叶谦接过从楼梯上弹起的轮椅之后,放下就急忙奔过去看摔倒在地的白悠的情况。

         白悠是被甩出去,再摔到楼梯上的时候,摔得狠了,头狠狠地磕了一下,撞得头骨都要裂了,后面又在楼梯上滚了几圈,整个人都被滚晕了。

         她这会头脑嗡嗡,根本就没什么意识了。

         “爷爷……把止疼药给我……”华小恩强忍着疼痛,将话说完整。

         华爷爷看刚开始还拒绝吃止疼药的华小恩愿意吃止疼药,心中还稍微放心点,将止疼药递给他。

         华小恩连水都没喝,直接一口将止疼药吃了。

         他希望止疼药能快点见效,他担心白小姐现在的情况。

         也许是疼痛过去一阵了,也有可能是止疼药开始生效,华小恩感觉自己并没有刚才那么疼痛难忍。

         他强忍着疼痛,拖着疲惫乏力的身体,走过去看叶谦抱起来的白小姐,问:“白小姐怎么样?”

         叶谦看了一眼虚弱乏力的华小恩,再看一眼怀中额头流血已经晕过去的白悠,最后再看一眼,仍然抓着楼梯扶手吓傻了的陈小草,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这都什么事!”

         感慨完,才对华小恩道:“白小姐晕过去了,头伤得不轻,可能会有脑震荡,我抱她回房间认真检查一下情况。”

         华小恩也跟着叶谦爬上楼。

         走到陈小草身边的时候,陈小草抓住华小恩的手,哭得梨花带雨,“小恩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华小恩轻轻拉开陈小草的手,道:“陈小草,你先回去吧,不要再来我家了。”

         “小恩哥哥!”看着华小恩要离开的背影,陈小草哭得更凶了,“以后,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一起玩吗?”

         华小恩转过头看向陈小草,棕黄色的眸子中褪去了原有的稚嫩,已经变得比以往更成熟。

         “陈小草,你还不明白吗?我们都回不去从前了,我也没想过再回到从前。你走吧。”华小恩说完,转身决绝地离开。

         陈小草看着华小恩离开的背影,忽然就停止了哭泣。

         她在楼梯口呆立了很长时间,很久,直到抓着扶手的手指僵硬发麻,她才木然松开手,转身,一个楼梯一个楼梯走下去,一步一步离开华家。

         华小恩与华爷爷坐在白小姐的房间里,看着叶谦给白小姐包扎伤口。

         叶谦说白小姐从楼梯上摔下来,除了头磕伤了之外,右手骨折,这伤要养,估计又得养上好几个月。白小姐这也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

         华小恩盯着床上昏迷中的白小姐发呆,他从第一次见到白小姐,她就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迷之中。他想好好照顾她的,但是却总是让她受伤。

         叶谦处理完伤口之后,华小恩就对那两人说:“你们去忙吧,我陪一会白小姐。”

         “你还痛吗?”华爷爷忍不住问。

         华小恩摇摇头,他现在还是痛,只是看到白小姐摔下去的那一瞬间,自己身上的疼痛忽然就不是那么痛了。

         华小恩在白悠的床前坐了很长时间,直到日暮西斜,他去勉强吃了点晚饭,就回了房间。

         他本想一直陪在白小姐身边等白小姐醒来,但是他太疼了,他怕自己疼的动静太大吵到白小姐,所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又锥心刺骨般疼了一阵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痛晕过去了,当他再次被疼醒的时候,屋内已经是一片漆黑。

         又是一个难熬的长夜。

         他用力咬着枕头,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好痛!

         就在华小恩捂在被子里,咬着枕头与疼痛做斗争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推开,他似乎听见了声音,又似乎没听见,他已经没有余力去判断他听到的声音是幻听还是真实的。